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湛藍色的蝴蝶在蘇靈修肩頭上飛舞著,好似要鼓勵自己的人形朋友。

「那就好……」夜星熠如釋重負。

三人看着戰艦下方雲層里閃爍的煙火,一如天上的繁星。

「真好吖……」洛希微說着。

「怎?」夜星熠心不在焉的搭腔。

「國泰民安、風調雨順,最重要的是沒有戰爭。」蘇靈修替她回答道

洛希微頷首,表示贊同,夜星熠笑了笑,表示稱讚。

沒過多久,夜星熠轉頭看着中間的蘇靈修,問道:「阿修,帝都事了之後,你有什麼打算?」

「我準備離開耀曦。」蘇靈修看向遠方,目光堅定。

「啊?」洛夜兩人不約而同的發出一聲疑問。

「的確,這有些令人吃驚,我的父母成為了天帝,也許將要離開耀曦。到時候繼承皇帝之位,並不是我想要的路。」

蘇靈修說着,轉過身來看向兩人。

「我不想再依靠他人了,我的路應當由我來自己走,待到下一次,換我保護別人!」

他說着,眼裏好像閃著光。

洛夜兩人卻同時沉默了。

蘇靈修笑着看向兩人。

洛希微低頭看着腳尖,有些扭捏。「我也想去,可我覺得我娘不同意。」

蘇靈修沒說什麼。

夜星熠卻反問:「真的如此么?這可是耀曦,什麼寶物找不到,有了帝國助力,之後的路一帆風順。」

蘇靈修搖搖頭。「不,一帆風順的路,造就不了真正的強者,大不了像那個男人一樣,從頭再來。怎麼,你不想和我前往外面的世界么?」

「不。」夜星熠笑了。「當然會前往,三日之前,我就已經做好覺悟了。」

三日前。

吟虛。

素來熱鬧的吟虛又一次迎來了寂靜,街邊滿是白幡,和白布裹着的屍體。

偶爾傳來的,是對失蹤者的禱告,和死亡著的哀歌。

清河谷之行,不僅僅是吟虛,周邊的幾座城池也損失了不少人馬,慘死在這場清河谷行動中。

海陰宮後堂竹林后,百萬碑林。

清風徐徐吹過,齊腰深的青草掩蓋住百萬座壯觀的清碑半腰。

蘇洛兩人坐在竹林的邊沿,靜靜看着壯觀的碑林,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

夜星熠靜靜跪坐在離翠綠竹林最近的青石碑前面。

因為夜星熠下的禁令,所以太陰神族倒沒有什麼損失,如果要算的話,只有帶進去的一些藥草,微乎其微。

他跪坐在這裏的原因,只是想聽聽先祖的聲音。

身後的兩人都有些心潮澎湃,這裏祭奠的,是天之聖戰壯烈犧牲的太陰神族英靈,在這一望無際的百萬碑林面前,兩人才淺顯的明白了舉族赴死背後的悲壯。

大草原中,遠處偶爾冒出幾個黑色身影,是前來祭拜的太陰人,和一些吟虛的子民,那場戰爭中,也有不少生活在吟虛卻非太陰神族的人戰死。

前來祭拜的人還沒有百萬青碑的零頭,何其悲壯。

縱是素來歡脫的公主殿下,也肅穆起來。

蘇靈修輕輕把他扶起,為夜星熠身前的青碑倒上三杯酒,向後幾步,一起向其行禮。

死去之人的意義由生者賦予,這是尚在人世之人,對光榮戰死者的致敬。

稍後,兩人又退回到竹林邊沿,安安靜靜地坐着。

吟虛位處帝國東方,氣候溫潤,變化無常。沒過多久,天上又飄下如針細雨。

翠綠竹林中的侍女撐起油紙傘,為蘇洛兩人遮雨,一直站在一旁的王承則撐起另一把,守在夜星熠身畔。

少頃,夜星熠輕輕抬起手,拂過青碑上覆蓋的塵土的刻字。

夜無忌。

是他的爺爺。

本該成為耀曦第七位帝君的老人,只剩下衣冠冢。

還有後面的被幾塊半掩在青草里的青碑,每年他皆會來拔草,可是青草長勢太快了。

夜寧蓮,他的外祖母,輔助了整支太陰軍團,大道本源過度透支,戰死。

夜辰曜,他的哥哥,本也屬於黃金一代成員,本該閃耀於耀曦的夜空。

在這塊青碑一畔,青衣的仙子在倒酒,夏諭晴在祭奠這位戰死的朋友。

夜光元,他的父親,夜家第一個戰死的人。

夜香瀾,他的母親,拚死保護好他,這才讓他活了下來,隨後拿起月曜神弓,戰死。

外祖父夜樺和奶奶夜金鳶沒有戰死在吟虛,而是死在了神啟天空城的牆頭上,為了保護力竭昏死的淵帝,戰死。

在這後面還有這諸多夜家的勇士,他們的屍身蕩然無存,只剩下衣冠埋在青碑之下。

太陰夜家沒有一個懦夫,沒有一個逃兵,在戰爭到來之時,敵人只能從他們的屍體上踏過去。

真正的貴族。

忽然,夜無忌的青碑忽然顫動,夜星熠抬頭,蘇洛兩人也注意到了。

「爺爺……」夜星熠喃喃著。

石碑前,一道道熒光閃爍,漂浮着,環繞夜星熠。

一塊石頭慢慢漂浮起,忽然加速,撞向那一道道發着熒光的物體。

火星四濺。

漸漸的,那石頭在碰撞下破了石皮,逐漸顯露出內里。

不知過了多久,夜星熠只是帶帶的看着那飛舞的石塊,和飄舞的螢火。

許久,那石頭停了下來,靜靜懸浮在夜星熠的面前,他驚訝的發現,那灰暗的石塊,已經褪去了石皮,露出了裏面的翠玉,在螢火的照耀下閃閃發光。

玉石慢慢向下,被夜星熠捧在手心裏。

那一顆顆螢火逐漸熄滅,那翠玉卻依舊閃閃發光,夜星熠沉默的看着,若有所思。

他將翠玉收起,站起身來,拍拍褲子上的塵土。

「我明白了,爺爺。」

三日前同時,神啟天空城,萬聖殿堂

萬聖殿堂,供奉著歷代耀曦皇帝之像,素來用於皇帝之位的傳承。

而現在,內里的皇帝之位空空如也。

這座世間極致輝煌的殿堂,已經久未開啟,此刻又有人踏上了萬聖殿的至高殿堂。

殿堂之外,站着玄黑的、金黃的甲士,人數眾多,旌旗招展,天空中,還有無數艨艟大艦,戰旗獵獵。

萬聖殿內卻只有一人。

那人胸口聖紋璀璨,烙印着血紅的六星繞銀徽,卻沒有身着聖鎧。

他一步步的走向至高殿堂,邁上九級黃金階梯,登上了最高殿堂,在他面前,是一個天基石打造的石台,充斥着無盡天地母氣。

一顆古樸玉璽擺在上面。

那人輕輕撫摸著古樸玉璽,一言不發。

許久,他唇角勾起一抹弧度,微笑着,弧度越來越大,逐漸笑出聲,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瘋狂。

他肆意瘋狂地笑了很久,突然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一會哭一會笑,好似得了失心瘋。

許久,他沉默下來,靜靜看着玉璽。

「哥哥你看,我也走到了這裏。」

神啟天空城,外城

及冠之上者皆為神,故曰神啟。這座永不被攻破之城,便是納鏻全民皆修士的最好體現。

所謂的神啟聖城,其實就是一座超巨型飛空島,由帝國開國大帝將清源大陸九十九根祖龍脈導向神啟,匯聚成一根究極地底源脈根,將聖城神啟整個托起。

神啟天空城上,由最中心的神啟連宮最高,到大環型神啟內城,再到大環型神啟外城,自高到底分為三層,連最低的神啟外城都離地二千丈。

巨大的源脈根一般穿過神啟巨城,化成百條靈水河流靜謐流淌向神啟四周,而另一半源脈根則穿過守望者之塔,被塔頂之焱化作火海汪洋,先驅用大法力將其卷向神啟長城和外城第七、九區。

外城圓環從一到九分為幾大區域,分別是:

第一、二、三、五區,修士集中區,集聚各類坊、會、宗。

第四區,珍寶森林等所在。

第六區,神啟聖城駐軍之地、帝國天將閣總部等所在。

第七區,帝國丹藥學士會總部、修士聖域九焱天焚宗等所在。

第八區,帝國商會總部、驕鳳學宮、皇道學宮等所在。

第九區,帝國靈匠工會所在。

在那最外圍,便是那難以逾越的神啟長城。

這便是那象著着無限榮耀的,耀曦帝國都城,攻不破的神啟天空城。

在這裏,沒有一位神明之下的存在,這是帝國的巔峰之地,與耀曦共沉浮。

有的人在此起高樓,有的人在此宴賓客,有的人在此樓坍塌。

因為境界的緣故,蘇洛夜三人還沒有辦法通過超遠程傳送陣,進行空間躍遷,所以便只能乘坐這座超級戰艦。

像較於超時空傳送陣,超級戰艦雖然也在虛空中遨遊,但其危害性顯然要遠遠低於超時空傳送陣。

這也是超時空傳送陣出現后,遠程虛空客船也並未消亡的原因。

並且,與一座超時空傳送陣從起建到投入使用,所獲得的收益相同的虛空客船所能攜帶的人數要多得更多,而所需的費用又低上許多。

不過,戰爭時代中,能夠幾乎做到即時傳送的超時空傳送陣方為首選。

這幾日,三人都在甲板下方的專用修鍊室修鍊,偌大的修鍊室里靈氣充沛十足,卻只有三位少年盤坐着,吐納靈氣,顯得有些空蕩蕩。

在修鍊室門口,靜靜盤坐着一道白衣身影,有她在,無人可突破進入,時刻保證著三人的安全。

因為她是黃金一代,玉面修羅夏諭晴。 一晃二年過去了,徐老二也成了一陣諸侯,周天子派兵討伐三次,都因為距離太遠,加上後勤共計不利,用人不當,等等原因,沒能成功。

最後徐老二派使者上表周天子,說並非徐老二等奴隸造反,實在是因為,蕉王葬禮用的奴隸殉葬人數過多,超出周禮太多,是不合大周禮法的。

蕉王才是亂臣賊子。所以徐老二才帥領眾多奴隸反對蕉王,最終在天子的福威庇佑下,得以勝利。

望子明查云云。周天子接到徐老二的揍表,氣的還要派兵征討,手下群臣商議最後,決定裝糊塗,就說蕉王蒙蔽天子,幸虧徐老二識破蕉王狼子野心。

天子一時失察,錯怪了徐老二云云,最後天子下詔,封徐老二為大平帝國國主,賞賜侯爵,世襲罔替云云。

雖說在眾多諸侯國林立的大周朝,徐老二的這個諸侯國,很不起眼,但好在地處邊疆,距離周朝接近萬里。

周天子鞭長莫及,附近的幾個小國家,實力太弱,不是被他滅掉,就是被他吞併土地城池。

再加上徐老二實行的政策很超前,國家治理的相對穩定繁華,雖然比不了中原腹地,在邊陲也算是一方比較大的勢力了。

徐老二就這樣,悠哉悠哉過了二年,一日吳國國君派使者來,和徐老二談攻取皖國。

事成后平分皖國國土和人口財物。皖國佔地千里,人口十數萬,軍隊五萬有餘。

是吳國與大平帝國中間最大的一個國家,山川河流縱橫交錯。易守難攻,城池就有三十餘座。

吳國與皖國實力相當,徐老二的大平帝國,城池不過才十座,人口也才十二萬,絕大多數人口都是從其它國家購買來的奴隸組成,能出征的軍隊,去掉守城的,一共也就兩萬。

吳國國君不過是想讓,徐老二在後方牽制,自己帶領吳國軍隊,夾擊皖國。

徐老二同意了,說好事成之後,只要五座城池,其餘的二十幾座都歸吳國。

定下二月起兵,結果徐老二兵到皖國邊界,吳國卻和皖國國君帶大軍,一起殺來。

徐老二措手不及,連連撤退,丟失益陽,陳留,平原三大主要重鎮。只帥殘部七千餘人固守蕉城。