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他可能是做為血衛之中的一員,加入到戰鬥之中,利用這種身份,然後下面的擊潰我們雪狼傭兵軍,才到攻擊我。這樣的話,我們就有機會了。」空明的眼中閃過一道光芒。

ps:

求推薦!!! 「我可不是僅僅需要一個機會,而是必須要讓他死。」那個聲音又傳來,想來他就是那個神級強者了,聲音之中的怨氣非常大,空明不由的惡意想道,也不知道那個羅納德是殺了這個神級強者的全家,還是搶了他的老婆,怎麼會讓他有那麼大的怨氣。

「呵呵,我可以知道你們原先的計劃么?」空明還是沒有回頭去看那個人,他知道如果神級強者想讓他知道,必然會出現在他的眼前。

「本來制定那個計劃和準備用了三十年,卻只有三層的把握,所以需要你去作誘餌,但是現在如果由你制定計劃的話,那個計劃就算是報廢了,又有什麼不可以說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苦笑,想來他對於本來的那一個計劃並不是太看好。

「請講。」

「我們原來的計劃是這樣子的:首先預設一個傳送魔法陣,就如同你們華原帝國的那個屠神計劃一般,待到羅納德進入之後將其傳送到二萬里之外的一個大海上,然後由我出手將其擊殺。」聲音簡單的將這個計劃說了一下。

「想來你們已經準備了很久了,那麼在海外也一定有一個與這裡勾通的傳送陣了?」空明問道,這本來就是一個常識。

「呵呵,那個傳送陣我已經準備了三十年了,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現在參與的人只是知道製作這邊的傳送陣,其他的則是一無所知,現在又加上了你一個人。我想你不會讓我失望吧!」那個聲音淡淡的笑道。

「長途傳送需要很長的準備時間,我想你原計劃應該就是讓我拖住那一段時間吧?想來那一段時間足夠一個神級強者將我粉身碎骨了。」空明說道。

「原計劃確實是這樣,但是現在我發覺,如果讓你來制定並執行這樣的一個計劃,肯定成功率會更高。」後面傳來的聲音之中帶著一點點的興奮,原來的計劃讓他準備了三十年,但是其中有幾個硬傷一直讓他難以接受,因為這樣的機會只有一個。如果失敗了,他就再也沒有機會了,而為了讓羅納德離開哈維帝都,他不斷的派出一支支傭兵軍試探著攻擊,而幾次成功的突破之後,那些傭兵軍的指揮官卻不明不白的死亡,他知道那個那個神級強者出手了,而他接連著幾次都沒有動作就是因為他計劃當中的幾個硬傷真的是讓人無法接受,其中一個就是遠程的傳送需要準備的時間太長,而在到達另外一端的時候。這樣的一個時間和機會也無法把握。讓他一次次的放棄了這樣的行動。因為整個大陸都知道華原綜合大學裡面那個屠神的故事,誰也不想著成為第二個被屠的對象,因為修行到這個份上都不容易。現在不一樣了,他眼前的這個小傢伙不過是二十齣頭。卻已經是兵之聖者了,要知道,在諸多聖者之中,聖魔導師和劍聖是最為常見的,而兵聖與醫聖是最稀少的,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像空明這樣從十四歲就開始從軍,從而開始成就兵聖之路;也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每天面對一大堆病者真心探討生命的奧義,成就其聖者之路,世上雖然醫生多。將軍多,但是兩者之中的聖者卻最少。有一個兵聖幫忙,在其中運籌,成功率會遠超乎他的想像,更何況現在兩個人都是受同一個人的威脅。從某種情況上來說,他們的目標是一致的。而兵之聖者最為讓人恐怖的就是他的戰鬥計劃和戰鬥之中的協調能力,還有對戰機的把握程度,是其他人所不能比擬的。

「在制定這個計劃之前,我提幾個問題,希望你能夠如實回答,因為唯有我們的通力合作,才能達到我們需要的目標,不然的話我們是不可能達成目標的。」空明說道。

「這個沒有問題,這本來就是我們都要作的。」那個聲音並沒有因為空明的提議而有任何的變化。

「第一,你的屬性;第二,帶來了多少個聖者為你忙這個事情;第三,其中有沒有聖魔導師特別是精通陣法的魔法師;第四,一個神級強者需要多大的力量,多少次才可以擊潰一個由聖者設置的魔法陣?」空明一邊想著,一邊說道,他需在了解的東西太多了,但是眼前只能想到這些較為重要的。

「我屬於風屬性,而為了這一次的戰鬥我總計帶來了三十五名聖者,其中有四個人是善長於魔法陣的聖魔導師。另外,如果是由我攻擊聖級魔法陣的話,那麼可能需要全力攻力十次左右,可以將聖級魔法陣擊毀,但是羅納德應該會用比我少的次數就擊穿一個聖級魔法陣。」

「你總計帶來了多少個聖魔法師?」365天,寵溺小嬌妻

「帶上那四個人的話,有九個聖魔導師,五個箭聖,三名刺聖,其餘的都是劍聖。」

「這些魔法師之中有沒有空間魔法師?」

「沒有!」

「有沒有傳送捲軸?」

「這個有,而且是可以定向的。」

「我想問一下,如果你們兩個相遇會是怎麼樣的一個情形,那個羅納德會不會逃跑?」

「不會,他可不是這種人,他巴不得和我打上一場。」

「你們兩個誰的勝率大一些?」

「應該是平手,三十年前我還是略勝一籌,但是因為他有一個神級強者作陪練,而我則是一個人在修鍊,這樣的話我可能會稍為落後一些,要知到了我們這一個層次,想進一步都是很難。」

「哈哈,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的這一個把握可以提高到十層了。」

……

兩人一問一答,很快就將空明所需要的掌握的東西掌握住了。思考良久,空明再一次說道:「我已經有計劃了,但是需要你們的人進一步的配合,更需要你的配合。」

「好,說吧!」那人並沒有太多的猶豫。

凌晨,松江河冰面之下的河水中,空明帶著三十五個聖者和那個神級強者正在這裡布置著魔法結界。對於聖者以上的人來說,在水中完全可以自由的停留,因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都可以讓皮膚來進行呼吸。

只見在一塊方圓五百平米的地方。幾個聖魔導師正在不停的布置一組水屬性的魔法陣,這個魔法陣不僅僅是從魔晶石之中吸取能量,也從水中吸取水無素來不斷的補充著整個魔法陣的運行,而此時布置到了最後的階段,眾人正在進行最後的測試。

這個魔法陣裡外共計有三層,均是內外皆防的魔法陣,其中最裡面的那個魔法陣是最為堅固的,其中當然是為了防止神級強者的破壞力將其一下子就打爛掉了,所以強度是相當高的標準建造的,這些都是那個神秘的神級強者出的材料。然後按照空明的要求建造的。為了這一刻他準備得太充分了。在空明的建議下。三個魔法陣都採用了台城被動魔法防禦陣的設計,讓每一次的攻擊到魔法陣的能量都會分擔到所有的魔法陣之中,即使是一瞬間都是如此,而最後則是由魔法陣將分擔的能量從外殼之中擊向水裡。換一句話來說這三個魔法陣就是一個稱花接木的陣法,只要那個神級強者不是一次性攻擊超過三個魔法陣的防禦能力的總和,他就不可能將這個魔法陣打破,這個其中也包括了地底。為了最大限度的限制火系鬥氣的威力,空明還將這個魔法陣之中加裝了幾個小的魔法陣,一個是水元素的聚合陣,也就是說這個魔法陣可以源源不斷的將水元素聚集起來,而長時間的話裡面的水元素甚至於可以結成水性魔晶,以此來限制對方的領域。要知道,神級強者的領域是因為他們對於某一個法則的掌握而形成的,但是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有嚴重的制約,就如同在水中不可能存在火之領域一樣,畢竟水火不容;一個是單向傳送魔法陣。也就是說只能從外面傳進來,不能從裡面傳出去,除了配帶有專門的信物,而信物唯有本人才能使用;還有一個就是幻陣,當然對於神級強者來說這種幾乎不算是什麼,但是要知道這可是在平常的情況之下,而一旦在傳送的末期,人總會習慣性的停頓,而這個時候再加上幻陣的話,這種稍稍影響一下的東西,可是要人老命,為了達到一擊的效果,空明讓三個刺客聖者,在這裡隱蔽著,一旦發現敵人傳送進來就直接刺殺,想來對於聖者級別的刺客來說,刺殺一個神級強者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情;此外為了干擾裡面的人的戰鬥,空明三十五個聖者之中的五個箭聖在魔法陣外,待到敵人進來之後,不斷的以箭干擾敵人的正常戰鬥,要知道高手的戰鬥只要是一點干擾都可以決定勝負了,更何況是這麼多的人;最後一個,則是整個魔法陣的最後一關,一個自毀魔法陣,一旦裡面的攻擊失敗,那麼將會啟動這個最後的魔法陣,而這個魔法陣將會集中所有魔法陣的能量集中於魔法陣中心一點進行爆炸,這可是一種最後的保障。為了達到萬無一失,空明甚至於還讓那九個魔法師在一邊主持魔法陣,以便於將這個魔法陣發揮到極限,並且隨時更換每一塊將要消耗完的魔晶,隨時保持魔法陣的運作的能量。看著裡面那濃濃的水元素,這裡裡外外多個魔法陣,想到這些魔法陣的功能,那個神秘的神級強者也不由的一陣抽搐,想來即使是沒有他在裡面戰鬥,光是這幾座魔法陣都會將羅納德打成一個重傷,而這些東西的設計居然是一個讓神級強者不受重視的聖級強者。這真是讓人無言啊,兵之聖者,不愧是兵之聖者,沒有一個是簡單的人啊!傾盡繁華與君同

「好了,為了讓這個不被泄露出去,你們三十多個聖者從現在開始就呆在水下面,千萬不要露出任何的馬腳,不然的話,可就是全功盡棄了,而魔法陣從這一刻開始全力運轉,希望你們身上的魔晶可以支持到戰鬥結束。」空明說完。

那個神級強者對這些人又說了一些,並且再三強調按空明說的來,三個人一組相互監督,不能離開這裡。作完這些之後,那個神級強者才和空明一起離開,並且按空明的要求,暫時充當空明的護衛。兩者將在一起進行一場戰鬥。

清晨,冰牆與台城之間的水已經被排幹了,而四面的冰牆之中都開了一個個長達一千米的口子。這裡將是傭兵軍進攻的起點。而在那些還沒有被推倒的冰牆之上,則站著許多的弓箭手和魔法師,他們將是整個進攻的第一波,再償到了兩者合在一起的戰術之後,出於傭兵之中的靈敏的嗅覺,他們將再一次的將這一個寶貝在今天祭出。而台城之內,由於台城的城牆都讓那些魔法給轟壞了,他們賴以防守的城牆已經起不到那一種作用了,現在唯有面對面,劍對劍的幹上一場才是真的了。說實在的話。以五十萬對二百六十萬。只要是任何一個指揮官的腦子不打鐵,那麼他們就不會失敗,這是一個鐵律,空明當然不會打鐵。但是卻可以被刺殺。此時陣容空前強大的傭兵軍都在看著台城,就如同一個大漢在看著一個穿著薄紗的女人一般,*裸的眼神讓他們的口中呼氣都沉重了很多。從天空看下去,一片的密密麻麻,為了防止被敵人反擊突破,當然實際上是為了防止自身一邊的士兵出現逃跑而衝擊隊伍本身,傭兵軍在陣型的中央弄了一道土牆,其實這本就是一開始修建河溝的產物。現在所有的傭兵都已經變得不可阻擋了。

台城之內,五十萬大軍也都已經就位了。他們利用城中的房子不斷的建造各種的障礙,讓整個哈維第五軍團的陣型看起來是七零八落的,沒有一絲強軍的風範,如果說,在文城之戰中。雪狼傭兵軍是哀兵的一方,那麼現在哈維第五軍團則成了哀兵了,對於他們來說,這是一場必敗的戰鬥,只不過因為種種原因,他們必須要戰鬥。死亡,有的時候並不是可怕的東西,可怕的是害怕死亡本身。現在所有的哈維第五軍團的人都非常的嚴肅的看著那傭兵們的方向,雖然許多人的視線已經被各種建築物擋住,但是仍然沒有能阻礙他們心的眼晴。

空明此時則站在了個連夜徹起來的高坡之上,四周則是他的衛隊,其中的神級強者也穿著一身的衛隊的服裝混在裡面,氣息則收撿得一乾二淨。

「文月,空間魔法干擾陣啟動了沒有?」空明看著前方問道。

「按照你的命令,昨天晚上就開始啟動了,現在沒有人可以再從他們的空間魔法陣之中進進出出了。」文月在一邊說道。

「記住關閉的時間沒有?」空明又問道。

「呵呵,總指揮官,這個是魔法陣的遙控,給你,我們昨天想了一個晚上,這樣的東西還是控制在你的手中比較好,不然的話,肯定會壞了你的好事的。」文月知心的將一個小小的信物交到空明的手中,空明試了試,果然可以將附近的魔法干擾陣關閉。

「一旦我用了這個東西之後,十分鐘之內,你就要恢復魔法陣的運行,不然的話第五軍團的高層可能會因此逃走,那就不值當了。」空明小聲的說道。

「這個指揮官放心就行了,都已經準備好了。」文月回答道。

空明放心的看向台城的方向,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只等著戰鬥的開始了。

這一次的戰鬥,早已經通過各國的情報系統,讓各國的高層都已經了解到了,而那些專門用作現場直播的魔法師早早就到位了,他們讓整個大陸的君主又看到了一場上百萬人撕殺的戰鬥。但是並沒有幾個人知道,這一場戰鬥還是一場屠神之戰。穿越之驅仙師

哈維帝國皇宮,皇帝帶著大臣正在看著巨大的屏幕上面顯示的場景,在座的眾人之中,唯有他知道,今天哈維第五軍團將會上演一場逆轉的絕技,因為他們有神級強者,這種在世人眼中最為神秘的人。所以即使是在看著五十萬的大軍對上敵人二百六十萬的大軍,他也不覺得會有什麼樣的悲傷,對於他來說,大軍沒有了還可以再招,只要神級強者出現,就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因為歷史早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華原帝國的皇宮之中,皇帝與大臣都在觀看著那些魔法師傳來的現場的戰鬥場面。由於知道這一仗關係到整個哈維的戰局,而領軍的人物又是華原帝國的男爵,大臣們都知道皇帝非常看重這一次的戰鬥,因此也沒有再像上次一樣對皇帝產生一些質疑,非常配合的來到了賞雪亭之中,再一次對著白雪觀看戰鬥的全過程。或許是因為這一次有了一些準備,宰相還特意請了一個聲音甜美,長相靚麗的綜合大學優秀女生來解說這一場戰鬥。當然許多人不知道的是這個女生就是皇帝陛下的一個公主。因此還在紛紛的向宰相打聽著這一個美女的來歷,而宰相則神秘的搖搖頭,故作高深的樣子,皇帝則是心裡樂得開花,無論是誰,聽到他人稱讚自已的親人,心裡總是有一種幸福感,更何況這個人是自己的女兒,宰相的這一種變相拍馬屁,讓皇帝陛下是相當的受用。

「尊敬的皇帝陛下,各位大臣,下面替大家解說的是混亂之地傭兵軍聯席會對戰哈維帝國第五軍團的戰鬥,此戰地點位於松江邊上的台城,在這一次戰鬥之中,雙方共投入了三百一十多萬軍隊,其中傭兵軍二百六十多萬,哈維第五軍團五十多萬,兩者之間的比例約為五比一,傭兵軍的總指揮官為混亂之地傭兵軍聯席會主席、雪狼傭兵軍的指揮官、我們華原帝國的男爵空明閣下,而哈維帝國的第五軍團的指揮官為維帝國皇帝的侄子亞歷山大?克魯伊殿下……」

靚麗的樣貌,甜美的聲音讓眾人彷彿並不是在看一場殘酷的戰鬥,而是在看一場電影般。


「老雲啊,你看看這個解說怎麼樣?」皇帝慢慢的問道。雲海風連忙說道:「公——哦,當然是美麗無邊,聲音在帝國來說也是排得上號的。」

雲海風看到宰相衝他擠擠眼之後,連忙將話差開。眾人聽到皇帝問起這個女孩的情況,心中都有一種是男人都知道的感覺,但是接下來的話語就真的讓許多不知道公主身份的人,感到到莫名其妙了。

「如果配給你們家那個小子,你覺得如何?」皇帝接著問道。

「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雲海風說道。但是接下來皇帝的話語則讓雲海風有一種回家大罵一頓的感覺。

「可惜了,你作不了他的主,不然的話真的是讓本皇高興不已啊,可惜了。」皇帝嘆息道。

「陛下,這個東西還是看緣分和爭取,等男爵征戰回來之後,慢慢再說也不遲啊!」老辣的宰相在一邊安慰道。

此時的空明並不知道,除了一個神級強者之外,還有兩個皇帝在打他的主意。一個是要他的命,在是另一個則想給他一條人命。

台城,空明看著各個兵團到位的報告都已經傳到了他的手上,又一次的看了看天空,到目前為止,天空還算是爭氣,並沒有下雪,但是也是陰沉沉的一片,空明知道戰鬥的時候到了,打完這一仗他就可以回華原帝國去了,五年的在外流浪,已經讓他身心疲憊,他現在只想找一個地方好好的想一想一些事情,無論是關於戰爭,還是關於一些別的東西,無論什麼都可以,或者他還可以去當一個教官,或許他會娶一個女人過日子?一切的一切先要經過這一場戰鬥之後才能解決,有命活下來的時候才能做到。


「發出命令,全面攻擊!」

隨著空明的命令下達,站在空明的身後,十一位魔法師將十一個三級的魔法沖向天空,在一百多米的地方炸開,隨後,不斷有魔法在各個軍團的上空炸開,總攻開始了!準備了許久,各種的手段,智慧的博弈,圍繞著這個台城的一切一切都將在今天做出一個分曉。

ps:

求推薦!! 隨著無數的魔法衝天而起,站在冰牆之上的魔法捲軸加上箭的組合飛向了城中,而為了讓達到空明所要的效果,也就是保證在第一輪的攻擊之中,以最大的殺傷力,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空明還第一次將這種新的兵种放在了陣形的最前方,無數的箭支帶著延遲的魔法飛入了哈維第五軍團的陣形之中,爆炸之聲四處響起,第五軍團的密集陣形被這兩個兵種結合的怪物削了一層又一層,即使是經過了昨天的教訓,他們仍然沒有意識到,這一種弓箭手與魔法師的結合,雖然只不過是在距離之上改變了戰鬥的模式,但是,它卻從根本上動搖了密集形陣形的地位,因為這樣的陣形,在大範圍的魔法攻擊之下,顯得是非常的蒼白與無力,許多戰士根本就沒有將他們的力量使用出來,就直接的犧牲在了戰場之上,以前雖然說魔法師本身就具備這種能力,但是無奈他們的攻擊距離真的是太近了,兩百米範圍,一個三級劍士輕輕鬆鬆就可以到達的距離,但是,現在再加上弓箭這一種號稱是戰場之上的魔法師殺手的兵種,將魔法的距離向前延伸了一大步,讓兩軍的之間的距離間隔不再是安全的保障,從這一刻開始,密集形的陣形,就逐步的退出了戰爭的舞台。昨天大家都看到了這一種東西威力,但是那隻不過是表現在破壞城牆上面,根本就沒有在陣對陣之中使用過,而做為總指揮的空明,也因為被那個神級強者的事情干擾著,並沒有深思這樣的一個問題,以致於這個始作俑者,竟然還是採用密集形的隊形,因為唯有人多才能堵住敵人逃跑的空隙,這是他之前的認知,也是整個大陸上所有的人的共識,而現在。他的觀點開始轉變了,因為眼前的場景讓他極其的震憾,傭兵軍在無意識之中形成了遠中近程的攻擊模式。遠程有弓箭加上魔法,中程有魔法,近程有劍士,這三者的結合幾乎涵蓋了從零到五百米的範圍之內的所有地方,而在這個範圍之內的哈維第五軍團的士兵和軍官現在幾乎是沒有幾個站著的,當然倒下的就永遠的倒下了,而站著的也沒有多少的戰鬥力了,因為他們還在魔法的攻擊之下。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在攻擊覆蓋之下的哈維士兵陣亡。也讓那些沒有在攻擊範圍之內的士兵震憾和恐懼。對於未知總是讓人恐懼的。而現在對於亞歷山大和哈維第五軍團來說。他們有兩個選擇,前進和後退。後退是不可能的了,因為他們的四周都是傭兵軍,所以前進成了唯一的選擇。抽出長劍。亞歷山大深深的感到了這一次戰鬥的無奈和憋屈,從來沒有一次像今天這一場戰鬥那樣讓他無所適從,進也是死,退也是死,那就唯有一戰了,雖然說這個決定讓他和張一鳴商討的城內消耗主攻雪狼的計劃徹底的改變了,但是眼前有進無退了。

「命令,全軍向城主府靠攏,並立刻讓魔法師與弓箭手配合。魔法師師一半的人員到東門方向,其餘各方向等數額配備。」戚勵的聲音通過魔法傳遍了整個戰場,眼紅與恐懼的哈維士兵在一種軍人的本能之下,開始向著城主府的方向靠攏,不再冒著魔法的攻擊向著四周的傭兵軍衝去。台城之內已經沒有太多的周旋的餘地了。亞歷山大必須在這個短短的時間裡將這一支士氣落入低谷的軍隊,重新整理起來,不然的話損失會更加的嚴重,在眼前這種情況之下,雙方唯有一戰,但也不能讓哈維第五軍團這樣窩囊的死去。

哈維帝國皇宮,皇帝看著這火爆的場面,心中也是充滿了無盡的悲哀,他從未對人提起過,而知道這個事情的人也只有了了的三個人,他、亞歷山大的母親和亞歷山大,那就是亞歷山大雖然名義上是他的侄子,其實是他的兒子,也是眾多兒子之中最為出色的一個,將來或許會將皇位傳到他的手上,這一切他都做了一些鋪掂,所以亞歷山大才能在年紀青青的情況之下成為一個軍團的指揮官,現在只差亞歷山大的努力了。但是,現在看來,這一切都可能成為泡影了,二百六十萬對五十萬,並且對方還採用了一種從未見過的戰法,將戰場的主動權牢牢的把握在手中,這讓亞歷山大如何是好,悔不該將他放入空明的虎口之中,想到這裡他又不得不惱火三皇子這個廢物將空明招到了雪狼傭兵軍之中,真的是自做孽,不可活。

華原帝國皇宮,所有的人在看到傭兵軍的戰鬥情況之後,心中不由都為之一顫,要知道,他們經常以此來觀看和指揮無數距離之外的軍隊,但是每一次觀看空明指揮的戰鬥的時候,總有著許多讓人不可思議的東西,文城之戰是那無數從地下冒出來的平民,將哈維第七軍團淹沒,而現在則是那些無數的弓箭搭上魔法的使用,這簡直就是讓哈維帝國的第五軍團作嫁衣一般,哪裡是打仗,簡直就是屠殺。終生伴侶(娛樂圈)

「軍務部長,對此你怎麼看?」皇帝淡淡的問道。

「陛下,這種東西的出現,將戰鬥距離向前延伸了三百米,想來可是顛覆了許多東西,臣一時之間難以述說,我想我們還是看下去比較好一些。但是有一點是明確的,就是它對於哈維第五軍團的打擊,不亞於一個神級強者。」華原帝國的軍務部長慢慢地說道。這是一個五十多歲樣子的人,但是他的年齡早已經不小了,不過因為修為的原因,才一直保持五十多歲的樣子。

「這種東西不僅僅是將戰鬥的距離向前延伸了三百米,而且將改變未來的戰鬥樣式啊。」作為一國的宰相,目光明顯要遠上許多。

「讓軍事學院多研究這個東西,不然的話,等我們遇上的話就麻煩了。」皇帝說道。

台城,空明看著那些密密麻麻的開始後撤的哈維第五軍團,心中不由的嘆息起來,曾幾何時那囂張的第五軍團會變成這個樣子,而經過這輪的打擊,空明初步估計,哈維軍起碼損失十萬餘人。而且其中包含了許多的魔法師。現在可不是感嘆的時候,趁敵人撤退而且混亂的時候進攻才是王道,要是讓他們重新整理起隊伍,以後的事情就非常難辦了。

「命令,各兵團,以一般速度攻擊前進,不要讓他們重整旗鼓,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痛打落水狗。」

很快,空明的命令就傳到了各個兵團之中,各個兵團也開始慢慢地前移。他們的速度並沒有哈維第五軍團那樣快。也不需要像他們那樣快速。因為一旦快起來,陣型就會亂,一旦亂了之後,想要再一次的重新整理就是非常困難的事情。而這些正是做為一個標準冷兵器戰爭的思維,空明也未能擺脫這種固定的思維模式。

雪狼傭兵軍在前行著,在到達城牆一瞬間,從城裡面突然衝擊一大隊的人馬來,他們大約有一萬餘人,這樣的攻擊讓前方的那些傭兵措手不及,許多人在第一時間就倒在了他們的劍下,這些都是哈維第五軍團的血衛,其中不僅有第五軍團的。還有第六、第八軍團的血衛也加入到了裡面。他們利用魔法的遮蓋,跟隨在哈維軍的後面,等到雪狼傭兵軍靠近城牆的一剎那城牆的殘骸遮住弓箭手和魔法師的眼睛的時候,那魔法稍為停頓的一個很短的時間裡,迅速的衝擊過來。要知道為了讓雪狼傭兵軍真正的為此付出代價,他們可都是全部由七級強者組成的攻擊隊伍,非七級的全部淘汰掉了。強者的世界,在戰場上有時也是通用的。沖在最前面的一個人手持一把不同於其他哈維士兵的神劍,火紅而鋒利,身上顯示出的淡淡的八級的鬥氣,讓前方的傭兵沒有其一回之將,其他的人則跟在了他的兩側,其中有三十餘個聖級的強者,這一支就是亞歷山大真正的殺手鐧了。

這一邊的混亂,讓雪狼傭兵軍的人員早已經注意到了,前方拚命的攔著他們,但是奈何他們實在是太強大了,精良的裝備,七級以上的強者,那裡是前方一群三級傭兵所能夠頂擋的?但是這並不是傭兵軍不戰鬥的理由,東邊其他傭兵看到這種情況之後紛紛將箭頭對準了這一支隊伍,甚至於靠近的許多魔法師也紛紛施放出魔法將這一萬人覆蓋住,一時之間這裡成了戰鬥的中心點,而亞歷山大發現之後,心情一下就激動了起來,讓靠著這一邊的哈維軍紛紛回頭,加入到戰鬥之中,可以說哈維軍的這一步出乎雪狼傭兵軍的預料之外,讓這一邊的戰鬥在一瞬間被動了起來,這個時候,車藉才明白為什麼空明會說慢慢來,因為哈維的重點本來就是在雪狼傭兵軍的上面。

「你有沒有發現他的蹤影?」空明用一種傳音的方法問了一下身邊的那位神級強者。

金牌佞妃

「很明顯,他就在其中,而且就是最前面的那個火系的劍聖,他現在雖然說壓制了修為,但是其中的九級波動沒有辦法躲過我們同級別的感應,只要他動手,就不可能隱藏起來。」那個聲音傳了過來,這個時候空明才有機會感受到神級強者的強悍,在他的手下幾乎是沒有一回之敵,而且顯然,他也很享受這個過程。空明實在是出離了憤怒,在戰場上,戰士之間雖然是你死我活的關係,但是彼此之間也是相互尊重的,像這樣的人已經不能說是一個人了,即便他是一個神級強者也不會得到空明的尊重,因為他對於人命的承認是沒有的,有的只不過是他自已,這樣的人或者說是神級強者早應該死掉了。

「命令,文月,讓聖魔導師出手,在敵人的突擊隊中間施放魔法,這些人七級的強者對於普通的士兵傷害太大,這樣下去的話,會讓我們的攻擊產生更大的被動,而讓敵人有可趁之機。」空明說道。過了幾分鐘之後,聖魔導師們開始執行了空明的命令,幾個八級的魔法直接在好一萬多人的哈維血衛的上空炸開,接著又是幾個八級魔法炸開,讓那哈維的血衛受到了重大的傷害,但是讓空明無語的是,在過些血衛突擊過來之後,那哈維第五軍團的其餘各部也向著這一邊突擊過來,由於雪狼傭兵的陣型已經被血衛沖亂,整個雪狼傭兵軍這一邊直接呈現了戰場上通常的混戰形勢。雙方交戰的地方,魔法縱橫,鬥氣飛揚,鎧甲破碎,長劍斷鋒,將士淌血,染血了整個戰場,一下子第五軍團的壓力全部都壓到了雪狼傭兵軍的身上,而那支血衛在神級強者的帶領下不斷的衝擊著整個雪狼傭兵軍的縱深,羅納德並不管那些人跟得上跟不上。他現在直指空明所有的地方。按他以前的作法。只要將將領幹掉,其他的就會崩潰了,所以他並沒有在意別的人,而對於一個神級強者而言。一般的三四級強者想傷到他幾乎是不可能的。而他身邊的三十幾個聖者,明顯就是以他為首,或者說他們知道這個神級強者的身份,兩邊同力,雪狼的軸線上很快不被他們突破了,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羅納德已經來到了空明身前十米的地方。這個時候,他突然停了下來,背著手,看向空明。一臉笑意。

「想不到二百六十萬傭兵軍的指揮官,年齡居然那麼年輕,而且還是一個少有的兵之聖者。可惜了,如果你歸降於我哈維帝國,我留下你一命。如何?」

羅納德的話一下子就讓所有的人都驚呆了,空明成為聖者,對於一個聖者來說,要隱藏身份的話,就連同級也只能是猜測,而不可能真正的斷定一名聖者的身份,但是,神級強者的面前,這一層薄紗難以遮住身上的氣息。另外,由於不同人的成聖,身上的氣味也不盡相同,劍聖顯得鋒利,聖魔導師則是魔法波動強烈,兵聖顯得智慧,書聖顯得儒雅等,每一種聖者都有他們獨特的顯示,而同樣的聖者也會有不同的特質。


「兵聖?」

「兵聖?」

「兵聖?」

「兵聖?」

「兵聖?」

所有看到和聽到的人都驚呆了,他們知道空明是一個能打仗的人,但是,從來沒有想過他是一個兵聖,這種每一個帝國都求之不得的人才居然會在一個臨時的傭兵軍之中當指揮官。

「你們讓開。」空明向著擋在他前面的衛兵說道。接著看向那個神級強者,這個人看起來有四十多歲的樣子,如果不知到底細的人,肯定以為是一個普通的聖者而已,空明搖了搖頭,接著道:「我很想問一下我的待遇,但是想來我不是那一種習慣開玩笑的人,所以確實問不出來……」

空明在這裡慢慢地談話,卻讓所有在現場的人,都緊張了起來,那些保護著空明的聖者都感覺到眼前的人那深不可測的味道。而看著現場直播的兩位皇帝都在緊張的聽著有的回答。就連那個神級強者都在看著空明,如果將這樣的一個兵聖留在哈維帝國,那麼以後的戰爭還會愁嗎?驚天神劍之宿命

這個時候,一個讓所有的人都驚呆的現像出現了,只見空明空然憑空消失了,而羅納德看到之後立刻趕到空明所在的地方,接著他也消失了,隨後,空明後面的一個衛兵也消失了,接著只看到空明原來所在的地方一下就炸開來了,設置在這裡的單向傳送陣直接消失了。

這一幕讓所有的的人驚呆了,除了知道底細的幾個雪狼傭兵軍的高層人員。但是這些並不防礙雪狼傭兵軍的戰鬥,因為所有的人都知道,無論指揮官在與不在,他們都在進行完這一場戰鬥之後再說,不然的話他們的下場將會很慘。這本就是傭兵的特點,從這種情況來說,傭兵比正規軍要好上很多,因為他們的工作就是戰鬥,置於指揮官是誰都無所謂了,從這一點上面來說,傭兵軍比正規更加的穩定。

「下面由我任臨時總指揮官,這項任命由空明指揮官親自任命的,當時所有的軍長和各個兵團的指揮官都在場,所以現在繼續進行戰鬥。」李耀說道。看到其他的各個軍長都沒有意見,雪狼傭兵軍接著戰鬥,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因為計劃已經制定,它不會因為任何人的不在場而停下來,戰鬥繼續進行著。傭兵軍的這一點是哈維帝國所沒有想到的,或者說這與空明一直堅持的任務式指揮有很大的關係。而在這一次戰鬥之後,空明的這種指揮方式很快就普及到了大部分的傭兵之中。因為,它不會因為指揮官的消失而使戰鬥受到影響。

在空明出現的一瞬間,空明立刻向著魔法陣外面奔去,對於傳送魔法而言,作為空間魔法師的空明免役性要強上很多,就在他快要到達到魔法陣邊緣的時候,傳送陣之中又是一陣閃亮,羅納德也出現在了這裡。空間傳送的影響對於任何人都會存在,只不過是大與小,遠與近的差別而已,羅納德現在很是鬱悶,原本只要揮揮手就可以結束的戰鬥,卻在看到空明是兵聖的一剎那停了下來,讓空明很鎮定的從他的面前逃跑而去,而他在看到那是一個魔法傳送陣之後並沒有想太多就直接跟了進來,而在他跟進來之後,還沒有弄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之前,他感覺到三支鋒利的東西在向他刺過來,本能的將領域打開,但是顯然不僅僅是晚了,而且打開還沒有多大,這讓他大吃一驚,因為在這裡他的領域受到了強烈的壓制,這裡個空間之中的各類法則之中,火元素法則被水元素法則進行了強行的壓制。強者的本能讓他向旁邊一閃,可是傳送的影響和領域的壓制,在這兩種情況的同時作用下,他的動作也慢了一些,三把匕首都刺中了他,幸運的是,那三把匕首,都是擦著他的身體而過,一把擦到了他的脖子,一把擦過了他的腹,另一把則是從他的大腿邊上擦過,不愧是神級的強者,在這種情況之下都讓他躲過了要害部位,但是,對於三個刺客而言,刺殺一個神級強者怎麼可能忘記在匕首上面塗上毒藥?此時,羅納德避開了攻擊之後,終於看清楚了形勢。這裡是一個定靜的小山谷,四周都是鳥語花香,平凡而幽靜,前方不遠的地方還有一個漂亮的姑娘在含情脈脈的看著他,那三個刺客早已經不知道去了哪裡,這個時候,那個姑娘沖他一笑,將手中的花朵遞給他,他笑了笑,這裡的姑娘還真是多情與大膽,他看了看四周,那三個刺客還是不有出現,伸手就要接過花朵,但這個時候,一股寒氣從前面撲來,他突然感覺到有一些不對,為什麼從花上傳來一股殺氣?連忙將手收回,向一邊避開,但是顯然晚了,只見花朵從他的手上劃過,然後一陣劇痛從手上傳來,他的一隻手已經從手腕部砍下,而劇烈的鎮痛也讓他前面的風景為之一變。山谷不見了,他出現在了一個魔法陣之中,魔法陣之外是清清的河水,而陣中則是濃烈的水元素,而他的前面也不再是美女,而是一個滿眼凶光的熟人,混亂之地的神級強者,邊平。邊平的劍上滴著淋漓的鮮血,那是他的血,而他的手掌則掉在了地上。這個時候他終於知道,他中了空明的陷井,或者說他中了邊平的陷井,這一切都是一個陰謀,而他剛才看到的也不過是一個幻陣。

「羅納德,你終於來了。」邊平說道。

ps:

求推薦!!!!你們的推薦是對本書目前狀況的最大支持!!!! 如果說一個人在什麼時候最不想見到朋友,那麼肯定是他欠朋友錢的時候;如果說一個人什麼時候最不想見到仇人,那就是他最為落破的時候,這本就是人的本性。而現在羅納德就遇見了這一種情況。在他受傷的時候,他遇見了這一輩子的仇人,混亂之地的神級強者―――邊平。兩人打了一輩子的交到,讓他們之間早已經沒有了當初的情分,更何況兩人之間好像從來沒有情份過,有的只不過是仇恨,然後還是仇恨,而因為哈維帝國的兩個神級強者的存在,讓邊平十分的忌憚,不然的話,兩人早已經打個天翻地覆了。而現在,卻在這一個小小的地方,在他中毒、受傷、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邊平出現了。更他讓他惱火的是居然讓幾個小小的聖級刺客給傷到了,這簡直就是對他的無限的悔辱,什麼時候幾個小小的聖者也能夠將其傷害了?這簡直就是九級強者的大笑話。其實他並不知道,當邊平將神級強者之間的一些眾所周知的事情告訴空明之時,九級強者這個極少在世人面前顯現的神秘的人群,對於空明來說就沒有太多的神秘感了,而屠神也就不再是一種奢望了。首先,神級強者也是人,他們不過是因為比聖者掌握更多的法則,而達到了天地認可的一種程度而已,並不是真正的神,換一句話來說就是他們不是無所不能的,也就是說他們也可以受傷,也可以死亡,這本就是一個規律;其次,神級強者的身體並未達到天地洗禮而刀劍不入的地步,也就是說他們的身體還是一個人的身體,只不過比聖者強一些而已,具體的話就因人而異了,而一個九級的劍士也還是一個劍士,而不是魔法師。所以他不可能讓他的鎧甲真正的全身覆蓋,幾個連接的地方是非常的薄弱的,一個就是頭盔與上身鎧甲之間的連接處,也就是脖子這個地方是一個弱點,這個地方通常都會用一些柔軟的魔獸的皮來製作,再加上一些魔法陣而組成,但是它還強不到無視一名刺聖的全力一擊的地步,而手腕之上也是如此,雖然劍士有著自已的鬥氣護罩,但也不能時時開啟;第三。一名劍士的級別再強。對於同等級的魔法師來說。他們的精神力都是小了很多,而一名九級的劍士他的精神力有時還比不上一個聖級的魔法師。這些一加起來,對於空明來說,只要是人就可以殺之。不管他是一級的劍士,還是九級的強者,都是如此。

從現在的情況來說,空明的計劃無疑是非常的周密和有效的。他利用羅納德想斬殺他的心裡,引他入魔法陣,而利用納德對於聖者的輕視,讓其在出陣的一剎那,三個刺聖在開始刺殺,讓他誤以為空明只不過是讓一些聖者來殺他。雖然說聖者的能力已經很恐怖了,但是離神級強者還是有一定的距離,當他打開領域之後,才真正的發現這其中的不簡單,因為他的領域受到了水元素的極力壓制。雖然也打開了,但是並沒有原來的十分之一強,但是也讓他有足夠的反應時間來避開三個刺客的攻擊,可是措手不及之下,仍然受了傷,而且還中了毒,也是在中毒的時候,人的精神恍忽了一下,幻陣開始啟動,影響他那個剛剛受到打擊的精神力,受到幻陣的影響,他的警惕性一下降了許多,這個時候,跟進的邊平則來到了他的面前,收藏氣息,讓羅納德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爾後趁機出劍將其手掌直接切下。從這個情況下來說,空明的計劃一直到現在都是成功的,畢竟這可是屠神,可不是殺豬殺狗可以比擬的。

「你早就計劃好的?」羅納德惱火的問道。

「整整計劃了三十年!」邊平在一邊感慨道,要知道為了這個計劃他也不知道受了多少的罪。

「雖然對於我們來說三十年不算長,可也不算短了,你真是有心了!」咬牙切齒的羅納德真的是感嘆不已,正主兒還沒有交手,自己卻受了不小的傷害。

「哈哈,為了這一刻,不要說三十年,五十年又何防!」邊平暢快的說道。

「如果……」

這個時候,一個不知所謂的聲音傳了進來,而且打斷了羅納德的聲音:「神啊,如果你再說的話,我想你可能永遠也不會再等到這樣的機會了。一旦他將毒逼住的話。」

這一句話讓正在興奮之中的邊平一下子就醒了過來,羅納德不過是在拖沿時候,將毒壓制而已,一怒之下,一劍向著羅納德刺出,兩個神級強者頓時打了起來。羅納德早已經聽出來,那個聲音是空明的,心中的那個鬱悶,恨不得把空明砍成十萬八千段才好,利用這兩句話的時間他稍微的把身上的毒素壓制了一些,如果再給他多一點時間的話,將所有的毒素完全的壓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重生民國之中華崛起

說話的正是空明,作為一名劍士,他知道很多的時候一旦一個劍士中了毒,第一時間就會將毒素壓制下來,防止惡化,然後再尋找解決的辦法,想來神級強者也不能利例外,此時的他利用羅納德中幻陣的時間,早以到了三層的魔法陣之外,兩手放在胸前,感嘆道:「是不是每一個神級強者都是這麼羅嗦?還是寂寞太久了,在這種生死的時刻,居然還有心情跟敵人聊天,讓敵人有時間治療!」

空明的話讓旁邊的那幾個箭聖和負責魔法陣的魔法聖魔導師一頭汗水,誰敢這樣評價兩個神級強者啊,也只有空明這種設計屠神的傢伙敢這樣說了。他們哪裡敢介面說話,要知道邊平不僅是他們混亂之地的神級強者,從某個方面來說也是他們的導師,哪裡有弟子說導師的事情的,何況還在這麼多人的面前。隔著三層透明的魔法陣看著裡面的戰鬥,可以說這種級別的戰鬥對於像空明這種級別的人來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要知道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機會看兩個九級強者打架,而且是生死相搏的那一種。他們的每一個動作都會是他們對於法則的領悟,都是他們的修練的成果,更何況兩位之中有一位是與空明一樣是領悟火系法則的人。而其他的聖者之中,除了那些魔法師在控制著魔法陣之外。其餘的人也都在看著這場神級強者的戰鬥,當然還有八個人不僅僅是在看,還要隨時加入其中,其中三個刺客,此時在第一和第二層魔法陣之間,進入了潛行狀態,隨著出手偷襲,而五個箭聖則是叉開,並以弓箭隨時的支持戰鬥。

現實對於羅納德非常的不利,在一個充滿水元素的地方。他的火系法則領域完全的被這些濃郁水系元素的規則給壓制了。而邊平的風系屬性則並沒有被壓制。要知道現在是在水中沒有錯,但是魔法陣卻在水中將水排開形成了一個空間,而只要空間之內有氣態的東西,風就會存在。所以邊平的領域並沒有被壓制住,只不過因為水元素的濃郁讓風也受到了一些影響。但是相對於羅納得來說簡直好得太多了。邊平一劍向著羅納德刺過去,劍上帶著一股捨我其誰的氣勢,不愧是神級強者,將所有的鬥氣都溶入了劍中,沒有一絲的泄露,見狀,羅納德立刻向著一邊閃去,因為他現在的身體情況並不是很好。兩度被刺,一隻手腕斷掉,讓他的實力大打則扣,所以他必須要一些時間來調整狀態。或許是因為魔法陣本來就是透明的,而且這個地方顯然對於神級強者的戰鬥來說是顯得非常的小了。他一閃。就直直的撞到了魔法陣上,一股巨大的力量將他反射而回,可是就在他反射回去之時,邊平的劍和兩支不知道從哪裡射過來的箭直直的向著他射過來,心中大吃一驚,但是身子的移動並沒有結束,他生生的利用腳上的一旋,避開了邊平的一劍和一支箭,但是卻避不開另外一支箭,被箭直直的刺向了背部的鎧甲之中,直接就斷開,一鎮巨大的力道,讓他那本來就不平衡的身體向前稍為的撲了一下,而此時,邊平的劍恰恰從他的身前經過,由刺變削,讓他連忙將手中的劍舉起,格擋住,兩度倉促的反應讓他落入了巨大的劣勢,邊平的劍從羅納德的劍上劃過,在離開之時,又帶著從羅納德的左臂上劃了一上,鮮血頓時漸了出來。

「邊平,你這樣子以多打少算得了什麼,有本事咱們一對一的來。」羅納德恨恨的道。從一開始就落入了下風,許多久都沒有改過來,讓他的心中無比的窩火,要知道自從成了神級強者這后,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受過傷了,而受傷是怎麼一回事可能都有一些忘記了,而今天,短短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幾度受創,已經把他逼入了絕境。

「哼,以前你們以多打少的時候怎麼不說?那個時候我又找誰講理去?看劍。」邊說邊平又是一劍從頭劈下去,羅納德見勢不妙連忙向一邊閃去。眼中冒著大火,如果這樣都可以將人燒死的話,邊平可能死了一萬次,而空明也肯會死了無數次,可惜,他並不會瞳術,不然的話,真的可以做到以眼攻擊。此時他的身心都注視著邊平的一邊,沒有辦法,同級之間,實力相差不大的生死戰鬥本來就是非常危險的,他哪裡來的時間注意別的地方。北宋小廚師

「簇簇!」

兩聲,又是兩支箭射到,他又慌忙的閃向一邊,而此時邊平的攻擊又到了。

「啊!」

羅納德快瘋了,雖然他閃過了邊平的好一劍,但是卻讓兩支箭射到了鎧甲上面,箭又一次的斷開,但是這兩箭的威力卻並不小,讓他直直的向前撲了過去,就好像他要撲向邊平的劍一般,又一次的被邊平一劍掃開,這一切都讓他快瘋了。顯然,這麼多年的戰鬥本能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又回到了身上,發泄一下子之後,心中好多了,腦袋也逐漸的清醒過來,看著邊平的一劍又一劍的殺到,他選擇了不斷的閃避,同時他開始觀察他戰鬥的地方,雖然說他並不能透過魔法陣看到外邊,但是從神級的精神力來探察,他還是知道了現在所有的地方約有五百多個平方,但是具體就不知道是在哪裡了,邊平怎麼會找到一個水元素那麼豐富的地方。在閃避的時候。他試著攻擊了幾次魔法陣,但是除了閃了閃幾次亮點之外,並沒有任何的消耗的跡象,而邊平又在一邊不斷攻擊,這讓他無法直接分心的打破這個魔法陣。於是他將手中的劍不斷的揮出,火屬性的鬥氣斬不斷從邊平的身邊飛過,直直的劈在了魔法陣上。又讓魔法陣一陣的搖閃。不過十餘分鐘的時間,兩人已經交手了幾百次,而魔法陣上的光茫也暗淡了不少。

「所有的魔法師前將每人將十塊上等的魔晶石換掉。」空明的聲音傳遍了整個魔法陣,幾個聖魔導師聽到之後。連忙就面前的幾塊魔晶石逐塊愛逐塊的換掉。不讓整個魔法陣的魔法供應出現斷層。不過一會兒。魔法陣的能量又充足起來。魔法陣,作為一種陣法,它的能量不僅僅是來源於魔晶石,還可以從外界的水中吸入魔法陣中。不然的話,一個魔法陣有多少晶石夠這一場戰鬥的消耗?

聽到空明的話語傳來,羅納德整個人的心中都炸開了,要知道,就是這個小子一手將自已陷入了這個險地之中,「小子,等老子出去之後一定將你剮個十萬多次!」那個聲音簡直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婦,在向天怨氣一番。


「小子,等老子出去之後一定將你剮個十萬多次!」另一個嗲聲嗲氣的聲音從空明的一旁傳來。原來是一個平常的時候十分受開玩笑的劍聖,模仿的那個像,讓所有的人都大笑一番,而裡面的羅納德聽到之後,心中更是怒火番天。一個不小心,讓邊平又刺中了一回。空明搖了搖頭,原本這些劍聖過來是準備同邊平一起圍攻羅納德的,但是,由於裡面的空間太小,而對方又被關進了魔法陣之中,人進去多了反而不好,於是這些劍聖就變成了純粹的看客,無所事事。這位劍聖的無意識這舉一下子就讓這些老油條看到了攻擊的希望。

「這個就是羅納德啊,神有強者啊,多牛皮的人啊!」一個劍聖感嘆詞不斷的述說著一件好像很偉大的發現一般。

「就是他了,你看,那隻左手長得多有特點,就像是一根棍子。」

「什麼是像啊,這明擺著就是一根子嗎!你看他,把那個棍子當劍在用呀,太厲害了!」一聲長嘆。

「哪裡是一根棍子,這明擺著就是一把劍嗎,你看,左手一把劍,右手一把劍,下面一把劍,這可是三「劍」客的標準裝備啊,難得,難得!」

「去,這明擺著就是一根子,好不好,要知道,那些姐兒最是喜歡這種又粗又長的而且還帶紅,剛開包的初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