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的事情,他不說,我們這些傭人也不可能知道。」

管家淡道。 穩定了曹御風的核星源能量之後,他基本上可以靠空間轉移的方式,將其運輸到地球上,由於維度空間的守恆比例,一千個坎太爾晶塊,就足以佔滿一半的地球。

好在,胡洛溪決定,想要幫他,試著壓縮能量晶塊,這樣比例下來,不但不會太引人注目,還會完美的隱藏豪剛的能力。

事不宜遲,兩人一同走入了維度空間的通道門,也就是人類俗稱的:蟲洞,亞普斯坦星人則稱之為:博爾拉空間穿越通道。

……

剛欲走入蟲洞的時候,曹御風感覺自己的身體在逐漸延長,此時他的心臟早已停止跳動,不知不覺,身體就被扭曲成了螺旋形。

沒有呼吸,沒有光,沒有生命……就像他到了一個死星,沒有任何文明的痕迹,沒有任何的生命跡象,更沒有生物……

然而,這也只是蟲洞之中的一些幻覺,維度空間穿越,可以說是跨越了種族文明,向另一個種族文明飛躍。

至今為止,人類最高文明,也不過僅空間穿梭,還達不到與高低維度飛躍,無疑,他們則是遇見高新物種的第一人。

不知過了多久?扭曲的身體,這才慢慢的變回了原型,看到眼前是一道光,無比耀眼,兩人穿過了那道光。

「這……」

看著眼前的一切,兩人都是目瞪口呆,就像羊看到了狼,眼神驚訝中帶著幾分恐懼,如此情景,彷彿活在夢裡一樣!

這是一個巨大的藍色空間,天空中閃爍著十字光芒的耀眼星辰,太陽系與幾個與之異曲同工的未知星系,竟是宛如飛馳的機車,在一個更大星系中螺旋飛行。

太陽系螺旋式運動,一開始曹御風還不相信這個理論,要是真像那樣,那些在太空中探索的星探團,早就找不到『家』了!

此時一見,算是讓曹御風大徹大悟,巨大星系的中心,是一個近乎比太陽要大幾億倍的巨大黑洞,其質量,足以襯托其整個浩瀚星雲。

而他們,是一個身體修長,頭上長著一對乳白色觸角的生命體,他們的眼睛很大,可以看穿整個大星系的所有生物。

除人類之外,他看到,就距離地球72光年的星球上,有一種紅棕色的爬行動物,它們生活在地底層,像螞蟻一樣。

還有一個,是距離地球一百八十光年的,有一個玻璃狀的平板星球,也不能說星球,就是一個形似板狀的夸克分子云。

那是一個二維空間,其中包含著數億個小光點,每個小光點就好比一個銀河系,裡面有一個銀白色的六棱板。

其中,是一個科技非常的發達,可以掌控本地域與周邊地域的能量,用人類與宇宙的文明比例來講,它們屬於1.2級文明。

「太……太不可思議了!」

曹御風驚呼道。看著他們的太陽系,星系中的地球,他可以看到地球現在所有發生的一切,乃至郭曉飛與億伽,雷破天與卡萊恩,雲夢心與拜費斯,王瑩瑩與米萊諾都在他的眼中呈現……

「沒什麼大不了?意料之中罷了,我們的世界,只不過是他們眼中的一粒沙濁,並不是它們不侵略我們,而是它們不屑於為了一些低等生物,耗費自己的能力……」

胡洛溪一言,他轉頭望去,她變成了一個銀白色的跟他一樣的生物,只不過,她的身材比他要嬌小。

「難怪,我們人類總是發現不了它們,原來這一切都在家他們的意料之中!」

胡洛溪碰了碰她頭頂上的兩個觸角,道:「不僅如此,它們想要殺死人類,只需要動動念力就可以了,完全不需要任何外在科技設備。」

太可怕了!

那麼,這樣一來,地球的毀滅與否,都是這些生物決定?就算人類僥倖逃過預言中的世界末日,也難逃更高維度生物的心念一動。

「那它們,豈不是像神一樣?掌控著我們的生死,把握著人類文明的毀滅與發展……」

「就像,我們與螞蟻一樣!」

「對於螞蟻來說,咱們就是神明,要是螞蟻有文明的話,毀掉螞蟻文明,對於我們人類簡直是輕而易舉,想對著,對於……它們來說,我們人類文明也不值一提!」

摸了摸胸口,自己已感覺不到自己在呼吸了,她沒有鼻子,背後有許許多多的氣孔,可以與外界能量體內外轉換。

像她平時一樣,她將兩隻胳膊架在了胸前,滿是一副高冷的樣子!

兩人在這個四維空間的宇宙之中,遊盪了一圈,到處都是土棕色的土地,還有一個個形態各異的混沌體。

要是胡洛溪沒猜錯,跨越宇宙與翹曲時間的能力,應該都是五維空間生物的能力,而他們,只能夠隨波逐流,卻不能隔河造橋。

這個地方,有許多的環形山,還有高山,天上沒有月亮,只有星星,一望無際的天空中,呈現出一抹的藍綠色。

距離他們不遠處,是一個環形發動機,沒有連接任何連接器,只有一個巨大的機器環裝置,巨大無比,憑空漂浮在浩瀚的星空之中。

也許,那就是它們的衛星,除了那個環狀的之外,還有三角形的,六角星,九棱形,還有幾個拼接在一起的,接引彼此的能量波。

「好像,那是一個永動機……」

胡洛溪突然說道。

「什麼?」

曹御風有些沒聽懂?永動機?就是……那種可以無限制運動,製造能源的永動機?人類也製造出了過永動機,只不過沒有這樣的繁多。

「你看……」

胡洛溪指向了不遠處的環形發動機,道:「那個發動機通體能量源源不斷,沒有任何補給,單憑它獨自運轉,看它的外表,像是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了!」

曹御風還是不可思議的點點頭,方才之後,他有看到了一個紅色的三角形,其上有許多太像她剛才說的,那種形式的發動機。

整個三角形近乎可以容納六個太陽系,體積極大,從其中,能夠看到有幾台箭頭飛行器,從裡面飛出來。

好在他們站的比較遠,沒有引起它們的注意,看他們忙忙碌碌的樣子,就是星探團,不斷的探索外宇宙。

「我明白了!」

胡洛溪突然的道:「那個紅色大三角,是一個巨大的空間通道,再其周圍的機器,就是永恆能量發動機……」

「這些永恆能量發動機,也就是,人類所說的,永動機,想要打開另一個時空的大門,就要想它們一樣,將幾十個永恆能量發動機,三角擺放,這也是為了節省永恆能量發動機。」

「然而,我看出他們的永動機,是由一種特殊能量物質構成的能量裝置,別看這些擺放簡單,在這過程中,除了要考慮各種宇宙條件因素……」

「還有保證空間三角形為等邊三角形,過程極其繁瑣,以咱們人類的智慧,還無法測量宇宙的等邊長度,更別說是這麼多的永動機了……」

說完,曹御風更加的吃驚了,沒想到外星生物文明如此的發達,竟然能夠精算宇宙等數分,還有利用永動機來作為能量轉換。

提起能量轉換,忽然之間,想起坎太爾能量晶塊,曹御風感覺對她說道:「對了!坎太爾能量晶塊,我們要幫豪剛找坎太爾能量晶塊來著,我們……該去哪裡找啊?」

對著一旁巨大的能量山指了指,道:「那邊不就是嗎?」

「哦~~」

「我這就……可我,沒工具啊?」剛到了能量山旁邊,他一時激動也模糊了,讓他一時間也是手足無措。

「笨。如今,咱們是四維空間的生物了,可以用意念去控制物質……」

胡洛溪『真是服了』的搖了搖頭,方才她的頭頂兩個觸角便發出了兩點微弱的白光,下意識間,能量山上的一個能量塊便被她提起了下來……

「你試試……」

這個功能,曹御風也是在電影里見過,沒想到如今有幸成為一種超異能者,暗暗發誓,一定要好好的大顯身手。

曹御風靠他體內的核星源能量補給,他的意念還不算太過穩定,再加上磁場雙極磁場的影響,他的念力難免會遇到磁場的干擾。

「咚嚨——」

儘管一路上跌跌撞撞的,好在算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將一塊最頂上的最大的一塊能量晶塊提取了下來。

「……」

「我們繼續……」念力似乎有些感覺了,他越來越有『念』勁了。

「不必了……」

胡洛溪神色一凝,看到地面在微微的顫動,就覺得有事情要發生,而且,她還有一個預感,等一會,會有一個大麻煩出現!

「啊?」

「好不容易我有了一點點幹勁,你卻說不用了?」

「再說,這兩塊夠嗎?」

胡洛溪提起了兩塊結晶塊,靠她的強大念力,頓時將它們濃縮成了兩塊土豆大小的小結晶。道:「你要采就采唄!我可要走了,這兩個坎太爾可以打破,分成數千個能量塊,就跟煤塊一樣!」

「估計……要是一千個大塊結晶,估計這座山還不夠呢?你要留,我也不攔你,事不宜遲,我可要走嘍……」

曹御風趕緊追了上去,看了看這個地方的風景,道:「別嘛。我也只是想……多看看,這個地方的美麗風景嘛……」。 牛亮說出開心之話后,人突然也變得開心起來,男子漢能屈能伸嘛!

「呵呵!開心,我看你是裝出來的吧?一個男孩子,怎麼沒女孩子堅強呢?我們倆都不擔憂,你有何擔憂的呀?」格桑卓瑪姑娘聽出牛亮心中的味道,覺得牛亮不開心道。

「哈哈!是嗎?我是在為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傻丫頭不開心吶?」牛亮說完目光注視着陰沉沉的狼峰山,想要去這狼峰山去,不但要有戰勝自己的勇氣,還必須要有足夠的本事啊!

狼!……可怕……更可怕的是狼非狼啊!

是誰給他們的勇氣呢?

牛亮回頭瞟了一眼格桑卓瑪姑娘和張曼茹,只見她們也用眼睛注視着狼峰山,張曼茹看了一會後道「卓瑪妹妹!你打算怎樣上去呢?」。

格桑卓瑪瞟了一眼牛亮呵呵笑道「怎麼上去,當然是讓牛亮背我們上去啊!曼茹姐姐!你說是你讓他背,還是我讓他背呢?」。

格桑卓瑪姑娘話一出口,牛亮差點暈倒,這話誰相信!

張曼茹聽了也一愣,當她隨即明白格桑卓瑪妹妹是不會說假話的,格桑卓瑪姑娘說出的話就能做得到,只不過自己現在不明白她的意思。

「卓瑪妹妹!你讓我先,我是你姐姐,自然是讓他背你吧!」張曼茹謙讓著看着格桑卓瑪姑娘微笑道。

格桑卓瑪姑娘聽了點一下頭道「好!我嬌小一點,牛亮背我也不吃力,背我就背我吧?」。

話怎麼越聽越認真起來呢?不會吧!來真的嗎?

格桑卓瑪姑娘瞟了一眼牛亮呵呵笑道「牛亮……你會演戲嗎?」。

「哈哈!……演戲演什麼戲啊!人生如戲,這句話我早聽說過了不知道卓瑪姑娘要我演什麼戲?」牛亮不明白了,徹底被眼前的女孩子弄懵了。

格桑卓瑪姑娘聽了興奮的道「其實上狼峰山有一條路可走,但我們必須演戲,我已經查出資料,狼峰山其實就是殺手集團的基地,也就是雌雄雙煞的老窩,你以為我們真是想上狼峰山嗎?其實這一次也不是,我一路尋思著,要上狼峰山必須找到雌雄雙煞,他們現在不是在跟蹤我們嗎?我們捉住雌雄雙煞后,我們三人就假扮雌雄雙煞,曼茹姐姐帶人追殺我們,我們有才可能真正的上了狼峰山」。

牛亮和張曼茹一聽,這次徹底驚呀了!

哇!我靠!這丫頭的腦袋是什麼做的呀!怎麼詭計層出不窮,一下這樣,一下那樣的,妙計一個接一個的從她腦袋裏冒出來。

「喂!美女!你有這計劃你早說啊?你現在才說我們豈不是白白跑這麼一段路了啊?你這是在折磨人啊?美女」牛亮心裏實在是不爽了。

張曼茹聽了牛亮的話,揚起腳趁牛亮不防備,一腳踢在牛亮屁股上道「牛亮!你反了是不是,你怎麼說話的呀?」。

張曼茹自己也快接受不了格桑卓瑪姑娘的辦法了,只有拿牛亮來出氣,把心裏的不平發泄在牛亮身上。

牛亮不防張曼茹會真踢自己一腳,把自己差點踢倒,還好自己一個旋轉穩住身體,沒有倒下去。

格桑卓瑪姑娘見牛亮和張曼茹這樣,自己也是的,這一段路白跑了不好意思道「不好意思了二位,其實這個辦法我也是現在才想到的嘛!你們想想這辦法好不好嘛?」。

牛亮本來想發脾氣,一聽格桑卓瑪姑娘說辦法是現在才想到的,現在才想到的辦法還真不能怪她。

牛亮摸了摸被張曼茹踢痛的身體部位哈哈笑道「這個辦法妙啊!好!如果狼峰山真是雌雄雙煞他們的老窩,我們三個人想硬闖上去那比登天還難,卓瑪姑娘這一妙計說出來,就如是南天門突然放下一架上天梯一樣的秒,讓我們看見希望了……哈哈……」。

張曼茹見牛亮被自己使勁踢了一腳,不但沒有怪責自己,還哈哈大笑,忍不住心痛道「牛亮!你被我踢了一腳沒事吧?」。

牛亮一聽哈哈大笑道「沒事沒事,剛才我是擔憂上狼峰山沒有辦法,現在卓瑪姑娘想出此法,我們有希望了,只要有希望,就算現在你們刺我一刀,我也會毫不放在心上的嘛」。

剛才明知道是死路,不通之路,而這兩個臭丫頭偏偏很自信的憑三個就想上狼峰山,讓牛亮擔心得要死的節奏,現在心情一放鬆,擔憂不存在了,人也就豁達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