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凄厲的嘶吼聲瘋狂響徹、岩川的體表、元力洶湧沸騰、雷芒閃動、死命地掙紮起來、

嗡嗡、、

黑壓壓的蟲群、鋪天蓋地籠罩而下、一種嗜血的味道、也是在森林中瀰漫而出、

剎那之間、以岩川為中心、天上地下、無窮無盡的嗜血心蟲瘋狂席捲、瞬間便將其湮沒、

「滾開、去死、、、」

被蟲群包裹、岩川劇烈地掙紮起來、猶如瘋魔一般、狂暴的元力接連爆發、瞬間便震死了一大片嗜血心蟲、

但嗜血心蟲卻是無孔不入、源源不斷、彷彿上陣搏殺一般、前仆後繼、

僅僅掙扎了片刻、岩川的嘶吼聲便是越來越虛弱、地面鋪滿了厚厚的一層嗜血心蟲屍體、而它們卻絲毫不畏懼、一波接著一波、瘋狂沖刷而去、

這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場面、落在江雲的眼中、不由得讓他頭皮發麻、但也沒有辦法、事已至此、不是敵死、就是我亡、

突然、似乎感覺到了一種不尋常的氣息、江雲神色一凝、身形猛地暴退、

「不好、」

轟、

岩川的身上、徒然爆發出一道極為狂暴的氣浪、凡是附在他身上的嗜血心蟲、都被衝擊得倒飛出去、瞬間便死了近九重、

「小崽子、我要將你千刀萬剮、」

此刻的岩川、渾身浴血、狼狽不堪、氣息極為的不穩定、似乎是動用了什麼禁術、

森林之間、洶湧的天地元氣瘋狂匯聚而來、顯然、他是要突破了、

生死關頭、岩川在絕境之中、竟然一鼓作氣、衝破了氣旋後期的瓶頸、正向著氣胎前期邁進、

當然、這種強行突破的代價、極端的高昂、需要燃燒自己的生命、

他渾身血氣逆流、丹田之中的氣旋、也是紊亂到幾近崩潰的地步、

原本、從氣旋後期、突破至氣胎前期、就需要一個契機、以及極為精純而龐大的元氣、

而此刻的岩川、被嗜血心蟲重傷之後、渾身已是千瘡百孔、急需一處安靜的地方療傷、等傷勢痊癒之後、再吞服大量的聚元丹、進行突破、


因為、聚元丹之中的元氣、極為的精純、轉化的效率也極高、根本就不需要煉化、

只要有足夠的聚元丹、恐怕僅僅只需數十個呼吸、就能將氣旋蛻變為氣胎、一舉突破、

若是沒有聚元丹、退而求其次、煉化天地元氣也是能夠突破的、只是要慢上不少、甚至、如果天地元氣突然枯竭、那蛻變就會突然中止、弄不好還會遭到不小的反噬、

江雲第一次想要突破神脈九重、就是因為天地元氣不夠、而難以維繫、直到在那殺氣地縫的洞窟中、吞服了血皇玉果、才一舉突破的、

但此刻、岩川卻沒得選擇、屍骸山丘之底、源源不斷的嗜血心蟲、再度朝他涌了過來、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時間、

恐怕就算吞服了聚元丹、也沒法突破、十個呼吸的時間、足以讓嗜血心蟲將他吞食得一乾二淨了、

此處是嗜血心蟲的巢穴、蟲群的數量又何止千萬、

不過、在將身上的嗜血心蟲全部震開的一瞬間、岩川就做了一個決定、

他要和江雲同歸於盡、

即便突破氣旋後期又能怎樣、還不是一樣要栽在這裡、

嗜血心蟲的恐怖、無人不知、即便是氣海境巔峰強者、也只不過是多掙扎片刻而已、

更何況、這裡是嗜血心蟲的巢穴、恐怕就連傳說中超越氣海境的強者、遇到這種源源不斷的攻擊、也會感到一陣頭痛、

「死吧、、、」

岩川瘋狂地怒吼、被一個神脈境的小子、逼到了這個份上、他的心中早就憋屈不已、

他的四周、如同黑色洪流般的嗜血心蟲群、也是洶湧而來、

嗖、

在嗜血心蟲撲向他的瞬間、岩川的速度也是瘋狂暴漲、他幾乎是催動了所有的潛力、嘴角溢出了一股黑紫色的血液、一股凶煞滔天的氣息、也是轟然彌散、

看著此刻彷彿瘋子一般的岩川、江雲心頭都是一顫、元力暴涌、速度也是提升到了極致、

「這傢伙、想要燃燒精血、將元力逆轉、」瞳孔猛地一縮、江雲腦海中瞬間浮現出了這個瘋狂的念頭、旋即拔腿就跑、

燃燒精血、能夠將潛力逼迫到最大化、爆發出的實力、至少是巔峰狀態的三倍、

與此同時、一顆涌動著雷芒的晶石、也是徒然出現在岩川手中、

「元爆符晶、、」

倒吸一口涼氣、江雲猛地頓住了腳步、

元爆符晶是江雲從書籍中看到的、這是一種殺傷力極為駭人的晶石、是大陸上的一些強者、將元力極度壓縮之後、注入一種名為符晶的青石、而後用精血將其封印、

只要將其催動、便能爆發出一道漩渦、將對手的精血吞噬焚燒、最後碾壓成灰燼、

這種東西、至少相當於氣海境巔峰強者的全力一擊、恐怕是氣胎期的強者、都得受到極為慘烈的重創、

「該死、」

原本打算逃跑的江雲、在頓住腳步之後、立即朝岩川大步跨去、手中的血劍也是錚錚作響、

如果逃跑、必然會受到元爆符晶的攻擊、到時候、就只有死路一條、

橫豎都是死、不如拚死一搏、

咻、

元力瘋狂涌動、江雲的氣息猛地暴漲、血劍捲起了一道凌厲至極的勁風、直接刺向了岩川的咽喉、

一定要在催動元爆符晶之前、將岩川斬殺、

「死、」

一瞬間、一道劍芒瘋狂射出、緊接著又是一道劍芒、、足足九道劍芒都朝岩川的脖子衝去、

這九道劍芒、如同九道瘋狂絞殺的血滴、幾乎剎那之間、就將江雲體內的元力抽得一乾二淨、就連一絲殘餘的元力都不剩了、

「你、」

岩川眼中有著難以置信、九道劍芒之中的血腥殺意、令他感到心寒、

倉皇之間避開第一道劍芒、他竭力去催動著手中的元爆符晶、可僅僅瞬間、第二道劍芒就暴掠而至、刺入了他的身體、

咻、咻、咻、

剩下的八道劍芒、瞬間擊穿了他的頭顱和咽喉、他的四肢也都出現一道道血洞、脖子更是被切割、頭顱拋出三米多高、才跌落在地上、

「不、不可能、、」

岩川的臉上依舊殘留著難以置信、以及一抹深深的驚駭、

直到此刻、失去所有元力支撐的江雲、才癱倒在地、眼中有著一抹錯愕之色、「我殺了岩川、一名氣海境強者、」

「剛才那一劍、真的是我發出去的、」

江雲愣住了、腦海中依舊回蕩著岩川死前的一幕、以及、那出乎意料的一劍、、



「滴血式、竟然是這樣、、」江雲的眼中有著一絲悵然、接著、竟是恍然大悟的笑了起來、「我明白了、九道血滴、可以化為劍招、融合為一、」

屍骸山丘之中、那些黑色洪流席捲而下、瘋狂撲向岩川的屍首、僅僅片刻、就只剩下一具白骨、一些斑駁的血絲、也逐漸變得暗淡下來、

深吸一口氣、江雲站起身來、將那顆閃爍著雷芒的元爆符晶撿起、收入了納戒之中、

而後他目光一瞥、在不遠處的一座骸骨堆上、竟散發著三道微弱的光芒、彷彿夜明珠一般、有著一種朦朧的味道、

這座骸骨堆、上面的屍骨都是雪白的、一看就知道、是最近才形成的、

「這是、上次那些被吞食的獸群、」

江雲瞬間就想起來了、之前那頭遠古燭臘銀蛇追趕著獸潮、而其中的一支獸潮分流、卻被嗜血心蟲給驅逐到了此處、

當時的江雲、只顧著摘取血皇玉果、根本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

「看來、嗜血心蟲還真幫了我不少忙、」

將那三顆凶獸的晶核取了出來、江雲嘴角掀起了一抹悠閑的笑容、「沒想到竟有三頭氣海境的凶獸、都被這蟲群給吞食了、」

接著、江雲走到了岩川的身前、發現了他的手骨上、也戴著一個納戒、

屏住呼吸、江雲臉上有著期待、這可是赤岩部落的族老啊、一個大部落真正的靈魂人物、身上的寶物、應該也是不少、

至少不會比那血冥的差上分毫、

須知、赤岩部落和九翅部落相當、都算得上是雲岩山脈排名前十的大部落、其中的人口、足有近五萬、

真正能壓住這兩大部落一頭的、就只有雲岩山脈的統治者——猩紅城、

普通弱小部落、連一個氣海境都沒有、只有頂尖的大部落、才會有那麼一兩位氣海境坐鎮、

而赤岩部落、僅僅在明面上、就足有三位氣海境強者、這岩川是其中最弱的那一位、但即便如此、他的底蘊、也是非比尋常、

「不知道、會有什麼好東西、」

江雲直接將納戒握在手心、體內剛剛恢復的一絲元力、便侵入了其中、


「不對勁、」元力灌入其中、江雲便感到了一絲怪異、這納戒之中的空間僅有三丈方圓、除了一些食物和聚元丹、居然沒有其他任何東西、

「怎麼可能、好歹也是一個部落族老啊、」江雲愣住了、原本還滿懷期待、卻沒想到竟只是一些垃圾、

這種不尋常的感覺、讓江雲產生了一絲疑惑、

突然、心神一動、江雲的手心浮現出一塊漆黑的令牌、上面赫然刻著一朵血紅的雲、雲中有著一頭氣勢凌雲的凶獸頭像、

一看、就有一股煞氣撲面而來、

「這是、猩紅城的令牌、」

江雲心中有著訝異、這猩紅令他曾在猩紅城見過、那段成夭的身上、也掛著與這塊一模一樣的令牌、

難道、這一次赤岩部落追殺血冥、是在為猩紅城做事、

眉頭緊皺、江雲小心翼翼地翻看著這道令牌、

「那黃泉血窟、究竟蘊藏著什麼秘密、竟連猩紅城都牽扯了進來、」

難怪、岩川的納戒之中、幾乎沒有什麼東西、原來是為了執行任務、根本就沒有將一些寶物隨身攜帶、

一種不好的預感、突然在江雲腦海中湧現而出、若是赤岩部落真的投靠了猩紅城、那九翅部落豈不是岌岌可危、

兩大部落、世代為仇、經過上千年的暗中廝殺、雖然表面上沒有撕破臉皮、可實際上早就結下了不可磨滅的仇恨、

恐怕、只要一抓到機會、便會痛下狠手、

「無論如何、也該回去了、」

接連服下三枚聚元丹、片刻之後、感受到體內的元力已經恢復如初、江雲這才懶洋洋地站了起來、

不管怎樣、這一次的修行、收穫都是極為的驚人、


即便是旁人看到、也一定不敢相信、一名氣海境氣旋後期的強者、居然在突破的關頭、被江雲給殺死了、

氣海境強者、比之神脈境的修鍊者、簡直是雲泥之別、甚至到了此刻、江雲都還有些難以置信、感覺像是做夢一樣、

之前殺死血冥、江雲都沒有如此的震撼、

畢竟、從一開始、血冥就是深受重傷、自始自終、都沒有完全恢復巔峰實力、

而岩川、則真的是江雲憑藉自身的實力、將其斬殺的、

過程雖然曲折了一點、先讓嗜血心蟲消耗他的大半實力、而後、用那出乎意料的一劍、在最關鍵的時刻、將其一舉擊殺、

「看來、回去之後我要好好參悟、爭取將滴血式、融入劍法之中、」

江雲目光一凝、便是下定了決心、

、、

森林之中、數十名赤岩部落的族人、個個手握重刃、終於是追了上來、

「咦、岩川族老呢、」

「還有那九翅部落的小崽子、怎麼也不見了、」

不少人問道、心中都是疑惑不已、

按理說、殺了那九翅部落的少年之後、族老應該會等待他們的、

「難道、族老走了、」

數十名族人、都循著兩人的方向繼續前行、不知不覺就來到了那片盆地之中、一座座屍骸山丘呈現在眼底、令他們倒吸一口涼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