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快快請起,我薛晨只是一個不足二十的毛頭小子,怎可受此大禮?」薛晨見狀急忙將三兄弟扶起,但那臉上卻滿是欣慰。因為之前那口濁氣的離體,也正式宣告魂壇之力已經消失,現在的他正處於最為虛弱的階段。

三兄弟緩緩起身,先前對薛晨懷疑的目光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徹底的佩服與敬仰。

「薛大人,從今天起,閃電軍團便歸於您的麾下。我三兄弟率領眾魔獸向您宣誓:此生此世,永不背叛。若有違此誓,天打雷劈,永墮輪迴,形神俱滅!」三兄弟單膝跪地,低頭對著薛晨轟然起誓。

身後的閃電軍團眾魔獸見狀也是隨之雙腿跪地,同時大吼一聲。

「薛大哥,那些魔獸也是這個意思。」徐雙悄悄地走到薛晨身旁,滿是興奮地說道。

薛晨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邊是自家兄弟,都起來吧!」

三兄弟聞言起身,然後轉頭對著眾多魔獸大吼一聲,那閃電軍團其餘的魔獸也是隨之大吼一聲。

這一片震天之吼直傳入天際,久久不散。


「閃電軍團,薛大哥,閃電豹都被你斬殺了, 全音階狂潮 ?」一旁的徐雙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唇邊,滿是可愛的說道。

「對對對,大哥,我也認為應該改一個名字!」一旁的黑白豹子也是隨聲附和。

薛晨淡淡一笑,轉頭看向三兄弟,道:「你們認為呢?」

「一切但憑薛大人做主!」三兄弟同時抱拳道。

薛晨笑著擺了擺手,道:「我說過我們是自家兄弟,不要叫我大人。這樣吧,既然魔獸的爪子最強的利刃,而你們又是我最強的利刃,不如那咱們這個軍團便叫做……利刃軍團,諸位意下如何?」

「利刃軍團……」

「利刃軍團……」

徐雙、黑白豹子和那三兄弟聞言也都是紛紛點頭,一個個臉上都是洋溢著喜慶的笑容。

「既然如此,那麼我宣布,利刃軍團今日便正式成立!」薛晨振臂高呼一聲,身旁無數魔獸也是隨之大吼。

自此,魔獸山脈中山區最強力的閃電軍團正式更名為利刃軍團,歸入薛晨麾下。 七天後,魔獸山脈中山區的一處巨大樹穴內,薛晨正躺在一張巨大的木床上閉著雙眼露出一絲微笑,似乎正在做著一個極為愜意的美夢。

吱呀……

隨著一道身影的推門而入,那溫暖的陽光也是隨之穿透了房間,靜靜的打在了薛晨的臉上。溫暖的感覺讓薛晨倍感舒爽,那雙本欲睜開的眼睛卻始終不願意放棄這股溫暖的感覺。直到薛晨的耳邊響起一個「噗」的聲音。

薛晨忽然感覺臉上有些濕潤,似乎是被誰親了一口。回想這幾天所處之地,無一例外全是魔獸,難不成是有哪只魔獸發春,舔了自己一口?

越想越不對勁,薛晨的眉頭開始有些緊皺,終於,薛晨忍不住好奇之心,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小清新……」

映入薛晨眼帘的是一道少女的背影,白色的連衣裙下,那纖細的腰肢更顯柔美。白皙的皮膚配上那一頭短髮,竟然沒有任何的突兀感。而當少女轉過頭來,那清秀而甜美的笑容更是讓人眼前一亮。

「徐雙……不會吧,難道剛才是她親的我?」


薛晨見到此人竟是徐雙不禁有些臉紅,好一會兒才將那半睜開的眼睛慢慢放大。不過眼前的徐雙似乎給了他一股與之前不同的感覺,有些不一樣了。

「薛大哥,你醒了啊!」

徐雙露出甜美的笑容,走到薛晨身旁半蹲著,笑道:「薛大哥,你都昏迷七天了,今天終於醒了。你看,我親手給你煲的湯,你快趁熱喝了吧!」

徐雙笑著從身後的桌子上拿來一個石碗,裡面盛放著慢慢的肉湯,香氣四溢,惹得薛晨口水直流。

「既然妹妹一番好意,那我就不推辭了!」

自從昏迷之後,薛晨體內的靈力早就消失的一乾二淨,而因此產生的虛弱程度自然也就更重。只有當靈力慢慢回復,薛晨才有蘇醒的可能。只是現在,靈力初步恢復,肚子也開始了最為直接的抗議。眼前的肉湯便是最好的安慰品。

「咕嘟…咕嘟…」

薛晨接過石碗,只兩三口便將這碗肉湯喝了下去。先前肚子的抗議聲也在肉湯下肚后立即得到了平復,偃旗息鼓了下來。

「徐雙,你剛才說我昏迷了七天了?」薛晨把石碗放在桌子上,然後從床上緩緩站起,略有些驚詫的問道。

徐雙點了點頭,道:「整整七天!就在你宣布利刃軍團成立的時候,我能明顯感覺到你的氣息開始急速的下降。我本來還想上前扶你一把,卻沒想到你直接兩眼一黑就倒了下去。其他魔獸都是滿臉擔心,急忙把你送到了這裡養傷,還給你吃了一顆百草丹。」

「能快速調節經脈,恢復靈力和生命力的五品丹藥百草丹?」

薛晨略感驚詫,旋即問道:「那些魔獸呢?」

徐雙指了指門外,道:「喏,都在門外等著呢!」

薛晨聞言急忙起身:「走,快隨我出去!」

門外,黑白豹子、靈宗豹子三兄弟和樹妖、紫色蝙蝠排成一排正在焦急的等待。忽然,一道健壯的身影從門中走出,而隨著這個人影的出現,眾魔獸的焦急之情也是隨之消散而去。

「薛大哥!」

黑白豹子看到薛晨出現,急忙上前一步說道:「薛大哥,你沒事吧?」

薛晨笑著搖了搖頭:「沒事的,放心吧!利刃軍團剛剛成立,我總不能接著就出事吧?」

「薛大哥說的對,我們利刃軍團哪有這麼容易出事的!」黑白豹子身後的三兄弟聞言也是隨聲附和道。

薛晨笑著點了點頭,走到樹妖身前,笑道:「若是我沒有猜錯,我這七天昏迷所處的樹穴應該是你的老巢吧?這倒是讓我不好意思了。」

「薛大人這麼說可就見外了。」

樹妖拱了拱手,再要說話時,一旁的紫色蝙蝠卻是搶先說道:「就是就是!老樹說的對,薛大人不應該和我們客氣,因為我們還有求於薛大人呢!」

「哦?有求於我?這倒是新鮮了,在這中山區,你們二位才是真正的地頭蛇,我這一個毛頭小子能讓你們求的什麼?」薛晨滿是好奇的看著樹妖和紫色蝙蝠笑問道。

樹妖和紫色蝙蝠相視一眼,同時點頭,似乎是做出了什麼重大決定一般,突然單膝跪地,齊聲道:「薛大人,我們想加入利刃軍團。」

「哦?」

薛晨笑問道:「為什麼?」

「薛大人有所不知,在這極其寬廣的魔獸山脈中,共有天東、天西、天南、天北、天元五大區域。咱們所處的天北區域,共有東南西北中五個山區,每一個山區都有一個霸主勢力。咱們中山區之前的霸主勢力就是閃電軍團,有當初的閃電豹和他們三兄弟坐鎮,別的山區魔獸倒是不敢前來進犯。」

「可就在三天前,東南西北四個山區的霸主勢力不知道是從哪裡得知了閃電豹的死訊,便是聯合前來進犯。在之前的三天時間裡,是利刃軍團擋住了他們一波又一波的攻勢,而且還殺了他們不少魔獸。可我們兩個的軍團卻是損失慘重,元氣大傷,所以……」

樹妖和紫色蝙蝠說到這裡,便是不再言語,只是低著頭等待著薛晨的回復。

「說說他們四個山區的霸主勢力吧。」薛晨漫不經心的說道。

「東山區的霸主勢力是虎翼軍團,為首者乃是一隻二星靈宗的生有雙翼的白色巨虎,虎翼軍團的實力和魔獸數量比利刃軍團略遜一籌,靈宗級別的魔獸加上那隻白色巨虎也只有兩個。西山區的霸主勢力是血狼軍,為首者乃是一隻二星靈宗的血狼。血狼軍內共有約四千魔獸大軍,加上血狼,共有三名靈宗魔獸。」

「南山區的霸主勢力是花蟒軍團,為首者是一名一星靈宗的花蟒蛇。花蟒軍團內加上為首的花蟒蛇共有兩名靈宗魔獸;北山區的霸主勢力是天鷹軍團,為首者是一名二星靈宗的黑色天鷹。其軍團內魔獸數量約在三千左右,除了為首的黑色天鷹之外,沒有其他靈宗魔獸。」

樹妖和紫色蝙蝠將其他四區的大體情況說了一下,薛晨的眉頭便是皺了起來。

「大哥,依我看,還是把它們收進利刃軍團吧!畢竟都是中山區的,而且在三天前的交戰中,他們總是沖在最前面,所以死傷才是最為慘重的。」黑白豹子走到薛晨身旁,附耳說道。

薛晨聞言點了點頭,將樹妖和紫色蝙蝠扶起,笑道:「歡迎你們加入利刃軍團。」

「多謝薛大人!」樹妖和紫色蝙蝠急忙躬身道。

「嘻嘻,薛大哥,如此一來,這片中山區就全是你的部下了!當真是鐵板一塊了!」徐雙抱著薛晨的手臂,滿是開心的說道。 薛晨略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徐雙似乎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急忙閉上小嘴,向後退了幾步。

「這麼說來,他們一共有八個靈宗魔獸,而我們只有六個;不過它們的魔獸數量卻和我們差不多,說起來,真正吃虧還是吃虧在靈宗魔獸的數量上。這樣吧,我這裡有幾顆丹藥,你們六人一人一顆,關鍵時候吃下可以發揮奇效。黑白,分了它吧!」說罷,薛晨從懷裡掏出一個藍色的瓷瓶,扔給了黑白豹子。

黑白豹子接過瓷瓶,沒有立即去分配,而是略微有些臉紅的說道:「大哥,我不叫黑白,我有自己的名字……」

「哦?你叫什麼,說來聽聽!」薛晨忽然眼前一亮,是啊,這些魔獸自己收服了以後,還不知道它們叫什麼名字呢!本來以為魔獸不會有自己的名字,但眼下看來,卻是自己錯了。

黑白豹子抿了抿嘴,好不容易憋出兩個字來:「小……玉。」

滿是期待的薛晨聞言不禁愣了一聲,旋即將黑白豹子的全身打量了一番,轉頭對著徐雙道:「徐雙,它叫小玉?」

徐雙聞言也是一愣,繼而捧腹大笑道:「哈哈,你也能叫小玉……哈哈哈,你看你那模樣,也能叫小玉……」

黑白豹子老臉一紅,道:「我也沒辦法啊。要不大哥給起一個?」

「額……」

薛晨沒想到這黑白豹子竟然能反客為主,頓時有些尷尬,只好硬著頭皮道:「我還真不太會起名,我姓薛,要不你就隨我姓,就叫做薛豹吧!」

「薛豹多謝大哥!」黑白豹子大喜,急忙單膝跪地拱手道謝。

「薛大哥,我兄弟三人名為豹大、豹二和豹三。您都給薛豹起名了,那就給我們三兄弟也起個名字吧!」那三兄弟見薛豹有了名字,竟是有些嫉妒,順勢也開始央求薛晨起名。

薛晨不禁有些頭大,心說著實不該笑話黑白豹子的姓名,這如今可倒好,竟然成了專門起名字的了。

「徐雙,你先說三個名字,我來聽聽。」薛晨看到一旁的徐雙偷著樂,急忙眼珠一轉,一個主意便是想好了。

「我?我不會……」

徐雙立刻裝成了可憐的懵懂無知少女,但是薛晨卻根本不理會,反而雙眼一閉,把這起名的任務交給了徐雙。

「好吧,他們三兄弟長的一模一樣,而且又都是咱們利刃軍團的,不如就叫薛利、薛刃和薛軍吧!」徐雙抿了抿嘴,傻呵呵的笑道。

「利、刃、軍,我看不錯,你們認為呢?」薛晨睜開雙眼,滿是笑意的看著三兄弟。

「多謝大嫂賜名!」三兄弟同時抱拳道。

薛晨和徐雙同時一怔,旋即同時擺手道:「我們不是……」

徐雙看見薛晨和自己竟然同時擺手,心中忽然出現了一點兒小失望,不過眼下卻依舊是不停地擺手,想要澄清事實。


三兄弟見狀,也是滿臉尷尬,不知道如何解圍。可就在這時,一聲轟天巨響突然傳來。

「怎麼回事?」薛晨皺著眉頭問道。

一旁的黑白豹子臉色瞬間變了下來:「大哥,應該是其他山區的霸主勢力在進攻了。」

「哦?是嗎,我倒要看看,他們到底就幾分能耐!走,隨我前去看看!」薛晨冷哼一聲,雙眼微微凝視,帶著徐雙和一眾魔獸向前走去。

首席的溺愛 吼!」

「嘶!」

「嗷!」

……

在中山區的外圍,無數魔獸如潮水一般聚集在對面,四塊涇渭分明的魔獸隊伍前方分別站著一隻長有雙翼的白虎、一頭通體紅色的血狼、一條五彩斑斕的花蟒蛇和一隻黑身白爪的天鷹。四大魔獸身後無數魔獸攢動,看那模樣約有一萬七千左右,那陣勢當真是宏偉之極。

而中山區的裡面,卻是利刃軍團獨挑大樑。隨著樹藤軍團和魔翼軍團的加入,利刃軍團的魔獸數量也是達到了一萬五千左右,並不遜色四大山區的霸主勢力多少。

「吼!」

為首的雙翼白虎上前走了幾步,張開大口猛然大吼一聲,似乎是對中山區發出了挑釁。而隨著這一聲巨吼,白虎身後的無數老虎就如發了瘋一般的狂嘯不止。看那架勢,竟是絲毫沒有把中山區和利刃軍團放在眼裡。

魔獸本就是極為驕傲的,哪裡受得了這般挑釁?一個個豹子氣的眼睛通紅。這就要上前與其相拼,但因為利刃軍團的軍規約束和對面四大魔獸的強大氣勢,反倒沒有一頭豹子莽撞的率先上前。

「哈哈哈,你們中山區的魔獸都是些飯桶嗎?竟然沒有一個敢上來迎戰的,哈哈哈,就連你們的首領都不敢現身。既然如此,還不如歸順我們四大山區,也省的老子親自動手宰了你們!」白色巨虎幻化成一名身材魁梧的青年壯漢,滿是不屑的挑釁道。

白虎見如此挑釁竟是還沒有使得對手暴怒不已,不禁有點著急。這時候,一旁的花蟒蛇幻化成了一名少婦,輕掩朱唇,上前走了幾步,笑道:「虎哥,說這麼多幹什麼,直接殺了便是。」

「花妹說得有理,眾魔獸聽令,血洗中山區!」白色巨虎大手一揮,只見得身後無數老虎率先衝上前來。巨大的爪子帶起大地的轟鳴顫抖,一陣陣塵土飛揚,那一股霸氣之勢在此刻,在這些老虎的身上顯示的淋漓盡致。

「吼!」

一聲震天巨吼,數十頭老虎已是沖著中山區的眾多魔獸撲了上來。一個個利爪猶如神兵一般,劃破空間,向著利刃軍團的魔獸狠狠落下。

咻!


就在這時,一聲極為微弱的破空聲自中山區的伸出快速傳來。那為首的一隻老虎竟是被一枚石子射穿額頭,直接死去。

剛才還霸氣無比的數十頭老虎頓時停下了腳步,眼光死死地盯著石子射來的方向,充滿了謹慎。

「哈哈哈,各位大家光臨,薛晨未曾遠迎,略顯失禮,還望各位不要介意啊!」

響亮的聲音剛剛落下,在中山區眾多魔獸的身後,便是出現了八道身影。在這八道身影中,走在最前方的是一道健壯有力的男人身影,而在男人身旁,還有著一道少女的纖細身影。走在兩人身後的卻是六個眼色低沉,滿臉殺氣的魔獸,正是薛豹、薛利三兄弟和樹妖、紫色蝙蝠。

「各位,我就來晚了一會兒,你們就忍不住動手了?那可真是沒有風度了!」薛晨淡淡一笑,滿是戲虐的看著眼前的四大魔獸。 「你是誰?也配跟我說話?」白色巨虎眯了眯雙眼,滿是不屑的問道。

「放肆!這是我們利刃軍團的老大,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敢和我們老大這麼說話,找死不成!」薛豹見白虎竟然看不起薛晨,接著便急了眼,這就要上前動手。

這時,薛晨頗有風度的揮了揮手,示意薛豹暫時不要急躁,隨後又把目光轉向了白色巨虎,道:「你就是虎翼軍團的老大吧,至於這位應該就是花蟒軍團的大姐了。那麼如此說來,最後面兩位應該是血狼軍和天鷹軍團的老大了吧?在下薛晨,利刃軍團的大哥。」

四大魔獸聞言不禁心中一驚,眼前的薛晨似乎只有靈將實力,但它身後除了那個少女之外,其他的魔獸都是在靈宗級別。憑他自己,應該沒可能坐上老大的位置,肯定是那些傢伙有什麼把柄在他手裡,要不就是眼前的薛晨有著極為強大的背景。

「原來是薛老大,真是久仰啊!沒想到小小年紀竟然能夠成為利刃軍團的老大,當真是不容易啊!」白虎呵呵一笑,對著薛晨豎起了大拇指。

薛晨輕輕擺手,道:「都是各位兄弟們抬愛,薛某才做了這個位子,其實說起來,也算不得什麼。」

「呵呵,薛老大好大的口氣啊!中山區的利刃軍團幾乎已經將整個中山區都收進囊中了,如此竟然還說算不得什麼,真不知道薛老大到底是有多大的胃口啊?呵呵……」

花蟒軍團的老大幻化成少婦模樣,輕輕地笑了笑,而在那擠眉弄眼之中,確實有著無限的誘惑和嬌媚。只是,這些小手段對薛晨並沒有太大的用處。

「各位老大說笑了,咱們還是說正事吧!今天各位前來,是有什麼事來找薛晨么?若是薛晨能辦到,絕不吝嗇微薄之力。」薛晨淡淡一笑,對著為首的四大魔獸問道。

「好說好說。今天我們來,就是為了和薛老大商量一下,中山區最後的歸屬問題!」花蟒蛇身後一個鷹鉤鼻男子上前走了幾步,銳利的雙眼緊盯著薛晨,滿是陰險之色。

薛晨略微怔了一下,有些疑惑的問道:「中山區最後的歸屬問題?各位,我中山區和你們有什麼關係?」

「薛老大,恕我直言。你只是一個人類,而在這魔獸山脈中,一直都是我們魔獸的天下,還從未有過有人類統領整個山區的先例。而如今,薛老大卻是當上了中山區的利刃軍團的老大,這未免有些……」唯一一個沒有開口的血狼終於向前走了幾步,與其他三大魔獸並肩站在了一起,滿是不屑的笑道。

「放屁!我大哥坐上利刃軍團的老大是憑的真本事,你們一個個算個屁,也敢懷疑我們老大!」薛豹聞言當即大怒,紅色靈力瞬間便是自體內湧現而出,就欲上前動手。

一旁的徐雙見狀急忙將薛豹拉住,薛晨也是趁此輕輕地拍了拍薛豹的肩膀說道:「別著急,他們一個也跑不了。」

四大魔獸聽見薛晨如此狂妄,不禁怒火中燒。眼前的薛晨雖然是利刃軍團的老大,但本身實力卻只有靈將級別。如此不堪一擊的人類竟然能夠成為稱霸中山區的利刃軍團的老大,這讓他們很不爽。而如今,薛晨的話更是徹底激怒了四大魔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