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來的。」宋相思作勢要下車,現在全劇組的人可是都在等她,她居然會犯這樣的錯誤。

正在她著急時候,手腕被人給攥住了,厲震霆滿臉不快的看著她,「晚上什麼時候回來。」

「我晚上回來接蓉蓉。」宋相思這是早就打算好了的,今天彭麗莎在那裡虎視眈眈的,她不可能完全的放心。

聽到這個,厲震霆臉上的鬱氣散了幾分,不過眼神依舊是哀怨,像是一個被人拋棄的小媳婦一樣。

只不過他偶爾看陸清揚的眼神凌厲,活脫脫的像是要把陸清揚給凌遲一樣,陸清揚也就心裡素質強大,這才能在這裡站住。

宋相思眼神示意他還要幹什麼,「我這邊趕時間。」

不過厲震霆卻是仍然沒有鬆開手,他的眼神落在了她的唇上,宋相思瞭然,臉驀地一紅。

她俯身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可以了吧。」

厲震霆拉過她來,在她的唇上狠狠的親了一口,「這樣才夠,時間來的及,不要太慌張。」

「嗯。」宋相思應下之後就又要往車下走。

「照顧好她。」這話是跟陸清揚說的,雖然語氣十分的平淡,但是這話里的意思卻都是威脅。

陸清揚忙不遲迭的點頭,一副諂媚的語氣,「厲哥,放心,一定照顧的妥妥噹噹,交給我你放心。」

「只是去拍戲而已,又不是生離死別,你們兩個演戲呢。」宋相思已經下車,冷冷的說了一句。


厲震霆不著痕迹的看了一眼陸清揚,並沒有覺得宋相思的話有什麼不好意思,「有什麼事情隨時跟我彙報。」

「好的,厲哥。」陸清揚應到,「你路上慢點,這邊有我沒問題。」

「還在這兒站著呢。」宋相思無奈的說到,「說話好歹背點人。」還說要讓陸清揚照顧她,真不知道厲震霆是不是故意的,就陸清揚這樣的像是會照顧人的,厲震霆是不是想把她往火坑裡推。

陸清揚關上了車門,站在宋相思的身邊,「都是自己人,有什麼好背的,難道不是我照顧你。」

「你什麼時候照顧過我。」宋相思已經轉身朝裡面走了,「都準備的怎麼樣了,今天我要早點離開。」

「蓉蓉那邊怎麼樣。」知道她要離開也是為了蓉蓉的事情,陸清揚不免有些擔心,「怎麼還要去接。」

「彭麗莎現在就守在校門口。」宋相思說的淡定,不過腳步卻是很快。

「什麼。」陸清揚一時間沒控制住自己的音量,「那你現在還放心過來,你不怕彭麗莎把蓉蓉給帶走。」

正是因為知道蓉蓉對她來說有多重要,所以陸清揚這會兒才這麼的驚訝,宋相思什麼時候心這麼大了。

兩個人已經走到劇組了,宋相思脫了自己的外套,「厲震霆的人在那守著呢,彭麗莎不會輕舉妄動。」

「好了,好了,都給我打起精神來,導演來了,馬上開拍。」工作人員見到他們兩個進來之後,就開始通知了。

陸清揚的小助理見他現在才回來,跑了過來,「您怎麼現在才回來,不是早早的就出去了。」

「有點事情耽擱了。」陸清揚隨便說了個謊話搪塞了,「現在可以開始了,讓大家準備。」

「是。」小助理說完之後就跑走了。

只是宋相思的眼神卻是不斷地在他們的身上打轉,「看什麼呢你。」陸清揚拿過對講之後就去了現場。

「你們兩個現在好像不一般。」宋相思的聲音在他的身後想起。


「想多了你,還是想想今天的這幾場戲吧,這可都是極重要的。」陸清揚頭都沒回,看樣子是很不在意。

宋相思搖搖頭,沒有在說話,她只是覺得兩個人之間跟一起比似乎是有些不一樣了,明顯的感覺沒有。

陸清揚看著自己前面跑的那個小身影。 其實說實話,我本來也就沒指望我們宿舍這些人,畢竟趙斌這個傢伙叫來的是社會上的人,他們和我們不同,不用考慮太多的事情,而我們需要考慮的事情就比較多了。

「如果你們現在誰要是怕了,就趕緊回宿捨去,不要到時候在這裡丟人了!」蒼井這小子是個直腸子,見眾人有些怯意,就直接說道。

「蒼井,你這話就說的有些不地道了,都是一個宿舍的,有難當然一起扛,難道我們害怕了就要走嗎?再怕也得待在這裡,待會兒就算打不過,也能拖住一兩個不是?」小回回急了,指著蒼井的鼻子就罵了起來,其他人也立馬附和了小回回的意見,一個個指著蒼井的鼻子罵了起來,倒是搞的蒼井有些不好意思了。

看著眼前的眾人,我突然感覺有些感動,在明知道打不過,要挨打的情況下,這些人還堅持站在我的身後,給我做著後盾,這樣的兄弟,你上哪找去?如果是高中,相信要找到這麼多的兄弟不是什麼難題,但問題在於這是大學,相信很多上過大學的人都清楚,大學里要找到幾個真心的朋友,確實還是不容易的,不像高中那麼的熱血,一起打一架喝一頓酒,那關係就能搞的非常的好,畢竟誰都長大了,現實了,很多時候首先都是要考慮自己的事情的。

「兄弟們,我啥話都不說了,如果我們能夠熬過今天的這一劫,回頭我請你們一起喝酒!」我鄭重其事的對眼前的這些人說著,心中無比的感激。

「哈哈,好,大家這幾天都窮,沒啥錢,正愁喝酒沒人買單呢,既然出來一個冤大頭,咱們可一定不能放過了,回頭誰都別客氣,往死里喝!」一說喝酒,蒼井這小子立馬就又來勁了。

一眾人亂鬨哄的聊了一陣子,慢慢的也就將那些恐懼給忘了個乾淨,大家一起聊天打屁,牛也吹的是越來越厲害了。

王若冰其實一直都是比較擔心的,也勸了我們幾句,不過見實在是沒有辦法勸動我們之後,王若冰也就不再勸我們了。

大概只是過了十幾分鐘的時間,我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我拿起手機一看,是周萍打來的電話,就立馬將電話給接通了。

「我已經到了你們校門口這裡了,你們現在在哪裡?」周萍在電話里直接問我道。

我本來還是很擔心周萍能不能按時來的,現在看來,我的擔心似乎已經是有些多餘了,周萍不但按時來了,而且還早於了趙斌的那個什麼哥哥。

心中的擔心已經完全沒有了,我帶著些輕鬆跟周萍說了我們現在的位置,而後就掛了電話。

「好了,現在不用擔心了,我叫了一個幫手,現在就快要到體育場入口那個地方了,我們現在先過去到體育場入口那個地方,將她接過來。」我對我們一起的說道。

「你還叫了幫手?」蒼井驚訝的看著我,好像不相信的樣子。

「是啊,趙斌那小樣能叫來社會上混的,難道我就不能叫來幾個社會上混的了嗎?」我嘿嘿一笑,就好像在說我驕傲一樣!

「那……你叫的人靠譜嗎?能幹的過趙斌那個哥嗎?據說趙斌的那個哥在市裡混的可是挺牛逼的啊!」蒼井疑惑的看著我。

「唉,蒼井,你這小子是不是害怕了?剛才沒說叫幫手的時候也沒見你這樣害怕啊?」我在蒼井那小子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說道。

「我怎麼會害怕?其實我就是想知道一下你叫的人靠譜不靠譜,既然你不想說,我也就不問了,不管那個人靠譜不靠譜,首先我們這群人還是比較靠譜的啊!」蒼井嘿嘿笑了起來。

「行了,人就過來了,先不說這些了,我們過去到體育場入口處。」我看了王若冰一眼,而後走在了前面。

王若冰很快就跟上了我,其他的那些兄弟們也一個個的走在了我的兩邊。這個時候的我們看起來特別的拉風,雖然八個人也並不是太多,但是我們有打架的氣勢,那氣勢加上我們的人數,讓周圍的人看起來,那就是拉風!

「你們幹什麼去?現在誰都不許出去!」等到我們走到體育場入口處的時候,趙斌囂張的沖我們吼了一聲。

「趙斌,你個小逼崽子,是不是上次沒有把你打夠,這一次還想再試試啊?」蒼井向前走了一步,沖著趙斌就是一陣臭罵。

「小子,我告訴你,你現在不要囂張,待會兒等我哥過來了,不把你們弄死在這裡,我就不姓趙了!」趙斌手指往前一指,囂張的說道。

「哈哈,他說要弄死我們唉,兄弟們,你們說,我們該怎麼辦?」蒼井呵呵笑道。

「還能怎麼辦?既然他想讓我們死,那我們就先在死之前把他弄死在這裡,即便弄不死,也得讓他在醫院裡待上一兩個月不是?」我哈哈笑著說道。

「是啊,那我們就幹了!」蒼井摩拳擦掌,已經是準備開打了。

這下子,趙斌那小子有些怕了,畢竟他現在只是兩個人,他之所以囂張,靠的就是他哥,不過現在他哥還沒有過來,我們當然就沒什麼可怕的了。

意見得到統一之後,我將王若冰往旁邊推了推,而後向前走了幾步,靠近了趙斌。

「孫小龍,我告訴你,你現在要是動了我,待會兒我哥來了,一定會弄死你的!」都到了這個時候了,趙斌還不忘記要恐嚇我。

「那我就等著你哥來弄死我吧!」說著話,我猛然向前躍了一步,一腳踢在了趙斌的腹部,直接將趙斌踢的後退了兩步,而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還等什麼?上去揍死這個傢伙!」蒼井在後面叫喊了一聲,而後立馬跟了上來。

和趙斌一起的那個小子一看情況不對,剛才的囂張也完全沒有了,撒腿就跑了起來。


我們也沒去管那個小子,不管他是跑還是不跑,到了這個時候,都已經與我們沒有關係了,因為我們的目標只是趙斌這個小子。

宿舍的一眾人都已經沖了過來,在正準備要揍趙斌的時候,周萍突然出現,制止了我們。

「這就是你叫的那個幫手?」蒼井悄聲問我道。

「是啊,怎麼了?」我看向了蒼井。

蒼井臉黑著,語氣有些低沉的說道:「待會兒等趙斌的哥來了,你就帶著王若冰跑,這裡我們擋著!」

一瞬間,我就明白了過來,原來是蒼井不相信周萍的實力啊!

「你們給我等著,我會讓你們死的很慘的!」被打倒在地上的趙斌突然站了起來,轉身就要跑。

「你給我站住!」周萍堵在了趙斌的面前,神情冷峻的看著趙斌。

「騷娘們,你趕緊給老子讓開,如果你要是不讓,待會兒我哥要是到了,連你一起收拾!」趙斌惡狠狠的說著話,伸手就要推開周萍。

「不知死活!」周萍淡淡的說了一聲,而後一記撩陰腳踢在了趙斌的胯間,瞬間趙斌就翻到在地上,捂著下體痛苦的呻吟了起來。

我們一起的人,除了我之外,所有的人都張大了嘴巴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他們大概也沒有想到,周萍竟然這麼狠吧?

「這下呢?待會兒我們還用跑嗎?」我悄聲問蒼井道。

「應該是不用了吧!」蒼井還是有些難以置信的樣子。

「小龍,就這麼一個人,你也用得著將我找來么?」周萍向我這邊走了過來,臉上布滿了笑容,與剛才的冷峻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我剛想說這趙斌還叫了他哥哥的,卻沒想到轉瞬間,體育場的入口處就停下了三輛麵包車以及一輛大眾,二十多個身穿中山裝的男子拉開車門從車上走了下來。

四個校警騎著摩托車追了過來,卻只是將巡邏的摩托停的遠遠的,不敢靠近。

「那四個禿驢,能滾多遠滾多遠,不要打擾我老大辦事,否則,今天晚上定讓你們住進醫院!」一個小弟模樣的人說著話就拉開了最前面一輛大眾的車門,一個戴著墨鏡,身著西裝的精幹男子從車上下來,手插在褲兜裡面向我們這邊看了過來。 嘴角不自覺的勾起一抹笑來,這個丫頭,比他想的更對他的胃口。


本來以為她會受不了自己的脾氣,或者這裡條件的艱苦,早早的就提出不幹了,結果沒想到堅持到現在。

並且時間長了他發現,這丫頭不是沒有腦子,對於劇組裡的人的那些小手段,從他上次替她出過頭之後,她就再也沒吃過虧。

越是觀察,陸清揚就越是覺得有意思,不過他的腦海里想起剛才宋相思的那句話來,臉上的笑也就全都消失不見了。

不一樣,沒什麼不一樣的,只是現在看她比以前順眼了一些,還能有什麼不一樣的,不過是一個小丫頭。

陸清揚收了臉上的笑臉,到了現場之後,演員們都已經準備好了,想到待會兒宋相思趕時間,他又囑咐了一句,「都好好的找好狀態,盡量一遍過。」

「趕時間呀,副導。」周圍平常熟悉的演員打趣到。

「咱們這的時間什麼時候不趕過。」陸清揚冷著臉說到,「行了趕緊去忙自己的,不要在這裡添亂。」

他們這個劇組是很奇怪的,有時候說不敢時間,可是很多時候導演都要求一遍過,可是你說趕時間吧,他們這劇本到現在才三分之一,完成之日遙遙無期啊,並且動不動的全劇組都休息。

不過現在副導說什麼就是什麼,他們可不敢違抗,執行命令就是了,周圍的人很快的就進入到工作狀態。

宋相思雖然著急,不過不影響她的專業判斷,對待工作的時候她還是很嚴謹的,只不過前幾條都很順利,偏偏又是這最後一條。

「副導。」宋相思現在已經不會喊錯他的名字了,叫副導叫的還是很順口的,「去給他們示範。」

陸清揚看著他們的眼神一臉的不爭氣,「都跟你們說了,好好的進入狀態。」話是這麼說,他還是很快的進了場地。

男主正要下去,結果卻是被宋相思喊住了,「不是你,女主下去。」

女主一臉果然如此的神情,然後跟陸清揚說到,「麻煩你了,副導,我的情緒有些不到位。」

她知道是自己的問題的,所以剛才導演喊停的時候,她就知道不對勁,只是她沒想到會讓副導上來指導,畢竟他以前指導的都是男演員,女演員,還是女一號,這還是頭一次。

陸清揚看向鏡頭的眼睛瞪了一下,他是全程看著他們的,所以女演員有些問題他也是看出來了。

男主倒是很亢奮,非常的亢奮,甚至是看陸清揚的時候,他的眼神比之前看女主還要熱切。

「我的取向是正常的。」陸清揚給兩個人之間閃出距離來,「你不要多想。」娛樂圈這樣的地方,平常喜歡男人還是女人,根本就不足好奇,只是陸清揚不希望自己被男人惦記。

男主愣了一下,顯然是沒想到陸清揚會這樣看自己,他小聲的說到,「前輩,您誤會我了,我知道您的身份,可以跟您演戲,我很榮幸。」

他是因為知道對方是陸清揚,所以才這麼的高興,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跟陸清揚對戲的,能跟他對戲,自己的戲也會提升的。

陸清揚詫異的看著他,語氣也多了幾分的危險,「你什麼時候知道的。」他自認為自己是隱藏的很好的,現在周圍的人都沒有發現的。


「您第一次演示的時候。」男主如實的說到,似乎是絲毫沒意識到陸清揚的危險,「導演也是知道的。」

「導演知曉你知道我的身份的。」陸清揚確認到。

男主點頭,陸清揚這才收起來自己的戾氣來,「好好演,不要搞砸了。」

「是。」男主活像是個被誇獎的孩子一樣,「我會努力的前輩。」

雖然兩個人的對話在對方看來都很正常,就連動作都很正常,不過周圍的人已經驚掉下巴了。

他們沒看錯吧,副導不但是要演女主,居然還跟男主的關係這麼好,並且看他們的親昵程度,絲毫不亞於男主跟女主之間,並且還隱隱有超過的趨勢。

難道是他們一不小心發現了什麼驚天大秘密,大家都從對方的眼神里看到了驚恐,如果是真的,這也太可怕了。

副導以前是男人戲的時候,不可否認的是,確實是很好,但是現在這可是女主的戲啊,並且還是感情戲。

他們甚至是懷疑,是不是導演喊錯了名字,並且現在副導上去,衣服沒有換,就連妝都沒有上。

不過現在在懷疑的人,一分鐘之後,就都收起了自己的懷疑,他們覺得自己愚蠢,居然會懷疑副導。

陸清揚只用一個簡單的扶額的動作就收服了他們,輕抬皓腕,弱不禁風,語氣中帶著絲絲的柔弱,「我說了,不必管我,你自己走就是,我沒事的。」

一句台詞,一個動作,接下來的戲水到渠成,直到是陸清揚下來,他們還沒從戲里走出來。

彷彿陸清揚就是女主一樣,即便是現在她是男人的形象,他們也覺得這就是女主的神態,動作。

他們副導到底是什麼神仙導演啊,不但是會導演,還會演戲,不但是會演戲,男人戲和女人戲都不在話下,簡直就是太厲害了。

為什麼現在他們才遇上這樣的導演,今天上午他導戲的時候他們有的人在一旁看了,他們才知道的,他們副導不是白叫的,導演的功力也是絲毫不差的。

所以這樣的男人,什麼都會幹,為什麼會在這樣的一個小劇組,一個人干這麼多的活兒,簡直就是太全能了。

「行了,開始了,還愣著幹什麼。」陸清揚一聲怒斥,把他們都從戲里叫出來,看入迷了也不能不幹活,宋相思這邊趕時間,他們得趕緊完事兒。

若是以前他這麼凶神惡煞的樣子,他們自然是早就被唬住了,不過現在,大家看他的眼神都是痴迷的,彷彿他什麼樣子他都喜歡,他做什麼他們也都會喜歡,只是因為他是副導,剛才的戲他完全的征服了這些人。 還在地上躺著痛苦嚎叫的趙斌在這個時候立馬就看向了那個墨鏡男,同時還在不斷的嚎叫道:「哥,你要幫我報仇,一定要幫我報仇啊!」

「你給我閉嘴!」周萍走了過去,一腳踩在了趙斌的肚子上,瞬間就讓趙斌凌亂了,不知道到底是應該捂著下體還是捂著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