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對與鳳凰,還有另外一種說法,就是不死鳥,因為在人們看來,鳳凰是不死的,浴火而新生。但事實上並非如此,不是所有的鳳凰都可以浴火新生。」

凌曦父親,鳳族的這位族長,看著地上的那一顆紅色通透的果實說道。

對於這一種說法,楚軒也聽說過,對於后一種解釋也很容易就接受,但有一點又是很肯定的那就是有的鳳凰可以浴火新生。

他沒有插話,這位族長繼續說道:「這是九元凰果,擁有極其強大的生命力。擁有死而復生的力量。有機緣得到九元凰果的鳳凰,便有浴火重生的可能。不過重生還是要要經過很漫長的時間。」

話說到這裡,又停住了,這位族長蹲下去,伸手將那九元凰果抓在手裡。

回過身,那一刻的眼神,就讓楚軒猜到了些什麼,但是他卻不知道該怎樣說,如此珍貴之物,他怎麼能要!

「這個就給你,當作我鳳族的謝禮。對你的好處,應該不小。」

果真如此,看到那伸過來的手,還有那隻手中輕握著的九元凰果,楚軒怔在原地,不敢伸手,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說實話,對於這樣的東西,可以讓人多一條命,即便是隕落也可以重生的九元凰果,他如何能不想要。

但就是因為太過珍貴,所以他又不能要,這九元凰果應該是最適合鳳族的,可他是個人類,就算現在有著與鳳族一樣的身體,也是不容改變的事實。

「你為了撞破獄族的世界付出了多大的代價,我也大概知道。如果不是你的舉動,我鳳族也會有兩位強者隕落,謝你是應該的。但還有事情需要拜託你。」

語氣一轉,還是沒有開口的楚軒還是給不了自己一個心安理得接受這九元凰果的理由。

「我說過,不能答應讓凌曦嫁給你,是因為你根本沒有保證自己可以活下去的能力。但是,凌曦不交給你,也不會有旁人。 火爆女上司 ,我又為何不能幫你一把。這九元凰果對於聖之境來說,只是浴火新生的一次機會,但對於你來說,將是接觸到聖之境氣息的一次機會。我也相信你可以發揮出最大的效果。而我要拜託你的事情,就是照顧好凌曦。」

說罷輕嘆一聲,在這動蕩的時局之下,即便是這位鳳族族長,也不見得是絕對安全的。他也想過,若是他隕落了,誰又來照顧鳳族,誰又來照顧凌曦。

「我……」

看著已經被放到手上的九元凰果,楚軒還是沒能說出什麼來,因為凌曦父親已經從他眼前消失。

最直接最親近的接觸聖之境氣息的機會,除了九元凰果之外,真的很難再有其他的機會,這是與聖之境的一次相融。

唯有太虛神域的萬年生生選取可以相比,楚軒明白了價值很大,卻不知道到底會有多大。

… 傳聞中得到生生玄窮果的,可以直接達到聖之境,而且是毫無道理的達到那樣的高度.

人們卻也不會去懷疑這個傳聞,因為那萬年的生生玄窮果只來自太虛神域,一萬年也只有那麼一顆!

楚軒食用過生生玄窮果,雖然是千年的,但是提升效果好像也沒有那麼巨大,所以他對於萬年生生生玄窮果能夠直接提升到聖之境,有過懷疑。

只是聖之境的力量,就已然讓他感覺到恐怖,超越所有聖之境,站在這大陸最頂端的太虛大人,到底能不能幫助人直接提升到聖之境,或許只有站在那樣的高度,才能懂得。

九元凰果也是超過萬年的時間才能成形的,而且蘊含一位聖之境的感悟,以最親近的方式接觸,毫無芥蒂的融入識海。

本就已經在尊之境巔峰的楚軒,在很短的時間內,便突破了這一層界限,而這只是對於火鳳之身而言。

在太虛神域的那個分身,卻是更早突破,龍族墓地青龍之身的楚軒,也正在不斷的積累。

時間總是在悄然之間流逝,三副分身都在一種極端巧妙的狀態下,一個盤膝可能就是半載,一次冥想或許就是一年。

關於楚軒的消息,只能偶爾從凌曦那裡聽來,因為姜妍可以在火神域碰到她,不過凌曦都已經快要踏入最內層的火神塔了,姜妍則還差一些。


還有海神域需要去,因為姜妍是雙屬性的,她用的心力要比別人多,但提升可能就會是最不明顯的。

姜妍在海神域都會碰到恩佐,而恩佐則會再將消息傳回他媽媽還有其他一些阿姨那裡去。

這個大陸仍舊沒有迎來真正的和平,衝突仍在,只是少了獄族的身影,多是百乾聯盟與皇族的對抗。

已經淪為大陸上一等勢力中最墊底的,尚在百乾聯盟之後的皇族,仍舊想著如何統領整個大陸的帝國,成就真正的皇族之名。

在上萬年之前,皇族確實非常威風輝煌,整個中聖神州雖然有許多帝國,但全都是皇族在控制,以皇為名,可不是自封的。

轉眼之間,帝羽已經掌管星羅帝國十年之久,這十年又是帝國休養生息的十年。

藉助米蘭格爾提供來的資源,星羅帝國是最先安穩下來的,也是發展最快的,到如今國力遠要超過原來的斗寒帝國。

楚軒再沒有出現的這十年,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發生,蘭欣的年紀超過五十,然後必然走向衰老。

在所有的人中,蘭欣是最不適合修鍊鬥氣的,而她也沒有修鍊鬥氣!

楚軒最應該多陪陪的人就是她,但是這十年他卻沒有出現,三副分身竟都騰不出什麼時間。


看到這些的天兒,自然會著急,為了楚軒也好,她都要讓蘭欣不再衰老,藉助丹藥之力是可以做到的。

葯尊者能夠教給天兒的東西,早就已經全部教給她了,能夠讓人保持青春的丹藥,必須要融入法則之力才行,即便是乾之境的築藥師都不見得能夠做到。

也不能說單純的就是為了保持青春的丹藥,天兒也一直在想著提升自己,以至於不被甩在太後面,到時候會幫不上楚軒的忙。

以求葯之名,竟直接找到了葯聖聯盟,在機緣之下,見到了那位站在築藥師最頂端的強者,世間獨有的葯聖。

確實是很機緣,凌曦所需要可以保持青春延長生命的丹藥,對於葯聖來說,卻不算什麼麻煩,隨手取了幾樣藥草,然後轉手便能成丹。

當時看著是只取了幾樣藥草,但是實際還應用了很多的藥草粉末,甚至需要一些藥草的味道融入,對於藥量的控制,非常精細。

如果天兒能夠說出這丹藥之中一共用到了多少味藥草,每一種藥草的作用還有比例的話,那麼葯聖就答應將這丹藥直接送給她。

一共一百一十三位,就這樣糅合在一枚丹藥之中,氣味早已經有了太大的改變。

可是天兒真的說出來了,一味不差,有一些無比稀奇,一般的築藥師都不見得聽說過的藥草,天兒卻全都判斷了出來。

這是有原因的,楚軒在試煉之地,得到過焚天老鬼的毒經,對於制毒之人來說,對於藥草的了解也是足夠精細的,不但要知道如何制毒,還要知道如何解毒。

結果很驚喜,天兒成為了葯聖的弟子,這世間最好的築藥師,也是唯一的葯聖!

這些消息可能要很久的時間才能傳到楚軒的耳中,恍然之間,就過了許多年,錯過了很多事情。

還有安安,對於她來說這些年過得並不好,臉上很少會有笑容,身邊也沒有楚軒來安慰她。

月夜尊者被抓,到如今已經快要過去二十五個年頭,這整整二十五年的時間,他們根本沒有聽到任何有關月夜尊者的消息。

試想一下,當初添風雨乾聖被困十年,楚軒都已經焦急不堪,月夜尊者被抓的時間更早,而如今又過了那麼多年,叫安安如何能不著急。


她一直都在很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她聽過很多人的誇讚,說她的天賦如何出色,進步的速度,說下來也只弱於楚軒與恩佐稍許。

楚軒是因為機緣太好,他所在的三處地方,每一處都非常特殊。恩佐也大致如此,在海神域中,他都能夠任意去留。

但是安安不同,她就是在沒人教,也沒有什麼太好的機緣的情況下,保持著難以想象的進步速度。

還是差了很多,還是差了太多,最後的幾年,天兒在葯聖那裡,蘭欣則是在星羅城,沒有人陪著安安,她還是一個人走了出去,然後就沒有消息傳回。

最有趣卻是塔塔斯,他都沒有陪在楚軒身邊,而是留在了斜日春紅,用他這稍顯簡陋的身軀,來打造另外的更完美合適的身軀。

還有楚軒說要的更高端的實驗室,塔塔斯也在一點一點的完成,很少會有休息的時候。

已經錯過了這麼多,卻不願意繼續錯過下去,又是一個十年,真的太過漫長。

… 青幫不但佔領了天魔虎族的地盤,還將天魔虎族變為了自己的勢力,而這都是因為噬天蟒一族的壯大,尤其是小青突破到乾之境.

剩下的噬天蟒都是在獄族之中,大陸上已經找不到任何噬天蟒的蹤跡,正在復興的一族,卻只有三十多位成員。

劍頌 ,可能千年甚至更長。

亂魔之域,現在是三個勢力為大,青幫算不得最強的,卻也不是最弱的,擠在中間這樣一個尷尬的位置。

小青很久都沒有到過斜日春紅了,不是因為沒有時間,而是因為那裡已經沒有人了,楚軒不再,天兒安安等也不在。

至於小舞,一直都跟著小青在這裡,他們的孩子也正在成長,因為血脈強橫,所以直接就能化作人形,就像是擁有龍皇血脈的姜妍和鳳族最強血脈的凌曦。

到現在,小傢伙已經七歲了,單名一個動字,而噬天蟒一族的姓氏為姬姓,所以就是姬動。

已經變為母親的小舞,當年的那一種俏皮已經少了很多,端莊賢惠,幫著丈夫處理著青幫的一些事情。

讓小青感覺到遺憾的是,大哥都還沒有見到過的兒子,回想一下,時間過得真快。從遇到大哥到現在,已經有三十餘年。

在亂魔之域,出現人類是很少見的,單身一人就敢出現在青幫挑事的人類,更是少見,但是這次小青並沒有一點驚訝的樣子。

過了這麼多年,還是避不開,那個人類獵殺者,又出現了,敢於出現在青幫上空,對他發出挑戰。

除了小青之外,青幫還有兩位也突破了乾之境,而且有一個還要比小青更早——希莫莎!

現在,青幫有三位乾之境還有十數位尊之境,還都在,要對付那個人類獵殺者的話,輕而易舉。

就算是知道這些,謝安還是來了這裡,獵殺噬天蟒,已經在他的人生中紛擾了將近三十年,早已經變成他的執念。

當他的聲音擴散開來的時候,青幫所覆蓋的上千里範圍的地盤都瞬間安靜了下來。

謝安出現之前,小青正在陪著小舞還有姬動做遊戲,他的笑容突然在臉上凝固的時候,姬動還伸手在小青的眼前晃了幾下,並向媽媽問道,爸爸怎麼了。

但是小舞也沒有說話,她知道這一戰肯定是無可避免的,無論輸贏,丈夫的身上必然落下滿身傷痕。

「沒事的,有人找爸爸做個遊戲,你一會兒幫我加油好吧!」

伸手摸了摸姬動的小腦袋,小青不慌不忙的走出了房間,而這個時候,外面已經站著青幫數十位強者,包含十幾個族群。

「都散了吧!」

隨手一揮,淡淡的說道。

下一刻,天空之中便變成了兩道身影,相隔著萬米的距離。

並不需要在開場之間特意的與對方去拉近距離,因為這位人類獵殺者一定會刻意避免這種情況的出現,直接追來逃去的,毫無意義。

「這一次,我有五成的把握殺死你,而另外五成,則是被你殺死。」

謝安仰面朝天,大聲的笑了出來,他又等了很多年,做了很多努力,但就是無法拉開與小青之間的差距,唯有以命相搏,否則不會有任何機會。

五成與五成,好久都沒有動過手的他們兩個,又怎麼能計算出這種幾率。

謝安的意思很明白,他說的五成五成,不過是因為這一次只會有兩個結局,要麼他死,要麼獵殺對方。

他會從一開始就很拚命,也不會給地面上的那些觀望的人機會,如果能夠擊殺,那就是一擊必殺。

「爸爸,加油!爸爸,加油!」

隔著很遠的距離,七八千米,但姬動的聲音,還是傳到了小青的耳朵里,不是因為姬動喊的聲音有多大,而是小青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這裡。

他知道小舞現在在擔心著自己,不過這是不可避免的,這一戰之後,他已經不想在繼續拖延下去,該解決的,總歸是要解決的。

大哥已經保護過他很多次,後來在很多事情上,都是讓自己做主,如今他也有了足夠的主見,知道自己要做些什麼,為什麼而努力。

「隆隆——」

翻手之間,天色直接黑了下來,空間之力的霸道也得到了完美的展現,萬米尚不用一息,又是出現在對方身後,一掌拍落下去。

爆炎穿雲弓,這是謝安從一個古迹傳承之中得到的長弓,如果有合適的弓箭,滿弓而拉,一箭可行千里。

萬米也只是一瞬,小青撕開空間通道從原處消失,而射向那裡的箭矢,則是跟著小青消失,穿過空間裂隙,依舊落在他的身上。

身上插著一米多長的箭矢,痛意鑽心,全身肌肉緊繃,然後直接振出,額頭上滿是汗水。

空間重壓,朝著謝安所在的位置擠去,一切活動的範圍都被剝奪,想要再滿弓射出一箭,變得困難許多。

只用了一息的時間,便將他們之間萬米的距離拉近到不足百米,小青已經不是當年的小青,他也相信自己,他不會敗。

光與影的閃爍,便有萬千道劍意,配合空間擠壓最好施展,而這一套劍術則是從林炎那裡學來的。

如今的林炎,在名聲上都已經不屬於劍道乾聖多少了,也就是五十歲的年紀,便站在了劍術最巔峰的位置,鬥氣之劍成就了他的名聲。

小青現在手中的,就是鬥氣之劍,劍意他還差許多,不過不礙事。

「嗤嗤……」

爆射的箭矢,被擋下了五成,躲過了三成,一共只有十支,之前的一支從身後射穿,而後面的這支則是從身前。

戰鬥遠比地面上的任何人想想得都要激烈,青幫受到了很多大的動蕩,塌了很多建築。

「媽媽,這真的實在做遊戲嗎?我感覺好怕啊。」姬動看著天上,有些逃避,往小舞的懷裡拱了拱。

冒牌大總裁 不用怕,爸爸一定能贏的。我們要相信他!」小舞看著天空中的那道身影,心情其實非常複雜。

激動再次看向空中,又喊了一句,爸爸加油,不過聲音不高,而且他有些困了,這一戰持續得有些久了。

… 在某一刻,楚軒覺得自己可以做一些事情的時候,便從鳳族出來了,已經太久了,二十餘年,即便不是因為安安,他也必須要想辦法將月夜尊者救出來了.

只是他會到斜日春紅,誰也沒有見到,只有塔塔斯在不斷的忙碌著,自己改造的身軀,確實比楚軒製造得要好得多。

消息也是從塔塔斯這裡知道的,他對於每個人的消息都會特別留意,其他人都不知道的安安的蹤跡,塔塔斯卻知道。

安安這個時候應該是處於一種閉關的狀態,所以暫時還不能打擾,而天兒是在葯聖那裡,去找她的話,要穿越大半個中聖神州。

想過之後,還是決定先到亂魔之域,看看小青的近況,過去了這麼長時間,他們現在應該已經是一大家子了吧。

作為大哥,到現在都還沒有見過小青的孩子,這可是很不應該的。至於那個孩子是否已經出生,現在多大了,都不是很確定!

有塔塔斯陪著一起,沒有吞噬聖符,從斜日春紅到亂魔之域需要多半日的時間,對於現在他來說。

吞食過九元凰果之後,對於世間各種法則的感悟,達到了全新的高度,手指伸出,輕輕的划動,空間通道直接出現,身形沒入,一息便有千里。

也就是在這一天,小青與謝安的戰鬥正在激烈的進行著,整個亂魔之域的勢力,都對這一戰非常關注,只要小青被殺,或是重傷,青幫就有可能遭遇到其他勢力的攻佔。

可以說是趁火打劫,但又何嘗不能說成是把握時機。

「嘭!」「隆隆——咔!」

天空被遮蔽十數里的範圍,還勝過雷聲的巨響狂作不斷!

地面上的姬動真的是非常困了,由於一直抬著頭往天上看,脖子非常的不舒服,眼睛也很酸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