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尊,多謝您相救。」

從邪君的懷中轉過身面向天玄上尊,唐月對著天玄上尊道謝著。

在雷雲密布之際,邪君與天玄山尊的出現支撐起結界,這才沒有讓驚雷擊中她的身體。

「上尊,上尊?」

唐月看著愣神的天玄上尊,眼底幾分不解之意。

聽著唐月迴響在耳邊的話語,天玄上尊回過神,僵持在半空中的手緩緩的背在身後,清眸眼底一抹苦澀的笑意。「月兒……姑娘無礙便好。」

天玄上尊眼中的笑意說不出來的悲傷。

唐月明明是他的守護了千年的愛人,卻一又一次眼睜睜看著被別人擁入懷中。

那種感覺就像是有人握著你的心臟,隨時都會將他捏碎一般。


月,如果千年之前我不曾做過那樣的事情,你還會選擇遺忘我么。

PS:哎,可憐的上尊。 如若來生,我祈求上蒼你陌路天涯,就算相見亦不相識。

如若來生,我願飲下黃泉水,采一株曼珠沙華,將靈魂封印其中,落入無盡黑暗。


如若,沒有來生……

千年的話語回蕩在耳邊,天玄上尊緊握著雙拳,看著女子被邪君用在懷中,他多想上前將唐月奪回來。

「是你自己動手,還是本尊幫你清理門戶。」

此時的邪君幾乎將唐月證人霸佔在懷中,聲音磁性卻是清冷的要命。


深邃的眸光一抹幽藍的冷色,邪君的視線轉過,落在那一群蒼穹殿侍衛以及閔長老等人的身上。

這世間,能動唐月的人只有他。

無論是天玄宗疑惑這蒼穹殿,哼!

完美的唇角勾勒出一抹弧度,那強大的殺意瞬間迸發而出,壓抑著眾人的心臟,讓人心生敬畏恐懼之意。


「天玄宗與蒼穹殿的事情,本尊自會處理。」

清淡的話音落下,天玄上尊亦亦是轉過身,一雙清眸浮現出層層的厲色。

「月兒姑娘的事情,本尊自會給邪君一個交代,但這是我天玄宗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插手。」

濃郁的玄氣大開,眾人只見天玄上尊那一襲青衣飄動,墨發飛揚。

唐月雖然知道天玄上尊乃九重大成境界的玄修者,但一向文雅的男子會有如今這般表情,比的浩劫之日還要嚴肅的多。

也是,天玄宗除了叛徒,而且勾結蒼穹殿這樣的敗類,以外門弟子的性命威脅他們,誰遇到了這種事情都會生氣,何況是身為天玄宗宗主的天玄上尊。

「嘶!」

許是被天玄上尊強大的玄氣波及到了,唐月體內壓制下去的血氣再一次的翻湧而上。

「咳——」

強忍著噴血而出的勁頭,唐月緊咬著牙關。

「月兒。」

感受到懷中女子的一樣,邪君低下頭,看著唐月有些蒼白的臉上。

「本尊帶你離開。」

「不!」

邪君攔住唐月的腰際,剛剛轉身,唐月抓住邪君的衣衫搖了搖頭。「大哥他們傷的不輕。」

大哥雖然一直沒有說話,可唐月能感覺得到大哥身上的傷十分嚴重,子亦身上的傷也好不到哪裡去。

何況,她還有一件事情沒有了結,更加不能離開此地。

玉手一揮,一枚神玄果出現在手中,唐月將神玄果的汁液吸入嘴裡,暫時補充著消耗的玄氣。

一雙墨玉雙眸微微轉過,落在遠處那一道黑衣女子的身上,看著唐寧馨漸漸消失的身影,「幫我個忙!」

唐月踮起腳尖想要附在邪君的耳邊說著心底的計劃,可誰知就算是如此,她只到了邪君的肩膀。

這貨,到底有多高!

而此時,邪君彎下腰,貼著唐月的雙唇,一抹笑意浮現在眼底,「月兒,說吧。」

無論是語氣還是動作,還是眼中神色,那一舉一動都揉著無限的寵溺。

「別笑,說正經的。」

白了一眼邪君,唐月撇了撇嘴,附在邪君的耳邊輕聲說著計劃。

「月兒,本尊不會離開你半步,隱藏在暗中的偃師不一般。」

「放心,這一次我絕對加倍小心地,再說,不是還有你在么。」

唐月的計劃是去追消失的唐寧馨,但唐寧馨現在是傀魔,定然有強大的偃師操控在左右,邪君自然會不讓唐越身處險境。

可唐月接下來的一句話讓邪君眼眸一挑,心情瞬間好了幾分。

繼續更新! 「天玄上尊,若在本尊回來之前這些人還沒有死,本尊不介意幫著你清理門戶。」

邪君完全可以大開殺戒,根本不用顧忌什麼宗門顏面,將一干人統統送入十八層地獄。

不過,月兒並不希望他這麼做,他便不做好了。

眾人明了,閔長老和蒼穹殿等人的性命,在邪君眼中根本不敵唐月一句話。

重曦皺著眉頭,看著消失在視線中的那兩道身影,雖然他知道唐月是邪君在雲國以明王身份娶的王妃,可顛覆滄瀾大陸的梟雄有這般表情,著實的讓人感到驚愕。

只是……

轉過視線,重曦看著天玄上尊。

儘管師兄盡量的隱忍著心中的情緒,可那些積壓的在心底的怒意盡數表施加在了招數之上。

眼底一抹擔憂之意,重新深沉的嘆了一口氣,「白曜,陸雲,你們帶著所有人離開望雲巔尋找外門弟子。」

「是,師叔!」

得到了重曦的命令,白曜與陸雲一眾人離開瞭望雲巔,而被重曦攙扶著的黎瑤皺著眉頭,眼神在重曦的身上來回打量著,「十四師叔,上尊和唐月那丫頭是不是有事兒?」

黎瑤的話語讓重曦一愣。

「有事兒,能有啥事,別多想亂七八糟的。你看你被打成這熊樣,內門弟子選拔的時候等著被人揍吧!」

重曦攙扶著黎瑤身形一閃跳入山巔之上,將望雲巔留給了天玄上尊和一眾叛徒。

先前有唐家人和外門弟子作為人質,他們不能妄動閔長老等人,但現在不同了。

既然膽敢背叛天玄宗,就等著被擰下來腦袋當夜壺吧。

只不過,重曦沒想到的是,像黎瑤這麼心大的女人竟然能注意到上尊對唐月的異樣。

另一邊,唐月循著唐寧馨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而此時的唐寧馨正站在河水岸邊,似乎在等著唐月一般。

「你我姐妹二人這麼長時間不見,姐姐的運氣還真是好的讓人嫉妒。」

食指勾起胸前的長發,唐寧馨雙眼彎成一道月牙。

「你怎麼會成為蒼穹殿的傀魔。」半眯著眼眸,唐月盯著唐寧馨臉上的符文,那詭異的形狀更加的陰寒。

「傀魔?哈哈,姐姐你這是說的什麼話,難道你不覺得妹妹這樣很好么,長生不死容顏不衰,更重要的是,我有實力殺了你。」

唐寧馨笑的幾乎癲狂,驀地,一雙美眸怒瞪著唐月,塗黑的指甲指著面前的白衣女子,唇角的恨意似乎要將她碎屍萬段。

「姐姐覺得妹妹這一副新生的皮囊如何?」

「噁心。」

冷笑著,眼中的神色毫無波瀾,此時的唐月就像是看著一具屍體一般。

不,不應該說就像是看著一具屍體一般,唐寧馨本就是一具被人操控的行屍走肉而已。

若她猜得沒錯,浩劫之際,唐寧馨在炎魔手中受了重傷或者已經死亡,公輸祁在離開之時將唐寧馨的屍體帶回,煉製成了如今這個鬼樣子。

怪不得公輸祁會說出那樣的話,原來那個男人早就預料到她與唐寧馨會有如今這一幕的相遇。 事情,就像是唐月所想的一樣。

浩劫大戰之時,唐寧馨重傷瀕臨死亡,蒼穹殿護法公輸祁逃走之際將唐寧馨帶回了蒼穹殿。

而蒼穹殿的偃師使用禁忌的秘術,用非人的手段將唐寧馨煉製成了傀魔。

「姐姐這是在妒忌妹妹呢?」

銀鈴般咯咯的笑聲在這夜色之下尤為滲人,唐寧馨揮動著身著著的黑衣長衫,全黑的瞳孔中那殺意更加濃烈。」姐姐快知道,用一千個男子的血液滋養皮膚,那是何等美哉的事情。」

森白的肌膚在月色之下放佛能看到那黑色的氣流不斷的涌動著,就好像一群密密麻麻的細蛇蜿蜒而上,讓人汗毛直立。

「唐寧馨,你變成傀魔,目的就是為了報復唐家?」

「報復唐家?」

重複著唐月的話,唐寧馨搖晃著頭,「唐家算什麼東西,只不過是我手中一隻螞蟻,以現在的我,想要捏死唐家這隻螞蟻易如反掌。」

纖長得五指緊緊地攥著拳頭,唐寧馨看著唐月眼中的寒光,再次的笑了出聲,「以前我的世界只有唐家,不過,現在我見識到了更大更寬管的天地,唐家和你只是我路上的絆腳石而已,所以無論是你還是唐家,都要死。」

話音落下,只聽咔嚓一聲,一道驚雷隨著唐寧馨手指落下的方向,朝著唐月所在的地方擊落。

側身一閃,唐月閃躲開驚雷的突襲,但那地上卻出現一個深深凹下去的深坑。

可見唐寧馨下手狠毒,絲毫不留餘地。

「姐姐,你想知道妹妹我的計劃么,呵呵,告訴你也無妨。」蘭花指微翹,唐寧馨美眸流轉,若不是那張森白的臉配上黝黑的瞳孔,芸國第一美女的名頭並非吹噓出來的,只是此時的唐寧馨太過於詭異。

「我要先殺了你,再滅了唐家。從唐寶兒開始到爺爺,一個一個的折磨死,讓他們陪你作伴。唐家的人殺完了,我便殺了雲國所有的人開啟上古秘境,姐姐,你說是不是很刺激。」

似乎幻想著自認為美好的一切,但唐寧馨這一番話,讓唐月想起了前世刑場之時的一幕。

一雙墨玉眸光半眯著,唐月深吸一口氣,壓制住內心衝動的情緒。「憑你,也有這個本事。」

「妹妹自己定然不會有這個本事,可姐姐別忘了蒼穹大人是這片大陸的主宰,只要他想,便沒有人能活著,何況是一個小小的雲國,一個小小的唐家。」

唐月看著唐寧馨那一臉崇拜癲狂的瘋魔神色,彷彿那什麼勞子的蒼穹大人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冷哼著,唐月將身上的白衣長衫脫下扔在了一邊。

「如果你不打唐家的注意,或許這一世你和那賤人一樣可以平安的活到死,但你偏偏死性不改,觸碰了我的逆鱗。「

將袖子捲起,唐月玉手一揮,只見那一把刺傷過公輸祁和唐寧馨的匕首出現在手中。

「怎麼,姐姐還以為那把廢銅爛鐵能傷的了我么。」唐寧馨黑眸中那抹深深的嘲諷之意不削的看著唐月,憑著一把廢銅爛鐵,還想傷了她傀魔之身。

真是可笑至極。

「試試看不就知道了。」 唐月手中的匕首淬了了毒藥,當然,這毒藥對於唐寧馨沒有半點作用,畢竟已死之人根本感覺不到疼痛和劇毒的侵蝕。

不過,她既然敢獨自面對唐寧馨,自然是有辦法的。

盤旋在天空中的驚雷不斷的落下,唐月一邊閃躲著落雷,一邊朝著唐寧馨迅速的飛奔過去。

「哈哈!若是爺爺知道你死在我手中,會是個什麼表情。」

指尖揮動著,雷電隨著唐寧馨的動作自天兒降,那一臉要將唐月碎屍萬段的神情,在雷光的照耀之下,著實的猙獰陰狠。

「哼,誰死在誰手中,還不一定的。」

眼中亦是寒芒閃過,唐月此時已經近身到唐寧馨身側。

「咱們前世今生的仇,統統算在一起。」

反手握住匕首,鋒利的刀刃順著唐寧馨的右臂刺了下去,這一動作卻惹得唐寧馨哈哈大笑起來。

「姐姐,你這把廢銅爛鐵對我來說根本無用。」

看著唐寧馨臉上猖狂的笑意,一抹笑意浮現在嘴角,「真的無用么?」

刺中唐寧馨右臂的匕首猛地向上,縱向一道深深的傷口由唐寧馨的右臂旋轉了一百八十度。

只見在銀光落下之際,唐寧馨的右臂也隨之掉落在地上。

不過,唐月並沒有因此動作停止了下來,反而攻其不備,來到唐寧馨的身側。

黎瑤師姐說過,玄修者大致分為力量型和精神系,外加極為少見的是治癒系。

而偃師,便屬於精神系的類型。

偃師將玄力施加在傀儡身上,利用精神力量或者絲線來操控傀儡,借刀殺人來讓對手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在世界上。

但有一點,無論偃師多麼的強大,就算是身為滄瀾大陸第一眼是的重曦,在以力量操控傀儡的時候都要守在一定的範圍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