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慘叫聲在回蕩,分外凄涼。

神光箭圖壓在蒼穹上,對於天族修士而言堪稱毀滅性。身處這其中,九支神器級震天箭縱橫四方,所過之處血霧崩碎,三清古王被靠近也唯有一死。

姜小凡立身虛空上,微微邁步,朝著不遠處的黑色戰艦而去。

他的步伐看似緩慢,但是卻在一剎那就出現在了黑色戰艦旁邊。這艘戰艦為天族秘寶,雖然不具備攻殺之力,但是堅固程度卻堪比准聖兵,能夠進行星空跳躍,是難得的神物,可以比得上星空傳送台了。

不,應該說比星空傳送台更加珍貴,唯有聖天級強者可以祭煉而出。

「土著,你想做什麼!」

看著姜小凡出現在戰艦之上,天族有三清古王怒道。

姜小凡面無表情,只是淡漠的掃了過去,眼中毫無情緒波動。

「噗!」

神器級震天箭劃過,直接將這尊天族古王洞穿,抹殺在蒼穹下。

這片所在,神能波動一道道,天族眾強者在激烈的衝鋒,抗衡覆蓋在蒼穹上的神光箭圖。在這方箭圖上,姜小凡留下了自己的意念,以九支震天箭為載體,將他抹殺天族修士的意念散布十方。

也就是說,此時此刻,這方神光箭圖完全是為針對天族修士而存在。

「噗!」

「噗!」

「噗!」

血霧不斷炸開,天族修士不斷墜落。

這等情形讓天狼星諸多修士心悸,特別的兩儀宮等三個大派的三清古王,個個都將目光落在了姜小凡身上,眼中滿是敬畏。一個三清境界的修士,獨自斬殺三尊羅天君王,一力鎮壓大片天族大軍,這是何等的威勢?

「可怕!」

兩儀宮有三清古王顫聲道。

事到如今,他們心中也就只有這麼兩個字了。

前方,姜小凡重新偏過頭來,右手貼在天族戰艦之上,一縷縷的道紋從他手心中散發開去,這是他從天族最後一尊君王的神魂中找到的駕馭之法。

「嗡!」

這些紋絡一出,這艘黝黑色的戰艦頓時微微顫動起來。

「可以使用。」

他眼中劃過一抹精芒。

他微微騰空,出現在了戰艦之上,身形漸漸變得模糊起來。

「等等!」

如此一幕,當即讓莫家等三清古王一急。

他們自然能夠感覺到那艘戰艦是做什麼用的,也知道姜小凡此刻是要離開這裡了。但是,姜小凡現在可是他們的救星啊,如果這個男人現在離開,他們能否擋住這麼多天族強者?

這裡可是還要三十多尊天族的三清古王啊。

「誅邪……」

立身黑色戰艦上,姜小凡淡淡的開口。

他自然明白莫家等三個大勢力在想什麼,此刻以意念運轉神箭,將天族的最後數十尊三清古王全部鎖定。


「咻!」

「咻!」

「咻!」

九支箭矢化作九道極限神光,剎那間提升數倍威能。

「噗!」

血霧瞬間炸開,凄厲妖艷。

九支神器級震天箭矢,在神光箭圖和姜小凡的意念之下,開始針對性的攻殺天族的三清古王。對於天族古王而言,這無疑是一場毀滅性的盛宴,眨眼間而已,數十尊三清古王連連隕落,只剩下了最後一人。

「不……住手,我為天族,代表天道,我……」

他眼中滿是驚恐。

「噗!」

九箭一起飛來,直接將之淹沒。

這一切,前前後後只有數十個呼吸而已,數十個呼吸內,天族數十尊三清古王同時被斬,連屍體都沒有能夠留下來,全部被震天箭殺的形神俱滅。

「嗖!」

「嗖!」

「嗖!」

九箭化作九道閃電,眨眼間衝出,射入姜小凡體內。


同一時間,蒼穹上的那張神光箭圖嗡嗡而鳴,而後如空氣般消散。

「剩下的,就靠你們自己了……」

姜小凡道。

天族的三尊君王被斬,強大的三清古王也被盡數滅殺,到了這一刻,這個地方的天族修士,其中最強的也就只有玄仙級修為。雖然這樣的人很多,但是天狼星畢竟還有不少三清古王,足以鎮壓這個地方的所有天族。

「多謝!多謝!」

三大勢力中,有老輩古王對著姜小凡行大禮,軀體都有些發顫。

甚至於,有些人忍不住老淚縱橫。

立身黑色戰艦上,姜小凡微微點頭……


他沒有再說什麼,右手揮出紫微星宇的星空坐標,整個人全部沒入黑色戰艦內。這之後,大片的符文之光擴散而出,黑色戰艦微微一震,直接從蒼穹上消失。

「感激不盡!」

有人沖著黑色戰艦消失的方向大吼。

這個地方,天狼星的修士全部朝著前方行大禮,個個帶著感激和敬畏之色。如果沒有姜小凡在,他們這片世界或許就徹底毀了,同胞會被無情屠戮。

對於他們而言,姜小凡等若是這顆古星的救世主。

「該死啊!」

有天族修士怒吼。

姜小凡不僅殺了他們三尊羅天君王,如今更是將他們一族的天艦都給奪走了。這可是他們返回九重天的唯一途徑啊,戰艦消失,他們要怎麼回九重天去?

「咚!」

突然,一道巨大的震動聲響起,蒼穹都搖顫了起來。

天族眾修士抬頭,頓時面色慘變。

他們被姜小凡的神光箭圖覆蓋,本來就已經是傷亡慘重,大半大軍死去,如今最強者也只有玄仙級修為了。而也就是這一刻,四方有密集的天狼星修士壓來,每一個方向都有三清古王壓陣。

「你……你們……」

有天族修士忍不住哆嗦了起來。


他們感覺到了可怕的殺意,如大海般浩瀚。

踩著虛空而來,天狼星的修士個個面色森冷。在這些人最前方,三大勢力的三清古王壓陣,全部在這一刻探出了大手,壓蓋四方十地。

「殺!」

一個殺字震動四方。

瞬間而已,天狼星眾修士全部衝上,如同一片洪流般將殘餘的天族大軍淹沒。

沒有了三清古王的天族修士弱不堪言,在有三清古王的天狼星內,他們完全就是毫無反抗之力,不斷有人被轟碎。

此時此刻,對於剩下的天族修士而言,這裡是毀滅的所在。

「噗!」

「噗!」

「噗!」

血霧一道道,天族修士不斷隕落。

毫無疑問,想要佔領天狼星的這一支天族大軍失敗了。

姜小凡雖然已經離開天狼星,但是對於這個結局卻是非常清楚。

他已經斬殺了進入天狼星的天族大軍的大半,羅天君王和三清古王級強者全滅,如果天狼星連最後的天族修士都鎮壓不了,那就真的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了。

此時此刻,他置身黑色戰艦中,穿行在星空大隧道中。

「嗡!」

戰艦閃爍幽光,符文交織,絲絲縷縷。

這個過程需要的時間不長,大概數個時辰后,戰艦微震,從星空大隧道突破而出,出現在了一片古老的星域中。姜小凡置身戰艦之上,神念一掃,頓時一喜。

前方,一顆古老的紫色大星橫呈星空上,透發著一股浩瀚而神秘的氣息。在其周圍,無數小星圍繞著它旋轉,如同是在膜拜古星帝皇一般。

紫微帝星!

「冰心,小雪,小舞,還有大家……我回來了!」

姜小凡有些激動。

他眼中閃爍著湛湛精芒,沒有絲毫猶豫,直接駕馭黑色戰艦突破大世界屏障,微光一閃就消失在了星空之上。片刻后,黑色戰艦出現在紫微星內部,姜小凡從其中跨出,頓時感應到了劇烈的神力波動。

「轟!」

前方喊殺震天,屍骨累累,入目一片慘烈。 「這是什麼城?怎麼連名字都沒有?」李浩天說道。

「不知道,不過看起來應該已經荒廢了很久了。」李曉峰說道。

這地方的房子已經有些開裂了,甚至有的地方都已經開始粉碎,雖然沙漠的風沙大了一些,但是這也說明這地方已經很久沒有人住了。

眾人一邊走一邊看,發現大多數的房子都已經不能住人了,否則聲音一大,房子都容易倒塌。

「今天住這裡?」趙寧問道。

他心裡盤算著今天要是住在這裡的話,這光打掃房間他可能今天晚上都不用睡覺了。

「就住這裡啊,不然你還想住外邊嗎?」趙玉兒自然明白趙寧心裡是怎麼想的,故意捉弄道。

「沒關係,我們幫你。」彤彤說道。

「怎麼好意思勞煩姑娘家的……」趙寧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不過你們要是願意幫忙,隨時歡迎。」隨後話鋒一轉,笑著說道。

「猥瑣!」趙玉兒不屑的看著趙寧。

「變態!」成浩也開始吐槽。

「假仁義。」白雪皓也過來湊熱鬧。

「你們好,站著說話不腰疼!」趙寧不滿的說道,誰讓他一直輸呢?誰讓他運氣差呢?

眾人在城裡轉了一圈,這應該也是個小城,看起來人口並不是很多,能住的房子也不多,大多數都是那種一碰就倒的那種。

樊洛洛等人找了幾個差不多能住的房子,用神力將房子中的灰塵沙土給清理了一遍,趙寧一看有人幫忙,十分開心。

打掃之後,眾人就決定住進去,樊洛洛按照慣例設置了一些陣法,以防神獸忽然跑來偷襲。

晚上的時候,楚漣卿下廚做了飯,菜倒是不多,但是眾人卻吃得香甜。

本來成浩等人還想玩個遊戲再睡覺,結果趙寧一聽到這話直接鑽進自己的屋子裡打死也不出來了。

想要捉弄的人跑了,也就沒有了捉弄的樂趣,眾人便紛紛睡覺去了。

「算這小子跑得快!」成浩喃喃道。

朱朱姐妹洗碗刷鍋之後,也回去休息了。

這些天殺神獸,雖然他們總是最後幾名,但是對於身手的歷練還是很有成效的,所以即便是有懲罰,他們也會開開心心的去比試。

夜裡,萬籟俱寂,樊洛洛從睡夢中猛然驚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