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楊十三、烏溪山、連以農、楊效賢去涉縣,投奔楊秀峯。

2、第二中隊長楊壽卿來後,經過研究,立刻返回冀東,投奔李運昌,其他第一中隊長常之玉,第三中隊長常之英單獨參加八路軍。

3、留守在天津的路秀三、馬澧和張秀巖,以及這些抗日家屬都住在英租界,以天津爲基地,並委張秀巖在天津負責後勤工作。

“讓老二安排一下,可不可以聯繫到楊十三,吸收一部分他們的人,這些可都是經過考驗的戰士啊。”

“老二一會就到,我等等他一塊說。”

“說我呢?”隨着話音,姚水明推門走了進來:“葉叔,正想和您說個事。”

“黎明,你看,想到我們前頭了。”

“我和楊教授談了,他同意本着自願的原則,他的隊伍的人可以自願加入任何抗日的武裝。我呢?以黑字的名義給他們留了一部電臺,二十把王八盒子。”

“那具體能有多少人?”

“還說不好,不過,讓英傑還得按規矩辦,先審查,合格的送基地訓練。”

“黎明,說說我們部隊的情況。”

“學生軍第一大隊組建完畢,第二大隊已經搭起架子,人數只有一半,勝強的意思是五個大隊,長槍隊已經有三個中隊,志武的想法是先兩個大隊,也就是十個中隊。守備部隊也都重組完畢。”

“葉叔,我想以後暴露的人員改成睡眠狀態,這樣一段時間以後就有了充足的人員儲備。”

“都很好,等暴動的事歇下來就看我們的了。其他兩路怎麼樣?”

高志遠的部隊和八路軍四縱走在前面,沿途日僞軍層層阻擊,在不斷的戰鬥中隊伍成批成批地散去,最後,只剩下一千餘人到達平西抗日根據地



李運昌所帶領的部隊約3萬人走在後面,在密雲縣水峪瓦罐頭遭敵阻擊,打了一天惡仗,死傷600多人,這時,軍心動搖,逃亡嚴重。

他們感到繼續西進十分危險,可能全部跑光,於是,在平谷縣樊各莊召開了幹部會議,經過認真討論決定返回豐、灤、遷、遵原地,堅持冀東遊擊戰爭。

會後,他們帶領成建制的部隊還有6000多人回到灤縣的楊柳莊一帶。此時,日軍開始對遊擊部隊進行大掃蕩。本來已經疲憊不堪的部隊,又在灤縣北部東西安河、後良莊偏山一帶連日苦戰,犧牲很大,最後只好化整爲零分散活動。

八路軍四縱撤退的時候留下陳羣,包森,單德貴各帶領百餘人的3個遊擊支隊堅持冀東進行遊擊戰。

“那麼說,基本是全軍覆沒。”

“可以這樣說。”

“要總結的東西很多,找個時間吧。”

“我們從德國進的軍火情況怎麼樣?”

“還是每個月小批量,不過每次也有十幾卡車,漢斯僞裝成普通商品,掛着德國標誌倒也順利,主要我們想要的彈藥,炸藥,槍支,特種器材都有,就是車輛每天只能兩輛,多了肯定不行。”

“只要有利潤,商人是不會放過生財的機會的,哪怕爲此掉腦袋。”

“這個道理我現在已經很明白了。”

“老大那頭怎麼樣?”

“好的不得了,以前買的房子翻着個漲價。藥品生產時間已經改成24小時,還是供不應求,第二個廠子在抓緊建設,估計1940年,產量可以是現在的三倍。”

“告訴他,房子適當出手一部分,我們在重慶的動靜太大對誰都不好,一個原則,拼命掙錢。”

“這個他明白,他還是在暗處,表面上是英國人的工廠,克里特也是照章辦事,這些人都是貪婪的。” “還有老叔,我們商量了一下,覺得攻打玉田縣城效果比較好,這原因有以下幾條



1.五百戶附近有座小山,是一座方圓面積不大的小山,遍山岩石嶙峋,東面是十多丈深的懸崖絕壁,石壁如同刀削般的奇陡,下面是乾枯的河牀,西面和西南面是較爲平坦的丘陵。

頂端的面積近1平方公里,周圍有亂石砌成約一米高的石牆和幾處破屋斷壁,形成了天然的屏障,修理一下可以構築堅固的工事。

山的東北一里多遠的地方有一個小高地,像衛士一樣拱衛着小高地,使整個小山可以火力控制敵必經之路,堅守住這個易守難攻的要點對於掩護我們撤退具有重要意義。

2.小山前的地勢比較開闊,適合埋炸藥。

3.正因爲是小山,日本人不會想到在這裏形成阻擊線。

4.玉田縣城不大,長槍隊只要一箇中隊就能造出很大的聲勢,這裏離唐山近,日軍大部隊肯定會來。

5.撤退路線一直向西,過了別山鎮,在駱駝嶺再設一道臨時的阻擊陣地。”

“說說具體的,我們的本錢不多,人員不能傷亡太大。”

“這樣安排。

1.出動長槍隊所屬的遊擊大隊三個中隊加上突擊隊。

2.一箇中隊大張旗鼓攻打縣城,突擊隊重武器助戰。

3.一箇中隊準備打阻擊,提前埋炸藥,構築工事,在陣地後面給攻打縣城的中隊備好了馬匹,突擊隊留下來做預備隊。

4.攻擊時間定在中午,日軍反應和到達時間估計兩個小時,突擊隊的偵查人員會監視援軍。

5.阻擊開始,日軍肯定飛機來助戰,方法不多,只能硬扛一個小時。”

“能不能加個防空?”

“不能,這以後都是山區,撤退有難度

。”

“一箇中隊趕向別山鎮附近,監視和阻擊,鎮子裏那裏只有鬼子一個小隊和僞軍一個連,沒有重武器,攻打縣城的那個中隊撤向駱駝嶺構築陣地,薊縣還是拉鋸戰,暫時不用考慮,只要監視就可以了。”

“反正不能傷亡太大,都是爲了把日軍引到溶洞。”

“所以,所有隊伍都是一個小時的任務,如果有被包圍的可能要馬上撤退。”

攻打玉田縣城的戰鬥聲勢很大,榴彈發射器尖利的聲音此起彼落,縣城的守軍感到力不從心。

求援的電話打向最近的唐山日軍,黑字的旗幟使日均指揮官判斷是溶洞方向黑字溶洞基地出來的部隊。

大久保利榮中佐帶領的先鋒部隊一路追擊來到了小山防線外,援軍包括一個大隊的日軍和一個團的僞軍,另外,還有兩輛中戰車和五輛輕戰車。

日軍來到小山前,先炮轟山頭,伏擊人員埋伏不動,日軍以爲沒有防守,便長驅直入。

一入炸藥圈,隨着一聲令下,大地隨之顫抖起來,日軍頓時死的死,傷的傷,逃的逃,一下子被消滅了幾百個和兩輛中戰車。

鬼子哪肯善罷甘休,對小山發起了衝鋒。守軍藉助有利地形,擊退了進攻者一次又一次的進攻,然而,守軍的人員漸漸地疲乏,彈藥漸漸地減少,火力在下降着,但守軍很頑強,打退了一次又一次進攻。

秋天的暮色中,黑色衣甲的步兵已經退到主戰場之外的南部山頭,大旗上的顏色尚依稀可見,主戰場北面的公路上一片黃色,憤怒的望着南面山頭的守軍,喘息中準備再次追擊逃敵。

日軍的轟炸機趕到了。一般的情況下,日軍在轟炸時常會先由一批未攜帶炸彈的飛機做先導,而真正執行任務的飛機則在十到十五分鐘後尾隨而至投下炸彈。

而在中國,日本人已經忘記使用所謂隱藏的戰術,而是直接對着目標狂轟亂炸。

所謂隱蔽的戰術由一組轟炸機執行,當敵軍飛機起飛攔截日本轟炸機時,日本飛機除了一架外其他都會立即離開,那一架會隱蔽在後面,等到敵軍飛機全部降落後它突然飛出給地面上的敵軍飛機以突然打擊



還有一種就是先到的飛機在地面目標附近留下冒着白煙的標記物,隨後轟炸機趕到對冒着白煙的目標進行轟炸。

守軍見到此種情況,放棄抵抗,轉身便向附近的山巒跑去,這使日軍飛行員火冒三丈,基本找不到發泄的對象。

別山鎮和薊縣的日僞軍也出動了,而且基本不管小股游擊隊的阻擊,妄圖切斷攻擊玉田縣城的長槍隊。

由於是山區,對於強大火力的黑字阻擊部隊沒有好的辦法,隨着撤退到此的阻擊部隊,長槍隊甚至進行了一次反衝鋒。

長槍隊的隊伍來到了最後的誘敵陣地駱駝嶺,天色慢慢黑了下來。

日軍第27師團長本間雅晴中將的命令是追擊到底,對於師團輜重部隊被毀和司令部被襲擊,使他異常惱怒,作爲平津,冀東這一帶的日軍指揮官,消滅黑字組織也是必須要完成的任務。

駱駝嶺山道的兩側,長槍隊已經集中了所有的重武器,炸藥也已經埋了足足500米,這可不是普通炸藥,當時的中國能讓日軍聞風喪膽的作品不多,而炸藥就是他們的噩夢。

由於薊縣日軍守備隊長的提醒,這次爆炸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只有兩輛輕戰車和一個日軍小隊被掀上了天。

等到硝煙散去,天色已經黑了下來,長槍隊誘敵的目的達到了,溶洞裏迎接他們的是美食和熱水澡。

天色徹底黑了下來,本間雅晴中將的新命令到了,一個大隊的日軍,一個團的僞軍,配上一個中戰車中隊,一個輕戰車中隊,機動榴彈炮大隊包圍溶洞並在適當的時候進攻。

一個大隊的日軍和一個團的僞軍加強到薊縣縣城,配屬一箇中戰車中隊。

這次他任命的指揮官是第27師團步兵第2聯隊聯隊長櫻庭子郎大佐,一個辦事理智,穩健,每次戰鬥都追求成功的職業軍人。

在薊縣縣城他聽取了各方的情況彙報,三天以後,浩浩蕩蕩的隊伍向黑字溶洞襲來。 謹慎加小心,更謹慎加更小心,櫻庭子郎大佐小心翼翼的指揮着部隊,沿着津圍公路慢慢向溶洞方向推進着。

僞軍部隊在前,中間夾扎着日軍工兵,對沿途的所有地段實施着地雷和炸藥導線的搜索,一旁的坦克緊張的轉動着炮塔,以應付隨時可能出現的襲擊。

還好,一路順利,中午時分終於來到溶洞對面的區域。

望遠鏡裏,孫志武看的不禁笑出聲來:“這幫小鬼子,還真是的…..。”

“隊長,我們也要向他們學習。”身邊的嚴明說道。

“對,日本人認真的態度是我們應該學習的,真是葉叔說的,態度決定一切。”

105mm榴彈炮開始架構,在炮瞄鏡裏,溶洞正面的一切看得很清楚,在92式步兵炮射程之外,日軍一箇中隊和僞軍一個營進入出發點,做好進攻的準備。

隨着105mm榴彈炮的試射,溶洞前騰起硝煙,隨即所有的火炮開始怒吼,大地彷彿被巨大的鼓槌敲響一樣,溶洞的巖壁和洞口前沿200米處頓時讓硝煙和碎石包圍。

炮擊持續了半個小時,日軍聯隊長櫻庭子郎大佐看着對面的守軍陣地,遍地的的彈坑,硝煙仍已消弭,滿意的笑了。

原來的那個關東軍大隊就是正在這裏被支這部隊重創的的,他的耳中響起師團長的訓示,不管什麼人讓關東軍的部隊屈辱,關東軍的部隊要來洗刷,必然要全殲溶洞裏的這支部隊,來洗刷關東軍的屈辱。

溶洞前面的戰壕已經採用德式u形戰壕,那是他們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陣地戰術,那是把戰壕挖掘到大海邊的時代,大地上是那條一眼看不到盡頭的戰壕的時代,不過溶洞前的塹壕是反向的u型。

如果進攻一方想兩翼包抄?那迂迴整個大山吧!況且,現在是三道塹壕



洞內的92式步兵炮是控制1500米-2000米的距離,後面的重機槍負責1000米的密集有效射距,以此形成火力封鎖,使攻擊方無法集結優勢兵力。

隨着攻擊者的靠近,防禦方越來越多的重機槍投入戰鬥,當攻擊者即無法形成優勢兵力,也無法具有優勢火力,而且如果攻擊失敗,傷員幾乎不可能返回出發陣地,潰退的部隊會一直遭受火力的追擊。

攻擊方想勝利,那唯一能夠採用的戰術就是猛烈炮擊,向這裏儘可能多的投入步兵,在炮擊停止的最短時間內衝擊到戰壕裏。

實際上,日軍指揮官不僅這樣想,也是這樣做的。

例行的炮擊行將結束之際,以兩輛中戰車,兩輛輕戰車爲先導的日軍在炮火的保護下開始發起進攻,溶洞裏的部隊就像娘們的性格,不溫不火,穩穩當當的,沒有還擊的跡象。

在到達92式步兵炮的有效射程內,突然開火的火炮隨即對日軍衝鋒的部隊進行火力衝擊,日軍沒有想到中國陣地上會有火炮對衝鋒的日軍進行這樣精準的炮擊,日軍攻擊部隊隨即停下來,躲避着炮火。

日軍炮兵大隊的通訊兵報告道,衝鋒部隊離陣地太遠,生怕會誤傷自己人,建議停止炮擊,櫻庭子郎大佐命令道,對支那陣地後面再進行五分鐘延伸轟擊,戰車保護攻擊部隊繼續前進。

他只是忽略了一個問題,25mm口徑的機關炮可不是現在的日軍各類戰車能應付了的。

炮擊停止了,硝煙在逐漸散去,溶洞內的92式步兵炮在不緊不慢的消耗着進攻的步兵。

隨着巨大的爆炸聲響,日軍的兩輛中戰車癱瘓在到路邊,,隨即兩輛輕戰車也變成熊熊火炬。

日軍步兵沒有把這些放在眼裏,繼續衝鋒,因爲距離第一道塹壕只有100米了,只要一個衝刺就可以進入u型塹壕的凹陷處,那麼就得到暫時喘息的機會。

當進攻部隊衝鋒到距離第一道塹壕50米的地方,溶洞內一半的重機槍開始咆哮,毋庸置疑,在暴雨般的重機槍打擊下,日軍遭到很大的傷亡,倖存的人根本擡不起頭來



炮擊沒有了,坦克也熄火了,溶洞中頓時涌出守備人員,在第二道塹壕中響起了榴彈尖利的叫聲和歪把子輕機槍清脆的射擊聲。

日軍的擲彈筒和歪把子輕機槍根本無法架起來,射擊諸元已經設定好的重機槍準確的掃蕩着步兵,延伸射擊的92式步兵炮截斷着去路。

戰鬥是那樣的輕鬆,彷彿是靶場上的一次普通訓練,櫻庭子郎大佐感到一種無力感,只有眼睜睜的看着進攻的部隊被消滅。

本來他認爲,對於守軍方面,重機槍因爲調整射界慢,無法對持續移動目標構成有效殺傷,陣地前端翼尖又是步兵稀薄,不能提供有效掩護。

使用火炮壓制,即便不能摧毀火力點,擲彈兵也能限制對方運動,輕機槍殺傷步兵,而自己的步兵做三角式野戰防禦,保護己方火力點,直到清除對方火力。

他通過望遠鏡看清了,守方所有重武器的射擊諸元都是事先計算好的,根本沒有死角,而自己的火力,哪怕是擲彈筒,輕機槍都無法展開火力,進攻根本沒有一點成功的機會。

於是,他要通了師團長的電話把情況認真的說了一遍,對面的話筒裏沉默了一會,得到的答覆是明天給予戰術指導。

“小鬼子還是沒吸取教訓,比上次還不如。”

“隊長,那還不是他的坦克惹的禍,上次可沒有。”

“看樣子,今天就這樣了,下面該你的了。”

“我看不妥,憑小鬼子來時的樣子,他們已經做好應付偷襲的準備了。”

“也是,那就我們也歇着。各處人員注意,留下正常警戒人員和觀察哨,其餘人員休息,完畢。”孫志武對着話筒大聲命令道。

轉天的命令下來了,一時間,溶洞四周的桑園,羅莊子鎮,洪水莊,清水泉,二十里鋪各處開始住滿了日僞軍。

日軍的105mm榴彈炮和92式步兵炮陣地沒有動,小股部隊跟在戰車後面在公路上不停的巡邏,和平彷彿降臨了這個地區。

щщщ ▲ttκΛ n ▲C〇



: “老叔,華北抗日組織現在的情況是隻剩下幾個市內的聯絡點,現在沒有暴露但活動能力很弱。”

在英租界狄更生道就是現在的徐州道,建立一個掩護點—義聚合米莊,張秀巖在這裏當了三年經理。

銀豹的少年寵物 從外觀上看是做米麪生意的,但實際上是抗日遊擊隊的供應處,又做爲當時在天津的華北黨政軍聯合辦事處的一個聯絡點,張秀巖是這個聯絡點的負責人,是由路秀三介紹的



關於華北黨政軍聯合辦事處,它是抗日戰爭時期國民黨在華北地區設立的一個抗日地下組織,1937年底在天津設立,王若僖是負責人,主要成員有路秀三、王任遠、許惠東等。

聯絡點除了義聚合米莊,還有王任遠在法租界教堂後就是現在營口道與貴陽路之間,開設的廣生祥米麪莊,由一個姓蔡經理負責,在王若僖被日本人通緝逃離天津後,轉爲陰耀武擔任華北黨政軍聯合辦事處的負責人。

此外,英租界有兩處,一處在戈登道13號路就是現在的和平區湖北路13號,名稱是天津清華同學會。

一處在海光寺道74號路西南側,寶士徒道2號路與文賽道63號路之間就是現在的和平區西康路西南側,營口道與漢陽道之間,是一家叫寶華的油漆廠。

兩處由葉企孫先生負責。

“不過,我倒是從中悟出一個道理,就是領導的決策很重要,沒有正確的決策,幹什麼都是白忙乎。”

“所以,大家才把您當成真正的領導,並不是什麼人都能當領導的。”

“你這叫拍馬屁。說說善後的工作。”

“現在已經有七八千人無家可歸,如果回去,漢奸會認出來。英傑把他們安排在九山頂,那裏建了兩千多個木屋,等篩選完畢就可以送去訓練,每次200人。”

“我們的目標是這樣的,你要記錄一下。

1.由於人員充足,長槍隊要重組,每個地方的人數要達到十個中隊,也就是兩個大隊,讓孫志武儘快做計劃。

2.按冀東所有區域的廣大農村消滅鎮級以下的日僞政權。

3.學生軍要在1940年開始試驗攻打縣城,以積累攻堅的經驗。

4.在九頂山原有的情況下組建另一個訓練基地,原來的一號和二號基地合併。

5.一號和二號基地合併後向外延伸,以實際防守能力爲宜。”

“好傢伙,您這是要大幹

。”

“你要對他們說一點,薊縣的糧食和物資要倒一倒手,用馬車送上山,畢竟這其中有沒有日僞的人員不好說,一定要讓審查合格的人去做。”

“明白,這也只是讓日本人晚些時候發現罷了。”

“別小看晚些時候,到時想打可就不容易了,那個地方可是上不去重炮和坦克的,飛機對那個地方也辦法不多,有個基本的防空就可以了。”

“溶洞方向怎麼辦?這次看樣子要不走了。”

“先看看,等它一個月再說,不急在一時,正好乾我們的事。”

一時間,九山頂變成了大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