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氣氛,驟然僵硬!

兩個男人之間燃出一股濃濃的硝煙味兒!

童阮阮有些焦急,她輕輕拉了拉顧寒琛的手臂,讓他不要再說了。

顧寒琛剛要開口,這時,忽然傳來一陣聲音,「請各位來賓入座,拍賣會正式開始。」

這道聲音,打破了三個人之間的僵硬氛圍。

童阮阮生怕他們吵起來,趕緊開口,「我們去坐吧,別理他。慕總高高在上慣了,總是喜歡挑刺,就讓他過過嘴癮吧,我們又不會少一塊肉。」

童阮阮面帶諷刺的笑容,絲毫不掩蓋她的鄙視。

「說的沒錯。」顧寒琛冷冷的瞥了一眼慕淵臨,隨後任由著童阮阮挽著他的手臂離開了。

慕淵臨僵硬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致,手裡的高腳杯越握越緊。

嘩——

高腳被捏碎。

旁邊的服務生嚇壞了,趕緊上前,「慕先生你沒事吧?」

服務生慌忙的整理碎片,又趕緊叫了人,為慕淵臨處理傷口。

而此時,童阮阮和顧寒琛沒有再往這裡看,他們兩個人已經坐了下來。

……

慕淵臨處理好傷口之後,很快便回來了,在這個過程中,已經拍賣了兩件商品,都是童家拿出來的。

童雨馨在台上,又端莊又大方,只是她沒有看到慕淵臨,不由得有些失望,直到慕淵臨出現在座位上,童雨馨才展開笑顏,開始拍賣第三件商品。

第三件拍賣品是一家非常華麗完美的水晶鋼琴,在燈光的折射之下散發著璀璨的光澤,美好又耀眼,起拍價是90萬。

在場的都是富豪,90萬對他們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很快,眾人便開始競拍。

100萬……

120萬……

150萬……

160萬……

沒過一會兒,這鋼琴的價值已經拍到了300萬。

顧寒琛撇過頭,對童阮阮說,「我把這架鋼琴買下送給你,怎麼樣?」

「可是我不會彈鋼琴。」童阮阮一直都很羨慕別人彈鋼琴,可是自己一直沒有機會學。

小的時候倒是學過一段時間,可是後來自己的生活發生突變,就再也沒有碰過鋼琴了,她都已經忘得差不多了。

「沒關係。」顧寒琛溫柔的說,「我可以教你。」

「這樣太麻煩你了,我很笨的。」童阮阮像個軟軟的小貓似的,有些害羞。

顧寒琛寵溺的揉了揉她的腦袋,「別胡說。」

他舉起了手,「500萬。」

從300萬直接加到了500萬,很明顯他對這鋼琴勢在必得。

「阿琛,我真的不需要。」童阮阮拉了拉他的大拇指。

顧寒琛直接將她的拇指握住,向她投去讓她安心的眼神。

童雨馨看到顧寒琛出價500萬,有些氣惱,她還一直等著慕淵臨出價,畢竟這鋼琴是她的。

之前拍賣的那些東西也是她的,要是慕淵臨買下來送給她,那該多好,不但自己有面子,而且這些東西也不用給了別人。 不過,她依然要落落大方的,微笑著說,「顧先生出價到500萬,還有誰要加價嗎?」

「1000萬。」 出金屋記 慕淵臨終於是開了口。

童雨馨一臉驚喜,興奮遮掩不住,「慕先生出價到了1000萬!」

眾人嘩然,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這架水晶鋼琴雖然非常漂亮,可是絕對不值1000萬,最高兩三百萬就已經差不多了。

出到1000萬,簡直是把錢花出去打了水漂呀。

全場,十分安靜,雖然大家都很有錢,但是也不至於白扔錢。

看來慕淵臨比顧寒琛還要勢在必得,誰也不敢再加價。

顧寒琛冷冷的瞥了一眼慕淵臨,開口,「1500萬。」

一加就是500萬,大佬就是大佬,出手就跟別人不一樣。

童阮阮握住他的手臂,「別亂加價,那鋼琴不值這麼多錢。」

「沒關係,我不缺這點錢。」

童阮阮還想說些什麼,顧寒琛抬起修長的手指堵住她的唇,語調溫柔卻也是強勢的,「別說話。」

「……」

童阮阮有些無奈。

他們兩個人的動作格外愛昧,任誰看都覺得他們兩個是情侶。

有人都已經在竊竊私語了,尤其是坐在慕淵臨旁邊的人,在小聲的說,「你看他們兩個人多般配呀。」

「就是呀,郎才女貌。」

「是郎貌女貌吧,男的也那麼帥。」

慕淵臨的臉色難看到了極致,他冷冷的勾起唇,「5000萬!」

所有人:「……」

顧寒琛眼底閃過一道狠厲,剛要開口加價,童阮阮一把抓住他的手,指甲幾乎陷入他的肌膚中,「不準加,要不然我不理你了!」

她絕對不會允許顧寒琛這樣胡亂花錢,誰知道他們兩個要斗到什麼地步?

童阮阮警告的眼神瞪著他,已經有生氣的跡象,顧寒琛只能吞下這口火氣,暫時便宜了慕淵臨。

慕淵臨正襟危坐,目不斜視,目光一直望著台上,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盯著童雨馨看,即便是童雨馨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

直到5000萬喊到了第3次,依然沒有人加價。

童雨馨終於心滿意足的宣布,「恭喜慕先生獲得這架水晶鋼琴。」

看來那個顧寒琛也不過如此嘛,才5000萬就加不上去了,和她的淵臨哥哥比,他實在是差遠了。

「雨馨,這架鋼琴送給你。」慕淵臨生怕別人聽不到似的,抬高了聲音,目光似挑釁的看了一眼童阮阮。

即便童阮阮沒有轉過頭去看,但是餘光依然知道那個男人此刻的眼神有多諷刺。

這男人,現在要證明什麼?以為她會吃醋嗎?真是可笑,就算現在慕淵臨扒光了衣服衝上台去把童雨馨給撲倒,她童阮阮也不會吃半點醋,只會在旁邊看笑話。

顧寒琛意味深長的目光凝視著童阮阮,似乎想從她的臉上找到些什麼。

「……」

全場,安靜的可怕。

5000萬買一台二手水晶鋼琴。

慕淵臨對童雨馨是真愛呀。

一開始人們還不確定,現在他們萬分確定,童雨馨的確是慕淵臨的女人。

花錢買情人的東西送給情人,沒有比這更浪漫的了!熱搜小說

童阮阮並沒有往慕淵臨這裡看。

慕淵臨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童雨馨懷著激動的心情,得意的看了一眼凱伊的方向。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慕淵臨花了這麼大的價錢,買了她的鋼琴再送給她,她覺得好揚眉吐氣,第一時間就想讓這個凱伊看看她和慕淵臨之間的關係。

她總覺得這個凱伊對她不光有生意上的威脅,還有別的威脅,她很討厭這個女人。

接下來,拍賣繼續。

一連展出了一些拍賣品。

慕淵臨和顧寒琛好像都沒有什麼興趣,都沒有加價,被別人拍走了。

「各位,下面將展出最後一件拍賣品,這也是我之前說的神秘拍賣品,也是我本人最珍愛的東西,可是為了山區的兒童,我還是願意把它拿出來進行拍賣,得到的善款我將全部作為慈善。」

呵呵,想讓她把這些錢都捐出去做慈善?做夢吧,這麼大一筆錢,她要吞的一毛不剩。

童雨馨正義凜然的望著眾人,隨後伸出了手。

緊接著,一輛車緩緩的推了過來,上面有一個盒子,而盒子里掛著一條藍色的項鏈,璀璨燈光的照射之下,這項鏈就像銀河系般美麗,閃爍著浪漫的光澤。

眾人伸頭觀望,全都被這條項鏈給震驚到了,太漂亮了。

看到這條項鏈,慕淵臨皺了皺眉,眼前彷彿閃過一些熟悉的畫面,這些畫面都是曾經所發生過的,他想忘,但是這些年來卻無法忘懷的。

而童阮阮不由自主的抓緊了顧寒琛的手臂。

顧寒琛撇過頭問道,「怎麼了?」

童阮阮說,「水之星,這條項鏈是我設計的,我當時給伊琳娜當槍手,把圖紙賣給她了,而慕淵臨又把這條項鏈賣給給了童雨馨。」

顧寒琛摟住她的肩,手掌輕輕搭在她細嫩的肩頭,「我把它買回來給你,怎麼樣?」

「不用了。」童阮阮發抖的說,「我不想要,那個東西現在是童雨馨的了,早就已經不是我的了。」

童阮阮一直都不知道,其實那條項鏈一開始就應該是她的。

只是這一切太過陰差陽錯。

童雨馨開口,「這條項鏈的名字叫水之星,相信大家肯定聽過,世界上僅有一條,是一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人送給我的,那個人對我來說有莫大的意義,這條項鏈對我來說也意義非凡。將她拿出來拍賣,我很捨不得,可是為了那些困難的兒童,我還是決定將它拿出來,為人類做貢獻。」

童雨馨期待的目光看向慕淵臨。

童阮阮要吐了,她快要看不下去了,可是又捨不得走,她想繼續看童雨馨做作的模樣。

這麼含情脈脈的看著慕淵臨,不就是想讓慕淵臨把項鏈再買回去送給她嗎?

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關鍵是慕淵臨眼瞎呀,他當然會買了,然後再眼巴巴的送給童雨馨,這就是慕淵臨能幹出來的事兒。

童阮阮早就已經看透了。

她冷哼了一聲,不屑一笑。

顧寒琛微眯著眼睛,冷冷的看了慕淵臨一眼,他料定了慕淵臨肯定會把這條項鏈給買下來,花越多的錢就代表他越在乎童雨馨,這樣不正好嗎?

顧寒琛眼底閃過一絲精光。

競拍開始起步價5000萬。

這條項鏈當時慕淵臨花了上億,之所以現在起步價5000萬,是因為童雨馨清楚,不可能真的5000萬賣出去的,一定會比一億價格更高。

退一萬步說,就算真的低於一億,那大不了她自己花一億買來,那個時候她會想辦法把這筆錢給賴掉。

反正是自己辦的,她可以有各種方法繞過規則。

童雨馨早就想好了法子,她可精明的很。

這條水之星項鏈很多人都想要,現在有這個機會,眾人自然不會放過,於是開始飈價。 5500萬,5600萬,5800萬,6000萬,6200萬,最後飆到了7000萬,8000萬。

整這個過程之中,慕淵臨和顧寒琛都沒有喊價,他們很安靜。

童雨馨心頭有一股不安的感覺。

淵臨哥哥怎麼還沒有加價?難不成他不打算把這條項鏈買回來嗎?

要是真的這樣,那自己就丟人了

不過童雨馨只能夠保持微笑。

競拍的氣氛越來越熱烈,很快這條項鏈被推到了一億,到了第一次買的價格。

有人以為,已經垂手可得時,顧寒琛忽然開口,「1億5000萬!」

「……」

這是一個高昂的價格。

很多人知道這條項鏈的價值完全就是被炒出來的,其實本質上是不值這麼多錢的。

不過在這個浮躁的社會,噱頭就是最好的價值。

童阮阮臉色一驚,她緊皺著眉,有些氣惱,「你幹什麼?誰讓你喊價的?我不是說了我不要這條項鏈嗎?」

顧寒琛握住了她的手,輕輕摩挲著她的手心,「別擔心。」

「2億。」慕淵臨喊了價,直接又加了5000萬。

眾人倒抽了一口涼氣。

看慕淵臨這架勢,這項鏈他又是勢在必得的了,沒人比他更有錢,他們搶肯定搶不過了。

眾人也乖乖的,不再加價了,深怕得罪了慕淵臨。

童雨馨十分感動,她就知道他一定會買下來送給她的。

「慕先生出價2億,還有比這個價格更高的嗎?」

「2億一次,2億兩次……」

「3億……」顧寒琛再次加價。

這一次直接跳到3億。

眾人的涼氣一陣接著一陣。

童阮阮都有些呼吸不上了,她壓低了聲音,咬牙切齒,「你幹什麼?你瘋了嗎?」

顧寒琛緊握著她的手,「沒關係。」

「顧寒琛,我告訴你,如果你把這條項鏈買下來,我真的不理你了。」

「4億。」慕淵臨喊了價。

眾人再一次嘩然。

慕淵臨對童雨馨到底愛的有多深沉呀?

「5億!」顧寒琛再喊。

童阮阮氣壞了,她起身要離開。

追捕寶貝妻:獨家佔愛 顧寒琛卻扣住她的腰,硬是讓她坐了下來,將她緊緊的抱在了懷裡。

童阮阮本能的要掙扎,這樣的親密她很不適應,可是大庭廣眾之下,她如果掙紮起來,慕淵臨看到了,那男人豈不是得意了?

她偏不掙扎。

她乖巧的順著顧寒琛的力道靠在他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