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

韓靈兒秀眉一蹙,直接攔下。


「血色沙場秘境廣闊無邊,你們知道韓辰哥哥在什麼地方?」不等眾人發問,韓靈兒直接反問,「何況,血色沙場中極為兇險,就算有傳送玉牌,也難免受傷,而以你們的實力,甚至可能連使用傳送玉牌,出來的機會都沒有!」

這樣的例子並不是沒有,畢竟血色沙場中,本就是以殺戮,來穩固、提升實力的,受傷根本不可避免。

若是在其中,遇上一些實力強橫的對手,實力不夠,根本沒有機會使用傳送玉牌,離開秘境。

進入秘境,卻身死其中,並不是沒有過這樣的例子。

百里千歲幾人的實力雖強,但想要在血色沙場中肆意闖蕩,還不夠。

而且,大比馬上就要開始,時間太緊急了,根本來不及。

「韓辰哥哥既然說過,會準時到場,就一定會做到,我們應該相信他!」輕輕吸了口氣,韓靈兒說道。

素手一翻,將傳訊劍鈺收入了空戒中,以此來表示他對韓辰的相信。

見狀,絕無神等人面面相覷,咬了咬牙,只得重新落座,只是卻沒有人再說話,一個個眉頭緊縮,耐住心頭的焦急,等待著。

一炷香后,空間漣漪盪起,八院院主和八院的導師,八百多人,盡皆到場。

八院院主出現,只為觀戰。真正主持比賽的,還是那八百名導師,維持秩序、布置封禁護罩、助學員們恢復消耗等等,責任不小。

「規則想必大家都已經知曉,老夫也不再多廢話!」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上了一處高台,這是青龍院的一名導師,自號青竹老人,為一名地階導師,實力臻至九星劍宗巔峰,極其強橫。

而且在諸多導師中,輩分也是極高,更身具學院長老之職,由他主持比賽,最合適不過了。

環顧人群,青竹老人高聲道。

「現在我宣布,八院大比正是開始!」(未完待續。。)

… 八院大比,以循環賽進行,每個人都會與其他人交手比試,不存在任何的漏洞,更沒有絲毫的僥倖,保證了絕對含金量。

交手的順序,對戰的人選,由學院進行安排,這一點也沒什麼可擔心的。對手是強還是弱,遲早都要面對,所以也沒人存在疑議。

只要實力足夠,該勝的不會敗,該敗的也不會勝。

在青竹老人的點名下,四方演武台,四場比試一齊開始。

能夠殺進各院百強的,都是年輕一輩中的翹楚,實力毋庸置疑,放在外界那都是無數宗門爭搶拉攏的對象。

如今相互對決,其中精彩不必說,觀戰席上的學員們看的目不暇接,只恨不得自己多生幾雙眼睛,可以將四方演武台上的交手比試,全部盡收眼中。

一道道驚呼聲、喝彩聲此起彼伏,喧鬧之聲,響徹不絕,連森林之外的東靈聖城,都能夠聽到。

只是韓靈兒等人,卻根本沒有心思觀看比賽。

「怎麼辦?這一輪比賽都快進行一半了,韓辰怎麼還沒有趕過來!」素來冷靜的韓軒,此時臉上也露出焦急之色。

四方演武台同時進行比試,僅僅三個時辰,這一輪比賽已經進行一半了,所幸的是,並沒有點到韓辰的名字,想來韓辰比賽的場次安排的很靠後。

可這也不是辦法啊,都到現在了,韓辰還沒出現,就算耐心再好,也沒辦法保持冷靜了。

「等等,再等等,韓辰哥哥一定會準時出現的!」韓靈兒銀牙緊咬。傳訊劍鈺又再次被她取了出來,緊緊握在手裡,只是她沒有再傳訊,她相信韓辰,既然說了會準備趕到,就一定不會食言。

何況。除了等待,也沒有別的辦法了。至於前去尋找,時間上不允許,根本行不通。

「韓辰這傢伙…」月絕咬牙切齒。

雖然她很看不慣韓辰,但現在她也有些耐不住了,能夠參加八院大比,是何等的榮耀,要是第一輪就錯過比賽,她絕對不會原諒。

絕無神、百里千歲幾人眉頭緊皺。也是沉默不語,眼下這種情況,他們也沒辦法了。

「韓辰,騰起鶴!」

一個演武台上的比試結束,青竹老人拿起名冊,高聲念出兩個名字。

「糟糕!」

韓靈兒、絕無神等人面色大變,終於還是來了。

而演武台上觀戰學員,則眼睛一亮。露出了期待之色。

這段時間,韓辰可是學院的風雲人物。進學院才不過半年時間,卻做到了很多師兄前輩都無法辦到的事情。

每一樁,每一件都堪稱奇迹,尤其是十天前的分院百強角逐,竟然一路直上,衝擊鎮天院的排名。最後竟然連蘇慕容都無法阻擋,敗於其手。

令其一舉登頂,成為鎮天院的首席弟子。


這等壯舉,令所有人都為之震驚,就連四象院也不例外。

如今終於等到八院大比。人們很想看看,盛名之下的韓辰,究竟是怎樣的才俊,是否真如傳言一般,那般的強勢絕倫。

嗖!

破空聲響起,那滕起鶴躍上了演武台,腰間插劍,目光睥睨,在選首席上掃過,見無人上來,他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屑。

「怎麼?連上台的勇氣都沒有,莫非已經嚇破膽了嗎?」

抬手將腰間的古劍取下,持在手中,淡淡道。

「這傢伙…」聽到滕起鶴的話,韓炎頓時火氣,當即便要起身大罵。

不過卻被絕無神給按住了,「不要衝動,這滕起鶴是白虎院的人!」

「白虎院的又怎麼樣?太囂張了,韓辰是還沒趕到而已,要是上台,看他還能不能這麼囂張,恐怕他連十招都接不了!」韓炎罵罵咧咧,心中怒火還是沒有平息。

「那可未必,韓辰的實力雖強,但這滕起鶴實力可也不一般!」百里千歲搖了搖頭,望著演武台上滿臉冷傲的滕起鶴,皺眉道:「白虎院的宗旨和其他七院不一樣,白虎主殺伐,白虎院的弟子,都是注重實戰能力,以無休止的戰鬥來磨礪自身,提升實力,偏激些的,以冷破軍為首,直接是以殺戮來進行修鍊!」

「這滕起鶴在白虎院中的排名很高,可以排進前五強,整個白虎院四萬多名學員,能勝過他的僅有四人而已,實力絕對不容小覷,就算是蘇慕容對上她,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啊?這麼強?」韓宇臉上滿是震驚。

「唉…第一輪比試,竟然就對上了他,或許韓辰沒有趕到,還是好事!」絕無神輕嘆了口氣,搖頭道。

聽到絕無神的話,韓炎雖然頗有微辭,但也沒有再說什麼,至於其他人,更是沉默不語。

要是這滕起鶴的實力,真如絕無神所說的那樣,韓辰不出現,還真的是幸運的。

選首席上,蘇慕容、千山九夜等人眉頭也皺了起來,此時他們也發現了不對勁。

比賽進行到現在,似乎,韓辰根本沒來得及趕過來。

「切,還以為有多了不起,竟然連到場參賽的膽子都沒有,真是掃興!」演武台上,滕起鶴不屑的撇了撇嘴,抬手將古劍又重新插回了腰間,轉身來到演武台邊緣,望向青竹老人。


「長老,這場比試是不是應該算我勝了?」

青竹老人眉頭也微微皺起,渾濁的雙眼中露出一絲淡淡不悅,這種不遵守規矩他的學員,他不喜歡。

「嗯,韓辰沒有現身,這一場比試…」青竹老人點點頭,當即邊要宣布這場比試的結果。

然而話還沒說完,一道清朗的聲音由遠而近,傳了過來。

「抱歉,修鍊耽擱了時間,來遲了!」

聞得聲音,人們循聲望去,只是還沒看清楚,只覺眼前一晃,殘影閃過,再定眼看去,卻見演武台上,滕起鶴的身前,出現了一名青衫少年。

正是韓辰。

「長老,若是我沒有記錯的話,比試開始,三十息內沒有上台,便視為自動棄權認輸。現在才過了十息,我應該還沒有失去資格吧!」望著青竹老人,韓辰臉上露出一抹燦爛微笑。(未完待續。。)

ps:(月底了,還有願意支持武神的小夥伴嗎?投張月票就好!)

… 四天的時間,韓辰完全沉浸在血色沙場秘境的修鍊中,不斷的深入,所遇到的對手就越多、越強。

他的壓力也越來越大,但他卻絲毫沒有畏懼,反而慢慢沉浸其中。

那種與強敵的交鋒,命懸一線的危險感覺,殺戮之後,實力的鞏固、提升,種種都化作一股快感,讓他不禁為之沉醉其中。

以至於四天時間過去,他都沒有察覺。

若非在緊要關頭,他醒悟過來,及時離開秘境,趕過來。恐怕今天這第一**比,他就要缺席了。

望著韓辰,青竹老人花白的眉頭微微皺起,雖然韓辰的名聲,他也聽說過,但第一印象很重要,今天是八院大比之日,韓辰竟然缺席到現在,實在讓他很難生出好感。

若以他的脾性,直接將他扔出去,剝奪其資格,絕對不稀奇。

只是學院有學院的規矩。

韓辰說的沒錯,大比的規矩是三十息內,沒有現身才視之為自動棄權,從滕起鶴上台到現在,不過十息而已,按規矩,無法被定為棄權認輸。

「既然你趕到,那就開始比試吧,你已經耽擱不少時間了!」青竹老人沉聲道。

說著,他擺手一揮,大喝出聲,宣布比賽繼續開始。

觀戰席上的人們,此時也已經了解了情況。

「嘖嘖…這韓辰還真是能擺譜,竟然到現在才趕過來!」

「哼,我看就應該直接剝奪他的參賽資格!」

「那也未必,你們沒聽到,剛剛韓辰自己都說了,是因為修鍊耽擱了。恐怕這十天韓辰都在全心修鍊,準備今天的大比吧!」

「嗯,我看倒是情有可原,畢竟平常我們修鍊,忘忽時間也都是常有的事情啊!」

人們議論紛紛,褒貶也是不一。不過對於韓辰大多數人還是支持韓辰的。

呼…

相比於其他人,韓靈兒等人則根本沒有心思去高興了,她們只是覺得心頭一松,狠狠吐了口氣。

擔心了這麼久,心力消耗太多,現在只覺心身疲憊,根本顧不得高興了。

眾人的反應暫且不提,卻說演武台上。

「你就是韓辰?」滕起鶴目光在韓辰身上掃了掃,眼中露出一絲輕視。搖頭道:「看起來也不怎麼樣,蘇慕容竟然敗給了你,看來這一年,她的實力並沒有提升啊!」

「或許吧!」韓辰聳了聳肩,抬手一翻,赤龍劍在手,微笑道:「拔劍吧,擊敗了你。我也好休息休息,一路趕過來。我可不輕鬆!」

「好個狂妄的小子!」聞言,滕起鶴大怒。

唰!

根本沒有多餘的廢話,劍光一閃,好似劈風斬浪一樣,撕裂空氣,瞬間斬來。

韓辰眼中露出一絲驚訝。這滕起鶴的品性雖然不怎麼樣,但這一身實力倒是不可小覷,頗有水準啊!

鐵龍斬!

赤龍劍出鞘,劍氣凜然,輕易將斬來的劍氣斬碎。

「呵呵。狂妄不狂妄,打了再說!」

一聲輕笑,韓辰提步踏出,速度快到了極點,瞬間逼近滕起鶴,赤龍劍劃過一道劍弧,攜帶驚人鋒芒,狠狠斬了過去。

滕起鶴眼中露出一絲精芒,沒有硬撼,腳步後撤,將這一劍躲開,隨後腳步又是一踏,抓住韓辰劍式用盡的瞬間,出手急攻。

這份洞察力、戰鬥意識,堪稱頂尖,絕非常人所能相比。


若是換了一般人,只這一招,恐怕勝負就已經分了。

可惜…

韓辰腰胯一扭,身子向後一仰,隨後一旋,輕易將這一劍躲開,與此同時,手腕一抖,赤龍劍發出『咻』的一道破空聲,勁刺出去。

滕起鶴瞳孔微縮,韓辰的反應出乎他的預料之外,這等戰鬥意識,絕對不遜色於他,不,甚至比他都要強。

起碼,如果換了是他,是無法做到這麼乾脆利落的。

躲避已經來不及,咬牙抬手一橫,長劍收回,橫在身前。

『叮』的一聲脆響,將赤龍劍擋了下來。

「我的劍,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接下的!」韓辰眼中露出一絲去笑意,輕聲道。

轟!

聽到韓辰的話,不等滕起鶴有所反應,一股恐怖的勁道,從劍尖出爆發出來,以山洪之勢,瞬間衝擊。

滕起鶴根本沒有預料到韓辰竟然還有這一手,猝不及防,一切的防禦瞬間破開,臉色一白,滕起鶴腳下蹬蹬蹬被震的向後爆退。

「該死的混蛋…」


退後三四丈,滕起鶴穩住身子,暴怒出聲。

修鍊至今,交戰無數,他何曾吃過這樣的虧,交手才不過三招,竟然就被震退,而且對手還是先前被自己瞧不起的韓辰,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個羞辱。

「呵呵,比試交手,實力才是第一,光動嘴皮子,可沒什麼用!」

『嗤』的一聲,殘影破空,韓辰瞬間出現在滕起鶴的身前,臉上笑容燦爛。

滕起鶴臉色劇變,喉嚨好似被掐住一樣,瞬間啞住。

幾招快速的交手,韓辰的實力讓他不敢小視,此時被靠近,絕對不是好事,滕起鶴腳下連踩,向後退去,以圖拉開距離。

同時手臂一揚,準備出劍,對韓辰轟出攻勢,將之攔住,若能將之逼退,那更是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