「什麼!怡雲不見了?是誰這麼厲害,竟然可以從九星羅布殿中救出怡雲呢?」金翅大鵬吃驚道。

「難道是江帆?」侯番吃驚道,他可不相信江帆能夠破解九星羅布棋局。

求月票,打賞!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這兩天只能更新5000字,兩更了,這兩天忙著搬家,抱歉! 「不可能吧,他怎麼可能破解九星羅布棋局呢!應該是有人暗中幫助江帆!此事事關重大,我們已經發出喜帖,邀請眾仙參加七月初七的婚禮,如今新娘不見了!豈不是落下笑柄!我們侯家的臉可丟盡了!」金翅大鵬臉色鐵青。

「主人,此事應該奏明玉帝,讓玉帝發出下達命令,捉拿江帆!」白鶴大仙現在基本上可以肯定江帆真的來到仙界了,可是他是如何脫困黑風無底洞的呢?真讓人費解!

「嗯,我馬上去玉皇城面見玉帝!」金翅大鵬點頭道。

兩個小時后,金翅大鵬到了玉皇城,他到達南天門,守護在南天門的是機靈神將軍,「金翅大鵬,您怎麼來了?」巨靈神驚訝道,金翅大鵬很少到雲霄寶殿來的,今天突然出現,他十分驚訝。

「我有要事情要面見玉帝!」金翅大鵬臉上仍然帶著怒氣,他心情十分不好,堂堂的金翅大鵬府竟然被毀掉了三分之一,這也太氣人了!

巨靈神知道金翅大鵬是個不好惹的主,急忙滿臉賠笑道:「您請稍等片刻,在下去請示玉帝!」

「嗯!」金翅大鵬哼了一聲。

巨靈神立即向玉帝請示去了,他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道:「今天是怎麼了,雲霄寶殿這麼熱鬧,剛剛東海龍王也是怒氣沖衝來了,現在金翅大鵬也是一臉怒氣,到底是出了什麼?」

巨靈神到了雲霄寶殿,「稟告玉帝,金翅大鵬求見!」巨靈神高聲喊道。

玉帝坐在雲霄寶殿上,他皺眉道:「哦,金翅大鵬要見我,他有什麼事呢?宣他進來吧!」

「是!」巨靈神立即回到南天門,對著金翅大鵬道:「金翅大鵬,玉帝宣你覲見!」

金翅大鵬進入南天門,片刻之後,他來到了雲霄寶殿,對著雲霄寶殿喊道:「侯皮谷覲見玉帝!」

「哦,侯愛卿呀,請上來吧!」玉帝和顏悅色道,畢竟金翅大鵬曾經是如來的坐騎,當然要給幾分面子。

金翅大鵬上了雲霄寶殿,「侯愛卿,你有什麼事嗎?」玉帝發現金翅大鵬顏色十分難看,肯定是有事。

金翅大鵬對著玉帝拱手道:「我要狀告江帆,他今天到了我府中,放了一把火,燒毀了我數十間房屋,而且摧毀了數十間住房!請玉帝派人捉拿江帆!」

「什麼!你也狀告江帆!」玉帝吃驚道。

「今天還有人狀告江帆嗎?」聽玉帝的口氣,應該還有人狀告江帆。

「嗯,剛才東海龍王敖廣狀告江帆毀壞了他的龍宮,奪走了定海珠!」玉帝皺眉道。

「玉帝,剛才蓬萊洲東門鎮也傳來消息,江帆殺死了那裡的仙官以及幾十名仙人!」太白金星稟報道。

「什麼,又是這個江帆!」玉帝皺眉道。

一旁的王母娘娘道:「這個江帆到底是什麼人?」

「太白金星!你馬上查看江帆的記錄!」玉帝吩咐道。

「是!」太白金星立即翻開仙籍簿,翻閱片刻,「稟告玉帝,仙籍之中沒有江帆的名字!」太白金星道。

「哦,仙籍之中沒有江帆的名字!那他是怎麼到仙界來的?」玉帝吃驚道。

「玉帝,江帆應該是偷渡到仙界來的!請您下令捉拿江帆!」金翅大鵬道。

「是呀,玉帝,江帆如此無視天條!您應該下令捉拿江帆!」立即有仙人附和道。

「玉帝,這個江帆就是昔日那個偷看七仙女洗澡的青龍!」金翅大鵬道。

「什麼!江帆就是那個無恥的青龍!」王母娘娘震驚道。

玉帝臉上也露出驚訝之色,「這個青龍這是大膽!來人,速傳巨靈神!」玉帝喝道。

片刻之後巨靈神到了雲霄寶殿,「玉帝,您有什麼吩咐?」巨靈神施禮道。

「你帶領一千天兵天將,速降江帆捉拿歸案!」玉帝扔下一隻令牌。

巨靈神撿起令牌,「是!只是末將不知道江帆現在何處?」巨靈神道。

「千里眼,速查江帆的位置!」玉帝吩咐道。

大殿下千里眼立即施展千里眼神通,很快看到了江帆,「回稟玉帝,江帆現在蓬萊州西南的昆塔鎮上!」千里眼彙報道。

「巨靈神,速去蓬萊洲西南的昆塔鎮捉拿江帆!」玉帝揮手道。

「是!」巨靈神立即離開雲霄寶殿,領了一千天兵天將直奔蓬萊洲西南的昆塔鎮。


此時江帆和怡鳳正在蓬萊洲的昆塔鎮上,怡鳳一臉憂鬱之色,「怡鳳,你怎麼了?」江帆道。

「現在金翅大鵬肯定到玉皇城雲霄寶殿玉帝那裡告你了!玉帝肯定會派人來捉拿你的!還有金翅大鵬肯定暗中派人來殺你!你現在處境十分危險!」怡鳳感嘆道。

「哦,你說玉帝會派誰來捉拿我呢?」江帆微笑道。

「應該是巨靈神吧!他是玉帝麾下的前鋒官,一般捉拿仙人都是他出手的。」怡鳳道。

「巨靈神?他是什麼境界的?」江帆驚訝道。

「巨靈神是真仙境界後期,手拿一對精鋼錘,力大無窮,他曾經一錘把下界的山都砸裂了!」怡鳳介紹道。

「真仙後期!也沒什麼可怕的嘛!我們兩人聯手肯定可以打敗他!」江帆笑道。

「如果僅僅是巨靈神,那我們聯手是可以打敗他,但是來的人可不僅僅是他一個!金翅大鵬肯定也派人來了,我們根本打不贏他們!因此那我們今天必須離開昆塔鎮,否則他們明天早上就到昆塔鎮了!那時候我們再想離開恐怕很難了!」怡鳳搖頭道。

江帆思索片刻,他倒是不怕,真的很危險的時候,他完全可以躲到神仙府中去!別說巨靈神,就算金翅大鵬來了也抓不到他。

「怡鳳,你說我們往哪裡逃最安全呢?」江帆不想躲到神仙府中,那樣沒意思,他很想和那些仙人玩玩。

怡鳳思索片刻,「嗯,我們就去雲麗城吧!我們只要飛行十幾個小時就可以到達雲麗城,那裡是太極天皇大帝的地盤,巨靈神和金翅大鵬的人不敢輕舉妄動的。

江帆腦海里出現了仙界地圖,雲麗城是在仙界西部西王洲,距離蓬萊州甚遠,「太極天皇大帝是什麼仙人?」江帆驚訝道,他還從來沒有聽過太極天皇大帝呢!


「太極天皇大帝也叫天帝,他是仙界五帝之一,仙界雖然表面上歸玉帝管轄,但實際上還有四大帝是玉帝不敢得罪的,他們分別是東方東極青華大帝,也叫青帝。南方南極長生大帝,也叫南帝,北方北極中天紫薇大帝,也稱紫帝,還有就是西方的天帝。」怡鳳解釋道。

江帆頓時愣住了,「呃,不會吧,玉帝不是仙界最高的統治者嗎?怎麼還有四大帝存在呢?」江帆不解道。

「因為這四大帝是玉帝的結盟者,是他們協助玉帝統一了仙界,玉帝登上雲霄寶殿之後,他就封了這四大帝,讓他們分別坐鎮東南西北四方!這四大帝就相當於你們人界封疆的王爺!」怡鳳道。

「哦,原來如此呀!這四大帝都是什麼境界了?」江帆問道。


「他們都是天尊境界了!」怡鳳道。

「天尊境界!我靠!太嚇人了!這四帝還真是無人敢動!」江帆詫異道。

「是的,我們只要到了雲麗城,他們就不敢輕舉妄動了!」怡鳳微笑道。

「呃,怡鳳,我們為何不到東方青帝那裡去呢?為何捨近求遠到天帝那塊里去呢?」江帆不解道,因為昆塔鎮距離東方要近多了。

「因為青帝和玉帝關係很好,如果他知道你到了他的轄區,他肯定會把你抓起來交給玉帝的!而天帝和玉帝關係就不是很好,他肯定不會把你交給玉帝的。」怡鳳微笑道。


「哦,怡鳳,你真厲害!我越來越喜歡你了!來,親一個!」江帆快速地親了怡鳳的臉蛋一下。

怡鳳躲避不及,被江帆親了一下,她臉頓時紅了,瞪了江帆一眼,嬌嗔道:「你,你幹什麼呀!無聊!」

「怡鳳,我是真心喜歡你!你就做我的女人吧!」江帆一把拉著怡鳳的手錶白道。

怡鳳臉羞紅,他急忙抽回手,「你發什麼神經呀!走啦!再不走,巨靈神就來了!」怡鳳瞪了江帆一眼道。

「算了,我不走了!」江帆轉過身道。

「你,你是做什麼呀!快點走了,我求求你了!」怡鳳催促道。

「想我走也行,你就親我一下!」江帆轉過身,揚起臉,手指著臉蛋道。

怡鳳臉更紅了,「那我親你一下,你可要走呀!」怡鳳輕聲道。

江帆暗喜,怡鳳終於上鉤了,「嗯,只要你親我一下,我馬上就走!」江帆點頭道。

「好吧,你閉上眼睛,不準偷看!」怡鳳道。

江帆立即閉上眼睛,暗自打開天眼穴,觀察怡鳳的動態。怡鳳努著嘴巴,對著江帆的臉蛋吻下,當她的小嘴要吻上江帆的臉蛋的時候,江帆突然移動臉蛋,嘴巴對上了怡鳳的嘴巴。

怡鳳如同觸電般地顫抖起來,她剛想縮回去,江帆的手已經摟住了她的腰,她被緊緊地摟住了,她一陣眩暈,癱軟在江帆懷裡。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3000字,今天只能2更了! 片刻之後,兩人分開,怡鳳臉紅得像柿子,她瞪了江帆一眼,「你這個騙子!你走不走啊!」怡鳳嬌羞道跺足,心裡如同揣著小兔一樣,從來沒有和男人親熱過的她,突然發現和男人親熱原來是這種飄飄然的感覺。

「呵呵,我走!我要和你一起雙飛!」江帆一把摟住怡鳳的腰,兩人騰雲駕霧飛上了天空。

怡鳳任憑江帆摟著自己腰,頭靠在江帆肩膀上,她突然感覺到十分的浪漫,原來和喜歡的男人騰雲駕霧是那麼快樂!

十多個小時候,江帆和怡鳳到了西部西王洲的雲麗城上空,「帆,下面就是雲麗城,我們下去吧!」怡雲道。

「嗯,我們下去吧!」江帆點頭道。

兩人在雲麗城郊區降落,江帆望著遠處密密麻麻的房子,「看來我們要找一家客棧住下了!」江帆微笑道。

「嗯,估計明天巨靈神和金翅大鵬的人就知道你到了雲麗城,他們肯定會來雲麗城的。」怡鳳憂心道。

「呵呵,怡鳳,你不要擔心,等明天他們來了再說吧!現在最關鍵的事情我們找一家客棧住下,然後在研究人生!」江帆壞笑道。

「什麼研究人生呀?」怡鳳不解地望著江帆。

「嘿嘿,研究人生就是研究人的身體,我們互相取長補短,填補漏洞!」江帆一臉壞笑道。

怡鳳仍然是一臉迷茫,「什麼取長補短,填補漏洞呀?」未經人事的她,當然不懂得男女之間那些事。

「嘿嘿,晚上的時候,你就知道什麼是取長補短和填補漏洞了!」江帆笑道。

「哼,你少來了,今天晚上我們分開睡!」怡鳳臉羞紅道。

「呃,怎麼能分開睡呢!我晚上好害怕呀! 囚愛爲牢:總裁的倔強小嬌妻 !」江帆露出可憐兮兮神色道。

「走啦!你就別做美夢了!今天晚上我們各自住一間房!」怡鳳一把拉著江帆朝著雲麗城區走去。

片刻之後, 討逆傳 ,兩人各自住一間房。此時天已經黑下來了,江帆在房裡坐不住了,他立即出了客房,敲隔壁怡鳳的房門。

「誰呀?」客房裡傳開怡鳳的聲音。

「是我呀!」江帆喊道。

「哦,我已經睡下了,有事明天再說吧!」屋裡傳來怡鳳冷冰冰的聲音。

「怡鳳,我有重要事情要和你說!」江帆故意找借口道。

「你少來了!不管什麼重要事情,等明天再說!」怡鳳堅定道。

江帆在怡鳳的門口徘徊,「呃,不讓我進屋,看來是提防我呀!」江帆暗自道。

江帆眼睛轉了轉,「嘿嘿,你不讓我進,我偏要進去和你研究人生!」江帆使出幻化之術,變成一螞蟻,從地面縫隙之中爬了進去。

怡鳳坐在床上,她根本沒有睡,兩隻眼睛盯著門前,她沒有聽到江帆的聲音了,不知道他是否還在門前。

一隻大黑螞蟻從縫隙里爬進了屋裡,快速地爬向怡鳳,一會兒就爬到了怡鳳的腳下。接著大黑螞蟻順著怡鳳的鞋子爬上了她的腳上,再順著褲管望裡面爬。

怡鳳立即感覺到小腿有點癢,「咦,怎麼癢呀!難道是蚊子?」她立即挽起褲管,看到了一隻大黑螞蟻在自己小腿上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