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想多了。不過也差不多。」顏焱簡單的把余小正剛剛說的事情講述一遍,最後再三保證,「傷得不重,事出有因,你可別動手,這可是我侄子,打他還得看他姑姑同不同意。」

不出意外,余夏年怒氣沖沖地,「那我還是他爸呢!!等著,我們這就過去!」

掛斷電話,顏焱回頭看了眼躺在沙發上一無所知的余小正,忽然覺得自己就是傳說中的大人兩幅面孔。

啊,她果然是適合演壞人。

鄭榮君回來的時候就聽說顏焱叫了大份晚餐,又聽說有個小孩兒來找她,便猜到了小孩的身份。便簡單的說了一下今天的收穫,就又馬不停蹄的去一醫院照顧鄭祁笙。

冷肅晚餐趕不回來,知道她要和余夏年一家吃飯,也沒多說什麼,只說晚上會回來晚點。

余夏年和魏傾城來的很快。

余小正還在睡,睡姿從平躺變成了叉腿睡,受傷的腳有半個都要掉出沙發。

氣的余夏年只想一巴掌把他拍醒——

被顏焱一手擋住。

還輕飄飄難掩嘚瑟的說:「叔,這可是余小正第一次幫我打架,我今天站他這頭,你打他可就是打我了啊。」

余夏年敢打顏焱,但也要是顏焱犯了錯誤的前提下才打。

沒犯錯,他——還真不敢打。

不過放下手來。

魏傾城心疼兒子,第一時間去看他臉上和腿上的傷,「怎麼被打得那麼重啊!我白白嫩嫩的兒子怎麼變醜了……」

顏焱:???

這話好像哪裡不對勁。

連忙說:「姨,看得到的傷我都處理過來,就是不知道他身上有沒有其他傷。」。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但與之相比的,姜明更在意的是這個地方。

在末日之中,人類在苟延殘喘掙扎著活下去的時候,似乎是為了讓人類能夠儘快適應,和保留人類不被很快滅絕。

在世界各地會出現大大小小的NPC聚居地,這些聚居地里的NPC除了能夠接到任務以外,還會伴隨着時間的推移成長,後期可以作為人類倖存地的保障。

前世好幾次戰役人類自己建立的基地堡壘都被摧毀的一個不剩,後面靠着NPC聚居地休養生息才慢慢恢復元氣。

可以說這些NPC的聚居地對於人類倖存者來說,非常重要。

此時眼前的NPC聚居地,就像是遊戲里的新手村一樣,姜明沒想到自己巧合接取的跑環任務竟然幸運的碰到了NPC聚居地。

這個聚居地里的NPC以後要去往哪裏,在什麼地方紮根發展都尚未可知,但凡是聚居地都會有領導者,一般也會有任務可以接。

第二環任務完成後,老人顧根和小男孩顧安已經回營地里休息。

姜明走向NPC李陽選擇對話「你好,我能為你做些什麼?」

NPC李陽轉過頭看向姜明說道「勇敢的倖存者,歡迎你的到來,你可以自由進出倖存者聚居地。」說完然後把頭轉回去,繼續站崗。

NPC李陽沒有任務可以接取,姜明邁步走進聚居地里,這裏的NPC大大小小加起來有幾十個人,姜明一個一個問過去,希望能夠找到觸發下一環任務的NPC。

可是一連問了十幾個NPC都是系統性的回答,沒有觸發新的一環任務。

在姜明懷疑是不是這個任務就兩環,目的是為了讓倖存者找到這個聚居地的時候,他的眼神看到了在一頂帳篷前站着的愁眉不展的中年男人。

姜明雙眼一亮,徑直朝着他走去,走進了才發現,這個中年男子留着絡腮鬍,虎背熊腰體格健壯,大概足有一米九的身高,關鍵是姜明看着他覺得有點眼熟。

好奇心的驅使之下用洞察之眼觀察對方的信息。

【屠鴻博】(NPC)

等級:???

職業:???

力量:???

體質:???

敏捷:???

精神:???

技能:???

……

好傢夥,又是一個滿頭問號的,還好是個人類倖存者陣營的NPC。

不過屠鴻博這個名字,姜明凝神仔細想了想,隨後一個稱呼脫口而出「古拳法家屠鴻博!」

拳法家是格鬥系中的一個職業,古拳法家更是難得一見的隱藏職業。

屠鴻博在前世姜明身處的那個時代,是一位名聲大噪的NPC,不光是因為他是隱藏職業,更是因為他建立了一座天啟之城,庇護所有在末日中倖存的人類。

曾經一次戰役,一場大戰過後人類險些滅絕,逃到天啟之城中,屠鴻博以一人之力,力挫三頭黃金獸一頭紫金獸以及各種強大的變異生物,護住了人類不被滅絕。

也因此這位被人外號稱為屠夫的NPC,在人類倖存者的心中,猶如保護神一樣保護著人類的安全。

對於這位人類保護神,姜明也是打心底敬重,沒想到重生一世,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見到他。

姜明整理好情緒,走向前問道「你好,我能為你做些什麼嗎?」

以屠鴻博帳篷搭建的位置和滿臉問號的信息,不用多說也是這個聚居地的領導者,再加上他的表情,姜明斷定第三環的任務就是從他這裏觸發的。

屠鴻博看向姜明說道「勇敢的倖存者,歡迎你的到來,但是我最近碰到了一些麻煩,明豐市動物園裏的變異生物不知道什麼原因變得非常狂躁,如果讓它們跑進城市裏,那將是一場災難,我想請你去調查清楚原因,回來告訴我,我會給你非常豐厚的獎勵。」

聽到任務,姜明微微一愣,隨即點頭說道「當然可以。」

是否接受任務:【調查動物園】「是/否」。

「任務需求:近日裏明豐市動物園裏的變異生物變得非常狂躁,調查清楚原因回來告訴屠鴻博,完成任務,你將會獲得豐厚的獎勵。」

姜明選擇了是,隨後離開了聚居地,出發前往動物園。

姜明今天被動物園裏那些變異生物追的東奔西跑,沒發現有什麼異常,不過屠鴻博的這個任務倒是透露給他一個信息,那裏應該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回到動物園,裏面的情況稍微好了一些,那些亂作一團的變異動物已經散了開來,姜明悄悄地潛入進去,開始調查。

一般調查類的任務,只要找到某個異常的地方,就能夠完成,好比如現在,姜明就發現在熊貓園外圍,就有一些變異生物圍坐在那裏。

裏面有變異獅子,變異老虎,變異獵豹,幾乎每一種變異生物都有一隻,但無一例外的是,它們都很強大,是每一個族群的最強者,甚至於姜明在其中還發現了兩頭白銀獸。

這些領地意識極強的變異生物出奇的沒有相互攻擊,而是靜靜的或站或坐圍在熊貓館外面,像是在等待着什麼一樣。

事出反常,但是熊貓館外面已經被圍的水泄不通,變異生物的嗅覺聽覺異常敏銳,姜明沒有靠的太近。

四處看了看,姜明用蛛王戰斧撬開了下水道的井蓋,雖然噁心了點,但是為了任務沒辦法了。

下水道滴答滴答的流着污水,腳下踩着充滿污穢的水流發出噼啪噼啪的聲音,刺鼻難聞的氣味充斥着口鼻,不過姜明已經習慣或者說免疫了這種味道,更難聞噁心的場面他都見過,不在乎這些東西。

沿着下水道往前,根據記憶來到了熊貓館內部的下水道底下,順着梯子往上爬,姜明找出一塊小鏡子,順着縫隙伸上去,三百六十度轉了一圈,確定外面沒有變異生物之後,輕輕的推開了下水道入口的排水蓋。

從下水道爬出來,姜明提前已經確定好了內部的環境,直接一個翻滾躲到了柱子後面,再四處觀察。

剛剛視角有限,他只能看到地面幾厘的米高度,此時人站上來再看,才發現在正大門的對面就是熊貓養殖地。

而在養殖地裏面,隔着已經破碎了的隔離玻璃,沒有憨態可掬的大熊貓,只有一顆散發着淡淡金黃色光芒的蛋。

。 丁小倩只感覺自己身後有一陣風,然後就掉進了一個黑漆漆的山洞裏。

黑漆漆的洞,看不到底,很快的也看不到天了。

雪山上的雪還是照樣的下,嘴巴里很是冰冷。

更讓丁小倩冰冷的是,自己成了男人,而且還沒有救出龍一景就這樣快死了。

想想就覺得不甘心。

丁小倩閉上了眼睛。

落下來之後,沒有感覺很是痛,丁小倩艱難的爬起,才發現身後有一個墊背的。

「龍一景,你死了沒?」

回答她的只有冷冷的風,還有洞璧上,透明的燈柱。

「好漂亮。」

丁小倩需要背起龍一景,沒有想到自己很是輕鬆的辦到了。

雖然山頂很冷,可洞底卻是另一番景象。

有清脆的樹,還有溫熱的湖,寬敞的木質大床。

白色石頭上擺放了幾套乾淨的衣服。

丁小倩給龍一景穿上衣服,也給自己換了一身,因為葉子修意外受傷,丁小倩的面貌也改變了不少,時不時也會變回來。

可是這些她沒有留意,只覺得穿這衣服有些繁瑣。

「你是誰?」

「你醒了……」

龍一景戒備的看着眼前半露的女子,很是厭棄。

「你想幹什麼?把衣服穿上。」

丁小倩不明白,龍一景這是怎麼了,又想到自己現在是二和的身體,也就乖乖退了很多米,穿好衣服。

可她不明白,龍一景眼裏的厭惡是為何?

「我是丁小倩,龍一景,你想起了沒?」

丁小倩穿好衣服,滿臉笑容的看着已經起身的龍一景。

「你叫我什麼?你離我遠一點,我的名字是穆陽一景,你認錯人了,還有你怎麼出現在這裏?」

眼裏的冷漠騙不了人,丁小倩很是難受,她好不容易發現自己喜歡龍一景,可他卻如此討厭她。

「我也不知道,我是從那上面掉下來的。」

丁小倩指了指,冰雪堵起來的洞口。

此時已經看不到光亮。

穆陽一景雖然有些懷疑,但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你不要過來,站在那裏就好。」穆陽一景從新回到床上躺好,身體還是有些不適,臉色也很是蒼白。

丁小倩看了四周,除了那張床,就沒有其他地方可以睡,她也很累。

只能趴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