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

老漢說道:「不行,我孫女兒還要讀六年才能小學畢業呢!」

「實際上是您心太善,我看了下你的生意,你生意是不錯,但是利潤太小……」

老漢則是說道:「小夥子,大家賺錢都不容易,老漢我在這裡待了十年,這些東西都是幾年的老價錢了,分文沒漲……哎,老漢也知道這樣賺不到什麼錢,最多賺一兩聲吆喝,但是這條街住著的大多也是鄉里鄉親,他們自己的房子都是破破爛爛,出來吃個宵夜,難道還要花上幾百么?老漢可不忍心。」

「許楓,你可是算錯了,老闆還要交保護費呢!」

林惜也是說道。

「保護費八百!」

老漢神傷起來:「以前是五百的,周圍幾家攤位走了,他們便加大了老漢的保護費,今天還想要搶我的錢箱,要不是你們,我可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老闆,要是我介紹一份慈善的工作給你,你願意么?」

「慈善的工作?」

老漢莫名一愣。

「這個就由我來介紹吧,老爺爺,這位是林氏集團的總裁,林氏集團一直熱衷於慈善行業,光是希望小學就已經建了一百多所,而不僅如此,林氏集團還針對一些弱勢人群代養孩子給予極大的援助和支持,像您這種情況,很符合林氏集團援助的條件!」

龍靈兒說道。

「總裁?」

老漢在這裡待了十年,哪裡知道什麼林氏集團,但是他卻是相信眼前兩位姑娘說的:「你們說的是真的么?有那麼好嗎?」

「嗯,老闆,您不是想要讓孫女能夠上學么?今後您孫女上學的費用,我們林氏集團都會承擔下來,還有您,老闆,我們集團中的慈善機構也有適合您的簡單工作,以後您就不需要在這裡操勞了!」

林惜說道。

「你們能夠承擔我孫女的上學費用?以後她上學都是免費嗎?」

「是的!」

「小學畢業呢,讀初中呢?」

「免費!」

「高中呢?」

「免費!」


「大學呢?要是她能讀上大學就好了,我們家裡還沒有出一個大學生呢!」

「老闆,您放心,只要您的孫女一直在讀書,她的學費,都沒問題的!」

林惜說道。

「你們只要讓我孫女上的起學就好了,老漢我在這裡待了十年,我根本就不想離開這裡!」

「但是你的腰!」

許楓不忍說下去,這老人有很嚴重的腰肌勞損,再干幾年,腰肯定是要斷掉,許楓雖然可以立刻就將老闆的腰傷治好,但他並沒有這樣做,要知道,這世上有萬千個病患者,他不可能用符篆力量全部將他們的傷痛治好,而且就算是治好了這老人,他還是會晚上一兩點出來擺宵夜攤的,根本治標不治本。

老人的願望只有一個,就是孫女能夠上的起學,很純粹的想法。

三人離開宵夜攤,林惜便是已經發了一條簡訊,龍靈兒說道:「小林惜,你還真是熱心,這麼快就將悅悅的資料發送過去了!」


「嗯,怕明天就忘記了,早把這事兒解決掉!」

林惜點頭:「既然老闆都不願意進我們林氏工作,那我們以後就多來照顧他的生意幫幫他吧!」

「當然,當然,我還會告訴龍家武館的人,讓他們有時間就來光襯光襯!」

龍靈兒說道。

「林惜,有件事情忘了告訴你,我回來的時候去了一趟醫院,紅松會長差點被暗殺掉了!」

「暗殺?」

林惜驚訝:「教廷的人么?」

「吸血鬼和狼人!」

「那就不錯了,教廷太可恨了,我給了他們一億美金讓他們消停掉,沒想到他們轉眼就可以暗殺!」

林惜臉色一變:「紅木姐姐怎樣了?」

「她和紅松會長都沒事,這次教廷的目的是為了報復三年前的教皇之死么?」

「不全是,他們也想要將東方修真者打擊的體無完膚!」

林惜說道:「這次他們甚至聯合了邪惡生物,真是難以置信,不知道他們在信仰著什麼!」

「沒事,我回來了,他們的想法也該破碎了!」

許楓點點頭。

……

天府城城郊。

教皇霍華德坐在大廳當中,臉色有些不太好看,他的面前,正是狼人巴特和吸血鬼歐爾爵士,兩人眼中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不,不可能,那個人類沒可能那麼強大的,連我和你都不是他的對手!」

巴特說道。

「蠢狼,我都懷疑今晚是不是一個意外,你知道的白天我在夜總會和女人玩的太嗨,可能有所影響,但是你殺不了那小子,我倒是有些沒法相信了,難道你又搞了屁股!」

「滾!」

巴特喝道:「你這條精蟲,若是圓月當空的話,我早就化狼將那小子生生撕裂了!」

「調戲帥哥的色狼嗎?說實話,那小子長得確實不錯!」

歐爾爵士笑道。

「閉嘴,你們兩個廢物!」

霍華德喝道:「那小子的底細可查清楚了?」

「不,查不到!」

兩人都是搖頭。

「打也打不過,查也查不到底細,若不是巴特站在我面前,我真懷疑你們兩個晚上只是去夜總會泡妞去了,根本就沒有理會這件事情!」


「親愛的教皇大人,我真的希望今晚這件事情發生在我身上,但事實上的確是這樣的,我和巴特花了全身的力氣,都無法碰到那小子,他的實力,讓人完全無法置信!」

歐爾爵士說道。

霍華德說道:「巴特,你確定歐爾說的話是完全正確的么?」

「嗯,我敢肯定,那個傢伙若是想要殺我們的話,輕而易舉,當然,我若是變成人狼的話,他……」

「夠了!」

霍華德不想聽巴特說下去:「能夠輕易幹掉你們,東方修真者當中,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這般恐怖的傢伙!」

「原本我還想著這幾天將紅松暗殺掉,再將其餘幾個修真者聯合會的高層殺掉……沒想到出了個這樣的人物,看來我們先要將他底細查清楚,但不論如何,他的結局只有死路一條!」

霍華德雙眸寒光四射。 早晨,許楓在熟悉的房間中醒來,林惜雖然現在貴為華夏國第一集團勢力的總裁,但是所在的公寓樓卻是一直沒有改變。

實力恢復到了異界巔峰狀態,想要通過冥想修鍊來再加快修鍊速度,無疑是不現實的,更何況,他都已經感覺到他現在的實力已經到了光明世界的極限,難以提升。

所以他便是在林惜的大床上,一覺睡到了天明,而醒來的時候,林惜也在他身旁睜開了慵懶的眼睛,林惜搖頭:「糟了,這都幾點了?」

「九點十分!」

「呃……」

「沒事,我早就給你的秘書發過簡訊,說你早上回不去公司!」

「還真是不習慣呢,平常六點多就要去公司的!」

林惜說道。

許楓摟著她笑道:「公司都上了正軌,很多事情都讓手下去干吧,你要養足精神,才好帶領他們再攀登下一個高峰啊!」


說道『攀登高峰』的時候,許楓很識趣的把手放上去,很是應景。

林惜臉蛋微紅:「你這壞人,哼!」

「昨晚可是你說不會在這時候將我『拿下』的,你可別後悔!」

許楓還真是有些後悔,要知道昨晚他和林惜在這張床上可是纏綿了很久,但是最終許楓還是忍耐住了,現在他都覺得自己有著聖人一般的自制力,竟然在這等絕色面前都能頂住壓力。

兩人抵達公司,公司裡面的不少人看見許楓都不免覺得有些奇怪,再加上昨晚加班的那些人的添油加醋,他們更加以許楓就是小白臉了。

「天啊,一直以為林董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卻是沒想到居然也喜歡小帥哥啊!」

「有什麼奇怪的呢,林董也是女人,只要是女人就有需求,更何況,別看林董外表這麼年輕,其實也有二十幾歲了,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二十幾歲也是小老虎啊!」

……

許楓倒是沒在意這些言論,林惜卻是說道:「這三年當中,公司經歷過一次很嚴重的內鬥,重新洗牌了,三年前公司的不少長老級別人物都被清除了!」

「有多嚴重?」

「我的胃病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嚴重的!」

林惜說道。

「難怪這裡沒一個人認識我,不過這樣也好,我本就喜歡低調行事!」

許楓笑道。

「很快你就不能低調了!」

林惜剛說完,一個身材窈窕的女人便是急匆匆的走了過來:「林董,泰郎集團的總裁劉棟在辦公室等您!」「劉棟?」

林惜說道:「他有沒有說有什麼事情?」

「好像是說談土地合作吧,林董,要不要我去幫您回絕了他?」

「兵來將擋,我現在就去辦公室!」

林惜說這話的時候,許楓感覺出她有著一股很強烈的總裁氣勢,他暗道:真不知道這三年中,這小妞是怎麼渡過的。

……

劉棟是泰郎集團的首席執行官,他戴著一副黑色金框眼鏡,四十多歲,像他這種年紀,本來應當是國內最為知名的企業家,但是林氏集團在這三年的強勢崛起直接將本來各方面評估都是國內第一集團勢力的泰郎集團拉下馬來,這使得身為總裁的劉棟覺得壓力很大!

而當劉棟和林惜第一次在會議上見面的時候,劉棟卻是被林惜深深吸引住了,不僅是林惜驚為天人的外貌,還有獨特的氣質。

劉棟發誓要追到林惜,不論付出任何代價,他也有足夠信心追到林惜,畢竟,他認為兩人都是商人,而且都極為優秀,有共同話題。

然而,林惜的拒絕卻是讓劉棟差點絕望!

要知道泰郎集團的總裁劉棟追求林氏集團的總裁林惜這件事情那段時間在整個華夏國都傳的沸沸揚揚。

「劉董,我聽說林惜早上六點半準點到達公司,您看您都等這麼久了,要是她真想見您的話,不可能會不來啊!」

他的下屬勸他離開。

「你懂什麼?林惜是一般女子么?她是不食人間煙火的那種,她這般躲避我,對她有什麼好處?蠢貨!」

劉棟毫不客氣的罵道。

「也沒啥壞處啊!」

那個下屬嘴裡嘟囔著。

而此時,林惜卻是和許楓推門而入,劉棟回頭看了兩人一眼,林惜依然和往常一般明艷動人,而她身邊的許楓,劉棟卻是從未見過,不過他倒是沒什麼壓力,心想林惜總不可能喜歡這種小白臉吧?

「劉董,讓你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

林惜很快便坐在了椅子上,很有總裁的風範。

許楓站在她邊上,在劉棟眼中更像是個保鏢:「只要能見林董一面,我就心滿意足了,林董,聽說你早上請假了?而且還是三年來的第一次請假?」

「嗯,身體有些欠佳,所以早上便是請假了!」

「林董,機器工作時間久了都會壞掉,何況是人?我可是聽說你這三年來『輕傷不下火線』,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林氏集團才能突出重圍,達到今天這般地位!」

「劉董過獎了,劉董今天前來,應該不只是為了讓我保重好身體吧?」

林惜笑道。

「當然不,我這裡有幾份地產的收購計劃,林董是否過目一下?」

「嗯!」

劉棟的手下講過計劃書放到桌上,林惜隨意翻看了一下,劉棟則是在邊上講解著一些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